这十一首诗被赞了一千年

2020-12-21 03:23:49 中国收藏 2020年12期

王健

从书法史的角度来看,一位书家书法史地位的确定涉及诸多因素,既与书家的创作水平、开创能力有关,也与书家的政治地位、文化地位等因素有关。

蔡襄(1012年至1067年)为“宋四家”之一,官高、品佳、书正,在书法史上有着重要的地位,是唐代“尚法”书风向宋代“尚意”书风过渡不可或缺的人物,但与苏、黄、米三家书风大不相类。

众人“添砖加瓦”

对于蔡襄而言,时人、后人的推崇是其书坛地位确定的重要因素。《宋史》是官史,至正三年(1343年)三月,元顺帝下令修辽、金、宋三史,至正五年(1345年)十月成书,《宋史·蔡襄传》云:“襄工于书,为当时第一。”此论或与赵孟頫有关,赵氏在元代官居一品,荣际五朝,于文坛、书坛、画坛有着不二地位。其书法有“赵文敏源流,盖自蔡出也”(《五杂俎卷七·人部三》)一说。从他不多的传世书论中能看出对蔡襄是推崇有加的,如《论宋十一家书》中“蔡端明书如《周南》后妃,容德兼备”,《题吴傅朋书并李唐山水》中“宋人书自蔡君谟以上,犹有前代意,其后坡、谷出,遂风靡从之,而魏、晋之法尽矣。”《宋史》撰写者欧阳玄、泰不华、危素等多为赵孟頫学生辈或受其影响,故《宋史》有关书法的论述当受其影响无疑。

此外,蔡襄的书坛地位还离不开其他当代及后人的推崇。欧阳修就不遗余力地宣扬:“公(蔡襄)年十八,以农家子举进士,为开封第一,名动京师。”(《端明殿学士蔡公墓志铭》)“苏子(苏舜钦)归黄泉,笔法遂中绝。赖有蔡君谟,名声驰晚节。醉翁不量力,每欲追其辙。”(《学书》)“《集古录序》鄙文无足采,蔡君谟笔法精妙,近时石刻罕有也。”(《归田录》)

作为欧阳修得意门生的苏轼,更是“添砖加瓦”:“君谟(蔡襄字)书天资既高,积学深至,心手相应,变态无穷,遂为本朝第一。”(《东坡题跋》)“余评近岁书,以君谟为第一,而论者或不然,殆未易与不知者言也。书法当自小楷出,岂有正未能而以行、草称也?君谟年二十九而楷法如此,知其本末矣。”(《苏轼文集》卷六九《跋蔡君谟书》)

作为皇帝的宋徽宗赵佶则说:“蔡君谟书包藏法度,停蓄锋锐,宋之鲁公也。”(《衍极》卷二至朴篇)宋理学大师朱熹也说:“字被苏黄胡乱写坏了。近见蔡君谟一帖,字字有法度,如端人正士,方是字。”(《朱子语类》卷一百四十·论文下)另有明“后七子”领袖王世贞的评价:“唯蔡忠惠奕奕神令,得晋人笔,名所以冠四家,不虚也。”(《弁州山人四部稿》卷一百三十)经由如此一干人的推崇,蔡襄書史留名自不必说。

曾被秦桧收藏

蔡襄《自书诗卷》纸本行书,长221.2厘米、宽28.2厘米,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著录于《珊瑚网》《吴氏书画记》《平生壮观》《石渠宝笈三编》《选学斋书画寓目续记》《壬寅销夏录》等。

此卷内容包括《南剑州芋阳铺见腊月桃花》《书藏处士屋壁》《题龙纪僧居室》《题南剑州延平阁》《自渔梁驿至衢州大雪有怀》《福州宁越门外石桥看西山晚照》《杭州临平精严寺西轩》《崇德夜泊寄福建提刑章屯田思钱唐春月并游》《嘉禾郡偶书》《无锡县吊浮屠日开》《即惠山泉煮茶》等11首,共计884字,是蔡襄罢福建转运使召还汴京修起居注,自福州至无锡期间所作,通篇书写一丝不苟,几无修改之处。

据《吴氏书画记》卷三言“盖草稿也”,从书写的工整程度及其用笔的谨慎感看,不应为草稿,此说有误,当为蔡襄根据诗稿所做的誊录。《题龙纪僧居室》下有“此一篇极有古人风格”一语,杨时跋“端明蔡公诗稿云‘此一篇极有古人风格者,欧阳文忠公所题也”。《珊瑚网》卷三亦载“欧阳文忠公题其旁云”,可见虽无欧阳修题名,欧阳修所书当无误。另据《珊瑚网》载,《即惠山泉煮茶》后原有“紫绶金章被宠荣,笔床茶灶伴参苓。只知江海能行道,未识朝廷旧有名。笑我病玄相口口,圭刀小试即春生。疮痍未复君知否?国手于今数老成。莆阳蔡襄”一首,现今已佚,当为崇祯后被人裁去。

至于此卷的装裱形式,《吴氏书画记》卷三载“小行书诗稿一卷”,《平生壮观》卷二“自书诗一册”。根据记载推算,改册为卷当在清早期,《选学斋书画寓目续记》载“此册原系卷子,改装为册”,几经改制。张伯驹先生将该卷捐入故宫后又改册为卷,为此张伯驹曾说:“《蔡襄自书诗册》,完完整整毫无残破的情况,为什么要揭裱呢?简直是大胆妄为。当然在宋代曾经是卷,不过裱成册已经又几百年了,有什么必要又重裱。”他对此一直耿耿于怀。

卷中有宋、元、明、清及近代诸家题跋。钤有“贾似道图书子子孙孙永保之”“贾似道印”“似道”“长”“悦生”“松林向水”“武岳王图书”“管延枝印”“梁清标印”“焦林”及“嘉庆御览之宝”“石渠宝笈”“宝笈三编”“嘉庆鉴赏”“三希堂精鉴玺”“宜子孙”等清嘉庆内府诸印。经宋人向水、贾似道,元人陈彦高,明人管竹间,清人梁蕉林、毕秋帆等递藏,最后入内府。入民国后,溥仪盗宝,入朱文钧手,后为张伯驹所得,捐入故宫。据向水题跋,此卷也曾经宋权臣秦桧收藏。

该卷首有蔡襄自题“皇祜二年(1050年)十一月外除赴京”,因系誊录,故其实际书写日期晚于赋诗时间,当在皇祜二年之后,即其39岁后、40岁左右时所书,当在右正言、同修起居注任上。

不故作惊人状

蔡襄书初学时人周越、宋绶,终为颜真卿、虞世南糅合,对于《自书诗册》的评价,卷后的题跋可见大概。

元代书家张雨跋:“蔡君谟书深得魏晋之意,深稳端润,非近时怒张筋脉屈折生柴之态。且其诗极有古人风致,诚为二绝。吴郡张天雨题。”

据卷后无名款跋:“东坡先生曾以蔡公书为本朝第一。此公自书所为诗也,才三纸余而真行草法皆备。欧阳文忠尝题其一篇云极有古人风格。可为三绝矣,真予家之宝也。”“书”“诗”“欧题”被称此卷“三绝”。

近代朱文钧赞云:“此册行楷略备,无不臻美。其婉约处极似虞永兴,而温栗不减柳谏议。盖其能博采约举以自成一家书派者。”

蔡襄书此卷时约40岁,而其逝于56岁,书写时在其壮年,风格尚未完全确立。此作尖笔过多,显得不够蕴藉浑厚。整体来看,《蔡襄自书诗卷》书写得儒雅、纯和平正,不故作惊人状。张伯驹曾在《春游社琐谈》《宋蔡忠惠君谟自书诗册》篇中言及“乃知蔡书于平平无奇中独见天资高积学深也”。用笔飘逸流畅、落落大方,用墨明朗淡雅,章法上舒朗且错落有致,一派文人君子的意象。此卷与《入春帖》大致书于同一时期,因系誊录,较之于《入春帖》书写更为谨严。

诗卷在书写的过程中,自伊始至《题南剑州延平阁》以行楷为主,由《自渔梁驿至衢州大雪有怀》第三行至结束逐渐放开,加入今草的体势及笔意,渐见飞扬之意。作为蔡襄早期的作品,相较其成熟作品而言尚不够浑厚,部分笔画略见软弱,如倒数第三行的“骨”、倒数第二行的“飘”等字;部分字与字之间的连接意断,“平”的竖画一收而下,和“逐”笔断意亦断;间有笔画软弱,如倒数第一行“来”字最后一撇。当然,被列为“宋四家”的蔡襄是不可为人所忽略的。正是他的存在,连接唐宋,为宋代尚意书风的兴起奠定了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