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赦曾在美国掀起政治风暴

2020-12-29 04:18:15 环球时报 2020-12-29

候涛

日前,即将卸任的美国总统特朗普频繁利用特赦这一总统权力,大部分被特赦的人有很大争议,有些人则与特朗普关系亲密,引起美国舆论一片哗然。在美国历史上,也有多起总统特赦曾引起巨大波澜。

赦免延续了种族主义

根据美国宪法,对于弹劾案以外的案件,总统被赋予缓刑和赦免的权力,如总统可以发出完全赦免令和推翻刑事定罪等。不过,在早期的美国,总统们很少滥用赦免权。到了第17任总统安德鲁·约翰逊执政时期,情况发生巨大转变,这位总统下达的赦免令曾震动整个国家,激怒了他的政敌们,导致他差点遭弹劾下台。

1865年4月,约翰逊在林肯被暗杀后继任总统,他决定延续林肯提出的宽容政策,但他很快就做得过头了。约翰逊希望恢复南方各州的社会秩序和经济,1866年5月,他赦免了所有拥有不到2万美元财产的前南方邦联支持者,条件是他们宣誓忠于美国即可。拥有更多财产的前南方邦联支持者必须直接向总统申请赦免,总统可以自由给予赦免。美国文学家爱默生说,从贫困中成长起来的约翰逊喜欢听到南方人物的奉承话,所以他频频下达赦免令。接下来两年时间里,他批准了超过1.3万份赦免请愿书。到了最后,竟然连被控密谋谋杀林肯的三个人也得到了赦免。与此同时,在约翰逊默许下,控制南部地方政府的前叛乱分子通过了种族主义性质的《黑人法典》,限制被释放的奴隶流动,以便迫使他们以低工资为他们的前主人劳动。

北方人对此难以接受。为了赢得公众支持,约翰逊展开一场全美演说之旅。这场演说之旅并未起到多少正面效果,相反它激起了愤怒的人群同约翰逊支持者的对抗。1867年,约翰逊解除反对赦免政策的战争部长埃德温·斯坦顿的职务,国会对这位总统的不满日益加深。第二年,众议院启动弹劾总统程序,不过,由于差一票,无法弹劾掉约翰逊。随着1868年圣诞节临近,约翰逊的总统任期屈指可数,他宣布赦免所有前南方邦联支持者。约翰逊声称,大赦是一种“怜悯和善意行为”,“充分恢复所有南方民众的信心”。在南方报纸上,对这位即将离任总统充满了赞美之词;但北方报纸批判约翰逊总统背叛了国家。美国历史学家伊丽莎白·瓦伦评论道,约翰逊的赦免之举加剧了南北冲突,而不是医治战争创伤,他的举措使种族主义政治继续存在下去。

袒护战争罪犯

1968年3月,美军在越南制造了美莱村屠杀,杀害数百名手无寸铁的平民。6年后,美国总统理查德·尼克松赦免了指挥这场屠杀的美军军官威廉·凯利,震动世界。

美莱村屠杀发生后,美军高层极力掩盖真相。后来一位美军士兵写信给总统、参联会主席、国防部长和30名国会议员,报告美军在美莱村犯下的暴行。1969年11月,五角大楼经过数月拖延后任命陆军中将威廉·皮尔斯负责调查美莱村屠杀,皮尔斯的最终报告于1970年3月递交给上级。他在这份调查报告中抨击美军在美莱村的行动以及一些高级军官参与掩盖屠杀。1970年11月,美军对包括第23步兵师师长塞缪尔·科斯特少将在内的14名军官进行军法审判。但最后,只有直接指挥屠杀的排长凯利被判有罪。尽管如此,美国国内很多右翼人士声称凯利是无辜的。印第安纳州州长要求所有州旗为凯利降半旗;阿拉巴马州州长专程去看望被关在监狱里的凯利,并要求尼克松总统赦免他。凯利被判刑仅一天后,尼克松出面干预把凯利从监狱放出来转为软禁。接着,陆军部长霍华德·卡拉韦又两次给凯利减刑。1974年尼克松在被迫下台前下达总统特赦令,赦免了凯利,这个双手沾满无辜平民鲜血的刽子手成了一个自由人。

尼克松赦免凯利在美国国内外引起轩然大波,多方批评他袒护战争罪犯。哈里·G·萨默斯上校表示,凯利和他的上级连长欧内斯特·梅迪纳上尉应该被绞死,以提醒军官们不要在战争中犯下暴行。一些媒体揭露了尼克松赦免凯利的原因,美军在越南战争中“数尸体”计算战功,屠杀必定会发生,凯利只是屠杀行动的执行者。第23步兵师第199步兵旅的威廉·克兰德尔中校也说:“美莱村屠杀并非不寻常的事件,美军在越南的战争罪行并不是始于1968年3月,也不是始于美莱村或凯利中尉。”苏联等国媒体列举了美军在越南战争中的众多战争罪行,抨击美国高层在战争中实施种族灭绝政策,尼克松赦免凯利等于扯下了最后一块遮羞布。对于外界的诸多批评,深陷水门事件的尼克松已经无心关注了。

“东京玫瑰”引争议

“东京玫瑰”是二战时期东京广播电台播音员户栗郁子的绰号,她是美国公民,战时却为日军做宣传。1977年1月19日,福特总统在任期内最后一天赦免了她,这引发美国上下对总统是否应该拥有全面赦免权力的争论。

户栗郁子出生于美国洛杉矶,是一家日本移民的女儿。1940年,她从加利福尼亚大学洛杉矶分校毕业。1941年7月,她前往日本探亲。同年12月,太平洋战争爆发,她被困在东京。

日美开战后,户栗郁子拒绝放弃她的美国国籍,因此被日本政府宣布为敌国侨民,并且无法分到战争配给卡。为了维持生活,她最终找到一份东京广播电台对美宣传广播工作,当时的日本当局企图通过发动这种宣传攻势,瓦解美军士气。她的播音风格很受美军欢迎,她因此被美军官兵称为“东京玫瑰”。

1945年9月5日,户栗郁子在横滨被美军逮捕,后被释放。1948年户栗郁子再度被逮捕,被送回美国旧金山关押。联邦检察官指控她犯有叛国罪。对户栗郁子的叛国罪审判从1949年7月5日开始,两个月后,陪审团裁定户栗郁子有罪,她被判处10年监禁和罚款1万美元。户栗郁子在监狱实际服刑6年多,1956年1月28日她获得假释,出狱后她搬到芝加哥生活。

1977年1月19日,福特总统在任期内最后一天宣布完全赦免户栗郁子。加州州议会参众两院全体投票一致赞同总统的决定,日裔美国人公民联盟和联邦参议员塞缪尔·早川也支持赦免户栗郁子。总统赦免令一下,户栗郁子的美国公民身份得以恢复,之前她的公民身份因被判定犯叛国罪而被取消。但福特在总统任期内最后一天赦免知名人物的举动也遭到很多人士批评。一些人表示,总统不应该拥有这么大的赦免权力,在总统任期最后一天赦免他人完全是在给自己赚取名声。

之后,美国国内爆发了一场有关总统赦免权的争论,很多人提出,未来不应该废除总统的赦免权力,而是应对这种权力进行改革。然而,经过多场辩论过后,总统的赦免权力并没有发生实质性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