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为什么这么难

2021-02-22 02:40:43 杂文选刊 2021年2期

刘荒田

论“好人中的好人”,吴医生算一个。他当了半辈子军医,转业到地方后当厂医。半个世纪的临床经验加上孜孜不倦的进修,医术高超,不知治好了多少疑难杂症。他至为感人之处,是不但从来不收诊金、红包,连药也白送。于他,治病救人是义务,是天职。我和他结交多年,知根知底,对他的为人十分敬重。

最近,他带着无奈告诉我,一些被他治好的病人刻意和他疏远。比如,一个男孩子,十一岁那年患了癫痫病,家长知道吴医生治这种病十分拿手,慕名上门。吴医生一边坚决地谢绝礼物,理由是他已退休,治病是“業余爱好”,一边爽快地应允。两个月后,经吴医生精心治疗,孩子痊愈,家长自是感激涕零。让孩子认吴医生为干爹,吴医生又谢绝了,理由是应付不来。奇怪的是,孩子康复以后,家长逐渐拉开距离,最后拉黑微信,连手机也列入黑名单。有一段日子,吴医生夫妻出国旅游,不知内情的人向家长打听吴医生的下落,他们居然说,和吴医生一点也不熟,不要向他们打听吴医生的底细。

一位80后女孩,患了严重的银屑病,皮肤如蛇皮,奇痒难耐。遍访中西医,都不见效,找上吴医生。吴医生为她研制新药,先自行试验,因剂量太多,晕了过去。女孩痊愈后,也和吴医生断绝联系。吴医生苦笑着对我说,我对他们如果有所求,早在着手治疗时就狮子大开口了。他们病好了,我高兴还来不及;只是想不通,为什么非要躲我?

我和吴医生一起寻找答案。最后得出这样的结论:为了自保。要问“保”什么,是病人的“老底”。把孩子视为命根子的父母,孩子的顽疾虽已治好,但生这样的病不大“光荣”。孩子长大以后,要升学,就业,结婚。以找对象论,如果被人“起底”,那段病史曝光,进而遭对方嫌弃,岂不毁掉前程?那位80后女孩,该也怀着类似的忧虑。“害怕别人知道”的心理变为病态之后,连吴医生这样的恩人也要设法封杀。

沿这一思路推下去,他们认为吴医生是唯一对病史拥有第一手材料的人,因客观条件限制,他们无法封吴医生的口,也不能径直请求吴医生保守秘密,遂出“断绝交往”的下策。归根到底,是自私心理和面子情结在作祟。

为了掩盖,非要和救命恩人割席吗?这纠结的恩怨之中,糅合了多少误解与谬见。首先,是不是凡医生必以宣扬病人隐私为乐?其次,为了不让人家“摸底”,是否必须连起码的礼貌也不顾。不说感恩图报,难道一个奋不顾身地为病人奉献的好人,理该得到这样的待遇?让好人寒心的,就是这样的人。他们最会利用人,目的达到之后,被利用者便成为随手可扔的破抹布。要问有没有既能维系医患二者的友谊又能保护病人隐私的两全之方,肯定有,只是要在社会建立起码的信任,还要某些人增加一点起码的良心。

【原载《今晚报》】

插图 / 戒备心 / 佚 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