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2-01 14:16:43 读者 2021年4期

〔俄〕阿尔谢尼·塔尔科夫斯基

春雨潤无声 董克诚 水彩

我多想在诗句中吸入

整个世界,它变换着面容,

草叶难以捕捉的颤动

树木转瞬而昏暗的

庄严,愤怒生了翼的

干燥的沙子,叽喳如鸟儿——

这整个世界,美好而驼背

如因古尔河岸的树木。

在那里我听到第一声轰隆的

雷雨。它让笔直的枝干

绵羊般温顺,我看见树冠——

轰隆雷声的绿色模塑。

而雨沿着陶土的斜檐奔跑,

被箭镞驱赶,生出分枝的犄角,

一如好奇的猎人阿克泰翁。

半途中它落到我的脚边。

(如 隐摘自豆瓣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