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家伙

2020-12-29 11:54:26 风流一代·经典文摘 2020年12期

吴菲

这一堂是作文观摩课。来听课的老师约有十名,看来大家都不擅长教作文。折桥老师还有太田老师都专心地记着笔记。

即使有人在一旁看着,足立老师班里的孩子们却毫不在意,依旧无拘无束地上课。

“今天要给大家一个特别大的优惠。”

足立老师这话说得像个市场里的小贩。

“我可以教你们一个毫不费力、立马就能写出好文章的办法。”

“瞎说!你不总叫我们要努力写吗?”

这个班的孩子们一点都不客气。

“所以我才说今天是特别大优惠呀。”

“是因为后面有别的老师在看着吧?”

“啥呀,在后面看的老师嘛,鼻屎一样的,不相干。”

到头来小谷老师他们都成了鼻屎。孩子们笑了,然后还用同情的眼光看了看后面的老师。老师们都在苦笑。

“总而言之啊,这是我经过多年的努力,终于发明出来的伟大方法。”

足立老师像个街边卖艺人似的吹嘘开了。

“所以呀,说句心里话,我还真不想教给别人。不过嘛,看在你们这么可爱的份上,老师今天含泪决定教了。我说的立马就能写好文章,其实是说立马就能分辨出什么是好文章。也就是说,我今天要把两个办法同时,而且是免费教给你们。大家有福喽!”

孩子们虽说都是厉害人儿,毕竟也才上二年级。他们被足立老师吸引住了,大部分孩子都听得入了迷。

课堂上,平时总有谁在讲小话、走神,或是东张西望。往往因为忙着提醒这样的孩子而耽误了上课,这样的事大凡学校的老师都经历过。

然而足立老师的班级似乎根本不用担心这种情况。

“文章里头好家伙和坏家伙住在一起。把他们找出来,然后把坏家伙赶出去,立马就能变成好文章。事情就这么简单。”

接着,足立老师发给每人一张复印纸。

“健治,你读一下第一篇文章。”

“……‘早上七点我起床了。我每天参加运动会的训练。今天我跟妈妈去买了东西。爸爸八点三十分回来了。看完电视我睡觉了。”

健治念完,全班都笑了起来。大概连孩子们都认为这篇作文很糟糕。

“下一篇,阿明,你来读。”

“……‘我放学的路上,有一片工地,我看到推土机在工作,就停下来看。我想,要是被推土机碾到,一定会被碾得像米粉脆饼一样扁扁的。推土机停了下来,我用脚踩路面,路面很热。我想,它为什么会发热呢?它又没有插着电线,真奇怪啊。”

“那么现在开始,老师就要告诉大家什么是好家伙,什么是坏家伙。大家都竖起耳朵听好喽!”

足立老师说着,在黑板上写下这样几行字:

○做过的

○看到的

○感到的

○想到的

○说过的

○听到的

○其他

然后,在“做过的”上面打了一个叉,其余的都打了钩。

“老师,‘做过的是坏家伙吗?”一个孩子等不及地问道。

“是啊。”足立老师淡淡地说。

“好嘞,我们来看看刚才让大家发笑的那篇作文吧。‘早上七点我起床了。这是做过的,看见的,还是想到的呢?”

“是做过的!”孩子们齐声回答。

“所以呀,这个就是坏家伙,在上面打叉吧。”

孩子们高高兴兴地打了叉。

“接下来,‘我每天参加运动会的训练这个呢?”

“这是做过的,应该打叉。”

“好,这个也是叉。”

“‘去买了东西呢?”

“坏家伙,坏家伙。”

足立老师什么都还没说,孩子们就嚷嚷开了。

结果整篇都打上了叉。“哇!”孩子们感叹着。

“老师,你刚才说,把坏家伙赶出去,就能变成好文章。我们把坏家伙都赶了出去,这篇作文啥都没有了呀!”

“对呀。这样的文章不管写多少,都会消失得无影无踪。与其写这种东西,还不如在家睡午觉更有意义呢。”

孩子们咯咯地笑了。

第二篇作文都打了钩,那是一个名叫一雄的孩子的作文。他脸上露出开心的表情,而刚才因为担心自己作文挨批,他一直在提心吊胆。

“我把最重要的一点先在这里告诉你们了,这个世界上有好家伙也有坏家伙。因为有坏家伙,好家伙才显得出来。文章也一样,都是好家伙的话就没味道了。放一点坏家伙在里面,才能成为有味道的文章。”

足立老师说得妙。如果把“做过的”都去掉了,有时文章就不成立了,所以才事先提醒孩子们注意这一点。

(摘自中国城市出版社《兔之眼》,西米繪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