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浅 浅说

2021-02-22 07:19:25 杂文选刊 2021年2期

陈鲁民

作家贾平凹给女儿起名——贾浅浅。名曰浅浅,实则寓意深深,这算贾先生深思熟虑的结果。他自己深刻严谨了大半辈子,深知为人处世的种种甘苦,当然希望女儿能简洁朴实,像一汪浅水那样,清明透彻,没有城府,减少物欲,不那么复杂,远离纷争世故,过一种简单质朴的幸福生活。

养儿育女如此,营造爱情同样如此。杂文家李敖先生,看似颠狂无状,话不遮拦,其实,心底是有规矩、有底线的。他敢爱敢恨,但又不是乱爱乱恨。他不仅爱憎分明,而且极有节制分寸。他的爱情诗写道:“不爱那么多,只爱一点点,别人的爱情像海深,我的愛情浅。”实际上,他的“浅爱情”远胜过那些貌似深刻的爱情。那些所谓深如江海的爱情,往往说完就完了;李敖先生的“浅爱情”,却经受住了现实与时间的考验。

从艺术欣赏角度来看,“浅浅”也未必逊色“深深”。北宋诗人林和靖写的梅花诗天下独步,无出其右。“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尤为历代文人所激赏。水是清浅的,香是幽暗的,加上横斜的梅枝,淡淡的月光,交织在一起,诗情画意油然而生,就像一幅淡淡的水墨图,令人如痴如醉,哲思无限。

世间事纷纭杂陈,五花八门,有繁有简,有深有浅,也很难分出高下优劣。“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肯定是杨贵妃的浅浅一笑,而绝不会是李太白那种“仰天大笑出门去”。曾有不少文人嘲讽白居易的“老妪能解”失于肤浅,可是,凡有井水处,都有白诗的知音与爱好者,难怪他在诗歌界被盛赞为“诗魔”。论思想深刻很少有人能深过康德、黑格尔,可是,有几个人看过或看懂他们的著作,而通俗易懂的《小王子》《昆虫记》却拥有数亿读者,并能够从中汲取精神营养和美的感受。

万事万物,没有一定之规,当深则深,宜浅则浅,这才是实事求是的态度。讲课著述要深入浅出,把深奥难懂的道理说得简明扼要,那就是本事;反之,把简单事情复杂化,三两句就能说清楚的事,偏要敷衍成一本厚书,那种人就该饿他三天。有些事情,可以一直深入下去,深出名堂,深出成绩,深成专家泰斗,譬如科学研究;有些事情,则浅尝辄止即可,投入太多就是虚度时光,譬如,嬉戏娱乐之类,不必沉溺进去,更不能成瘾成习;有些东西,则连浅尝都不行,一旦染上就后悔莫及,回头很难。

有些人的学问博大精深,深不可测,令人高山仰止,值得点赞鼓掌,多多益善;有些人则不过故作高深,故弄玄虚,其实,色厉内荏,并没多少真货色,还不如去掉面具,真诚待人。

深就是深,浅就是浅,浅不丢人。低吟浅唱更具美感,低斟浅酌更有情趣,浅显易懂的演讲更受欢迎,交浅言深是最愚蠢之举,浅见浅说的文章谦虚低调,而内容并不一定浅陋浅薄。

深浅交织,粗细相见。黑白分明,真假难辨。美丑并立,高下不一。这就形成了五彩缤纷、风光无限的现实世界。有意浅浅者,就浅他个风轻云淡;立志深深者,就深他个万丈深渊。殊不知,两者并行不悖,各显其能,只有这样,才会相映成趣,相得益彰。

【原载《河北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