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数民族地区经济增长因素分析

2021-02-21 08:42:20 今日财富 2021年6期

田好好

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位于武陵山集中连片特困区,这里交通不便、信息闭塞、经济基础薄弱,经济发展多以资源密集型和劳动密集型为主。本文按照有关的经济增长理论,通过所获取的2002~2018年间该地区经济增长的相关数据,分析了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经济在增长过程中存在的差异,并对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的经济增长的时间特点与空间特点进行了分析,通过实证分析对其原因进行了分析,得到了影响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经济增长差异的重要影响因素。作者根据所得结论提出了相应的发展建议:促进区域间经济均衡发展;调整与优化产业结构;增加物质资本投入;提高受教育水平。

一、引言

经济学家通常以GDP指标(或人均GDP指标)来量化经济增长,在衡量区域经济增长差异方面则多用时间差异、空间差异、基于加权变异系数或基尼系数。本研究利用2002年~2018年湖南省湘西地区经济数据,分别从时间差异和空间差异两个方面对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各县市间的经济差异进行测度分析(数据来自2002年~2018年《湖南省统计年鉴》)。

二、研究地经济基本情况介绍

(一)总体经济情况

以2017年为例,湘西州全年实现生产总值582.64亿元,按可比价格计算,增长7.6%。按常住人口计算,人均GDP为22094,增长7.5%。近几年,随着经济的不断发展,湘西州的三大产业结构也得到逐步调整和改善,产业结构不断优化。过去几十年里,湘西产业结构调整较大,三次产业结构由1985年的53:23:24调整演变为2017年的14.4:30.8:54.8。第一产业比重减少,第二、三产业的比重增加,第二产业比重增加最快。同一时期,湘西与湖南省、全国的人均国民生产总值以及三次产业结构对比如表1。

从表1可以看出,2017年,湘西人均GDP不足湖南省人均GDP的1/2,只相当于全国平均水平的1/3;产业结构上,第一产业比重仍然较高,第三产业发展迅速,所占比重已经超过湖南省和全国的平均水平。一般地,第一产业占GDP的比重越大,人均国民生产总值就越低;第三产业占GDP比重越大,人均国民生产总值越高。世界上很多发达国家第三产业GDP比例都达到70%以上,例如,1999年英国和德国的三次产业结构分别为1:25:74和1:28:71。

(二)产业分解

三次产业总体加权变异系数在不断增大,可说明全州总体经济差异变大:第一产业差异最小且总体呈下降趋势,其对总体经济差异贡献率在5%以下;第二产业差异最大且总体呈上升趋势,其贡献率在30%~40%之间,总体呈上升趋势;第三产业的加权变异系数变幅最大,其贡献率约在15%~20%之间,且总体趋势是先降后升。

三、湘西地区各县市GDP增长的演变分析

GDP增长情况总体趋势不变,南部和北部区域GDP增长水平较高。GDP增长水平最高的为吉首市,其次为吉首周边的凤凰县、泸溪县,以及位于湘西最北部的龙山县,位于湘西中部的古丈县则一直处于最低水平。花垣县的GDP增长水平在2014年仅次于吉首,位居第二,可从2015年开始跌落至中等水平后不仅没上升反而在以后的几年里成为较低水平。凤凰县和泸溪县发展较为稳定,一直处于中高水平,2014年以来,保靖县和永顺县的GDP增长水平一直不相上下,处于较低水平,永顺县通过自身发展,2017年发展成为中等水平。因此,可得出:湘西州各县市之间的经济增长存在着较为明显的差异。

四、湘西地区经济增长差异的影响因素分析

(一)数据和变量说明

为实证分析影响湘西地区经济增长差异的因素及其影响大小,本文选取湘西地区人均GDP、生产要素、工业化进程、对外贸易、政策因素等指标,利用2002年~2017年数据进行实证分析。具体指标说明如下:

1.生产要素(物质资本和人力资本)。把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额作为物质资本的代理变量,选取劳动力以及受教育水平,从数量和质量两个方面衡量人力资本。

2.工业化进程。一般而言,经济发展水平和工业化水平成正相关,工业化水平越高,经济发展水平相对越高,第二、三产业占比也相对越高,故选取第二、三产业产值之和占总产值的比重作为工业化进程的代理变量。

3.政策因素。选取财政支出占GDP的比重作为政策因素的代理变量。

从结果看,拟合优度达到0.97,说明该模型拟合较好,F统计量值为216.80,说明回归方程显著,即各解释变量联合起来对人均GDP有显著影响。由回归结果可知,物质资本、受教育水平对湖南湘西地区经济有显著正的影响,其他因素不显著。具体看物质资本回归系数为0.35,达到10%的显著性水平,表明物质资本每增加1%,人均GDP显著上升0.35%;受教育水平的回归系数为0.56,亦达到10%显著性水平,表明受高中以上教育水平人数每增加1%,人均GDP显著上升0.56%。由此可见,物质资本投入和人口受教育程度对经济发展水平有重要的影响。

五、结论及建议

(一)结论

湖南湘西地区的少数民族聚集区是我国众多少数民族地区的重要一员。我们能够通过它,看到我国其他地区的少数民族发展的基本情况。自从改革开放之后,我国的经济得到了突飞猛进的发展,但是很多少数民族地区的经济发展还相对较为落后,与其它地区的发展还有着较大的差异。这个问题在多个方面都有一定的体现,而且该问题也与我国“共同富裕”的发展原则相违背。因此,怎样消除少数民族地区经济发展存在的不平等性,使其能够与其它地区的经济协调发展已经成为了目前亟需解决的问题。本文针对湖南湘西地区的经济增长因素差异进行了分析,最终得到了以下结论:

1.湘西地区的区域间经济绝对值不断增加,但是相对差异则是先增加后减少;

2.对湘西州产业进行分解可知:第二产业对该地区的总体经济差异产生的影响最大,第一产业对该地区的总体经济差异产生的影响最小;

3.物质资本与人力资本对经济差异产生非常显著的正影响。

(二)建议

通过本文的研究,湘西地区应该协调其区域间经济的发展,降低其区域经济增长产生的差异,其应该从以下四个方面来解决问题:

1.推动区域间经济的均衡发展。充分发挥出经济发达地区所具有的辐射作用,以便能够促进落后地区的经济发展。积极推进经济发达地区与落后地區进行经济合作,从而实现共同发展。此外,还应该加强对落后地区的资金、技术、管理等方面的扶助;

2.对产业结构进行调整升级。政府需要积极制定优惠政策,引导经济落后地区进行产业结构的调整。在产业结构难以进行调整的地区,提高对其占比较高的产业的扶持,提高其产业的竞争力,从而能够促进该地区的经济发展;

3.加大物质资本投入。政府应该增加对经济落后地区的财政投入,拓展其资本再生活力,此外,还可通过优惠政策进行招商引资,引进外来资金和先进的管理与技术;

4.提高教育的投入。政府必须要增加对落后地区教育的投入,完善教育基础设施建设,提高受教育人数,尤其是要多培养技术应用型的人才,以此来为当地的发展提供强大的智力支持。

(作者单位:吉首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