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排钻师傅

2021-03-22 02:26姜四清
清明 2021年2期
关键词:师傅工厂工作

姜四清

宋米米离开禧福家具厂,走不多远,到了公交站。他往前方张望了一会儿,估计还得等一等,就蹲下身子,埋着头,想自己的心事。

公交车来了,一声喇叭,吓了他一跳,像醒了一个梦。他惶恐地爬上车,车里人不多,他在靠后的地方,找了个座位坐下,头靠着椅背,眯着眼睛,跟着车子摇摇晃晃,病恹恹的样子。

他的家在五楼,租金便宜,自然逼仄,仅一间房子,带着卫生间。房子外面有个阳台,被当作厨房,安放着锅灶。租房时,宋米米说,租个宽敞些的。妻子玉清说,就这了,我们平时都待在厂里,只有星期天光顾一下,宽窄都一样。玉清边说,边朝他挤眼睛。宋米米明白,就是租个简易的一室一厅,租金也得翻个倍,既然玉清能将就,自己也就无话可说了。后来,玉清换了个厂,厂里住宿紧,五个人挤一间房,玉清看自己租的房离厂近,上下班方便,便干脆住家里了。

宋米米到家后,心情依然沉重,看看时间,四点不到,离玉清下班还有两个多小时。打开手机,想给妻子发个短信,手机很卡,半天没反应,他索性扔了,倒墙一般,躺到了床上。

上午,吴经理把他和老伍叫到办公室,正式宣布,工厂不要他们了。工厂购进了一套排孔软件,调试好了,明天即可代替他们工作。年初,宋米米就听到吴经理说过,要用电脑排孔,没想到这一天来得这么快。前年,他就听说出了一种软件,能代替他们的工作,他和老伍还特意跑到一个工厂,去开了一番眼界。

没有排孔软件之前,家具上用于组装的孔都是专门的排钻师傅用排钻机器打上去的,排钻师傅不仅要懂家具图纸,还要有木工基础,才能准确打好孔。排孔软件出来后,只需要设计人员把家具图纸输入电脑,下料软件和开孔软件会指挥电脑控制机器完成工作。效率高且错误少。他们预感,将来的某一天,这电脑软件定会砸掉他们的饭碗。

宋米米躺在床上,并不能入睡,吴经理的话,像只蜜蜂,绕在耳边,嗡嗡有声。玉清下班回家时,他抓过被子,蒙住脸。玉清见到躺在床上的丈夫,吃了一惊,因为今天不是礼拜天,宋米米一般只有礼拜天才去玉清那里。玉清在床边站了一会儿,大概是想问问情况,但看他睡着了,似乎还睡得很香,便走开了。

玉清洗锅刷碗,声音嘈杂,宋米米再也躺不住了,坐了起来。玉清见他没精打采,一脸愁绪,问道,什么事?回来电话也不打一个。玉清停下手中的活,硬邦邦地盯着他。宋米米只是垂着头,玉清的话,他也懒得理睬。

玉清忙活一阵,饭菜好了,夫妻俩哑巴一样吃了一顿饭。电视剧开始了,玉清看起了电视,宫廷剧,一个黑胡子皇帝和一群宫女,嬉嬉闹闹,宋米米更烦,大嚷了一声,别看了,关了电视。玉清来了火气,大声嚷道,宋米米,到底什么事?你倒是说话呀,我可不是你的出气筒。

玉清,宋米米终于说话了,我跟你说一件事。宋米米说话的声音比往常低了一个八度,看玉清的目光,也像路灯蒙了水汽。

我们厂里购进了一套排孔的软件,不再需要我们了,我和老伍被辞掉了,我们失业了。

失业了?明天,明天就不用上班了?玉清吃惊不小,她虽猜到丈夫一定遇上了困难,但没想到,居然是失业。

接下来好长一段时间,夫妻俩都不说话,房间里静得像没有人,只有房顶的灯,还有些活力,看着沉默的夫妻俩,心事沉沉,也变得柔和了些。

最后,还是玉清打破了沉默,说,今天上午,哥打电话给我,向我们借钱,说今年侄儿结婚,要花好几笔大钱。我当时说,侄儿的大事,我做姑姑的,当然要帮,现在,你没班上了,我们到哪儿去弄钱?

玉清,你哥的事,我们肯定要帮,我马上去找工作,我想,能找到的。

九点不到,夫妻俩便上床睡了,心是烦的,两人在床上烙饼一般,了无睡意。后来玉清干脆开了灯,看了手机上的时间,已是午夜一点,玉清拍了拍丈夫,脸上有一丝笑容,浅浅的。宋米米心里热了一下,像小孩子,伸手刮了玉清鼻子,随后,把玉清揽在怀里。

今天晚上宋米米相当卖力,完事后,都累了,玉清转过身,便开始呼呼噜噜。宋米米回想刚才的趣事,又觉无聊,自己像苦中作乐,完全没有过往的那种痛快淋漓。

玉清说,她哥要借钱,如果自己找不到工作,这事就难了。宋米米和玉清这十来年省吃俭用,也攒下了一笔钱。但去年,在老家建了一套房子,花空了积蓄,还负了债。

玉清的哥哥桂清,是宋米米的贵人,排孔这门技术,就是桂清哥教给他的。他那时刚进厂,恰好和桂清哥睡在一个房间。他没有技术,被分到打磨车间当学徒。打磨车间,灰尘弥漫,车间像建在沙漠里,一只口罩,死死地捂着,他不习惯戴口罩,憋得几乎要吐。幾十台打磨机,嗡嗡地叫着,飞机着陆一般,让人头晕目眩,一天下来,他几乎疯掉。他跟主管要求,换个工作,主管反问他,你能做什么?他无言以对。一天晚上,他闲着无聊,便写写画画,桂清哥看他能写一手字,便问他读了多少书,会不会识图。桂清哥听完他的回答后,便说,我们排孔车间正好人手不够,明天我去给老大说一声,你就到我们车间来。

排孔车间比打磨车间舒服多了,两者相比,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排孔车间没有灰尘,没有噪音,宽大的车间里,仅四个人,一切井然有序。当他踏入排孔车间的第一秒开始,他就立誓,一定要好好干。刚开始,宋米米帮着桂清哥搬运木板,几个月后,他看出了些眉目,对排孔技术有所领悟,桂清哥便教他识图,照图试装。有时事情不多,不急于赶货,桂清哥就站在旁边,让他上机,教他配对,教他分左右。第二年,他通过了厂里的考试,正式成为一名排钻师傅。

宋米米生得机灵,好学肯干,桂清认准他人不错,便介绍他认识了自己的妹妹玉清。玉清当时在另一个厂当文员,个子不高,圆脸,一双大眼睛,水灵灵的。宋米米和玉清一见钟情,一年后,玉清成了他的妻子,又一年后,玉清为他生了个胖娃娃。回想起自己打工的这些年,顺风顺水的,这一切,都是因为遇到了桂清哥,教给他排钻这门技术。如果没有桂清哥的帮助,他在家具厂肯定待不下去,他后来的人生道路是什么样,谁也说不清楚。

排孔的师傅,在木工行业,是最高级别的技术工,工资待遇较好,大多是拿计件工资,通常能拿到两倍于别人的工资。

玉清很巧,家里家外,都被她照顾得十分周全。宋米米也特别顾家,每月的工资,一分不少地交给玉清。去年,家里建成小洋楼,他特别有成就感。他自认为,像他这样的老百姓,虽苦虽累,但能有这样的日子,该知足了。

日子顺意,工作顺心,他没尝过坎坷的味道,可这坎坷说来就来了。现在,突然间失业了,他十分迷惘,今后,他该去做什么工作?他又能做什么工作?他脑子里空荡荡的。

如果,他的工作没着落,家庭仅靠玉清那一点工资,维持生计都是困难的,更不要说供孩子读书,和支持桂清哥了。

外面起风了,窗帘被风舞着,瑟瑟有声。这窗帘是上个礼拜天换上去的,换窗帘时,他踩在小凳上,玉清在一旁为他递东西,小凳是那种塑料小凳,几块钱一张,大概是时间久了,变脆了。当他侧着身子钉钉子时,凳子一歪,他从上面跌了下来。这一跌,吓坏了玉清,还算幸运,没有受伤。玉清擦着眼睛说,要是你摔坏了可怎么办,你可是我和孩子的依靠。

宋米米转了一下身子,背对着窗子,面向玉清,房间里黑漆漆的,玉清也是一团黑影。玉清睡得香,轻微的鼻息落在他侧脸上,毛绒绒地撩拨着他。

也不知自己是怎么入睡的,宋米米醒来时,房间里已十分亮堂,窗帘映着阳光,金烂烂的。床上就自己单独一人,玉清上班去了,看看手机,十点了。他从床上坐起来,竟浑身乏力,人是奇怪的动物,身体明明没病,可情绪不好时,也像患了病。手机收到玉清的信息,玉清说,你去市场买点菜,鸡爪、猪蹄,我喜欢的,弄好,晚上我们好好吃上一顿。

好,你到电脑里查查,看看有没有家具厂招排钻师傅。宋米米也回了一条,找工作是他现在的大事,他想先让玉清到网上查查,如果有工厂要人的,先电话联系一下,然后,再去跑跑,看看情况。

下午,宋米米去了一趟市场,买回了鸡爪、猪蹄。四点,便开始忙起来。今天这餐饭,他要弄出水平,让玉清满意,算是自己对玉清的一次感恩行动。这么多年玉清尽着妻子职责,对自己的照顾无微不至,不管星期天还是节假日,他来妻子这里,都是妻子把一切料理好了,他只需张口就是。玉清下班回家时,他已经弄好了饭菜,玉清看了看桌子上的鸡爪和猪蹄,连连点头,口里说,米米,你没买啤酒?宋米米说,还要喝喝啤酒?玉清笑道,那当然,我去对面店里拿几瓶。

玉清拿回了啤酒。由于不常喝啤酒,没有备开瓶器,宋米米拿着啤酒瓶,在手中转来转去,始终没有开瓶的办法。玉清咧嘴笑道,这么聪明的人,一件小事,却束手无策,我来。玉清从丈夫手中拿过酒瓶,用嘴啃,只两下,瓶盖便被她咬下了,啤酒雪花腾出瓶嘴,在她嘴上涂了一圈棉花絮。

一瓶啤酒仅仅两大杯,玉清和丈夫碰了一下,一口吞了。宋米米被玉清的情绪感染,也一口吞了。宋米米不常喝酒,但今晚开戒了,狂饮三杯,要说醉,似乎没醉,可晕乎乎的,手拿着筷子,竟然抖抖索索。但对面的玉清,喝的啤酒不比他少,但比他泰然,她嘴里塞着一坨猪蹄子,啃得十分起劲。和玉清结婚这么多年了,他并不知道,她能喝酒,也许,自己对玉清并不完全了解。

喝了酒,他头脑虽是热的,但他并未忘记让玉清去网上查工作的事。玉清说,先别急,再休息几天,玉清口里啃着猪蹄,声音像一杯浊水。

这个早晨,宋米米醒得早,他朝窗口看过去,窗帘还是黑色的,并不见有亮色透过来。身旁的玉清,还在酣睡中,鼻子喷出一丝酒气。他却睡不下去了,下了床,草草洗了把脸,开了门,就往外走。玉清醒了,大声道,宋米米,这么早干嘛去?

宋米米在门口愣了一会儿,回答说,天天耗在家里,这不是个办法,我还是出去看看,碰碰,也许……也许后面的话宋米米接不下去,出去走走,会是什么结果,他没有一点信心。

记得早点回来弄晚饭。宋米米好强,玉清熟知他性格,担心宋米米一耗就是一整天。玉清心里疼他,所以交个弄晚饭的任务给他,让他记着早点回家。

宋米米在这一带打工十多年了,换过三个厂,东南西北各方有些什么厂,他心里基本有个底。他脚下的这条街叫南华二路,四年前,他在这条街北边的星扬家具厂干过。再过两个巷口,便是樟木香家具厂,他决定去问问。

门卫室门口的显眼处,贴着招工信息,他一见招工信息,心像有电流通过,热了一下。他仔细看着,工厂招开料工,打磨工,普工,唯独没看到招排钻工,他以为自己看漏了,又从头至尾,重看了一次。他还是不死心,又去门卫室窗口,向门卫打听。门卫是个上了年纪的大爷,头发花白,和蔼地与他交谈,问他找什么工作?听说要找排钻工作,一个劲地摇头,后又问他,愿不愿干别的?他也摇了摇头。打磨工,开料工,这些都是又脏又累的工作,甚至是危险的工作,他习惯了排钻工作,这些别的工作,暂时还不会让他动心,更不要说普工了,他嫌普工工资低,自己过去的工资,都是普工的两倍,甚至三倍。

离开樟木香家具厂,拐进另一条街,闻到一股腐臭。右侧,停着一辆三轮车,两个清洁工人,正在往车里铲垃圾。他不由加快了脚步,甚至小跑了起来,直到那股臭味被他远远地抛在了身后,才放慢了脚步。巷子尽头,还有一家家具厂,他想去那里看看。

这家家具厂过去叫爱家家具厂,他记得十分清楚,但现在改名了,改成了时潮家具厂。也许,是换了老板的缘故吧。门卫室门口没有招工广告,但他不在乎,他在门口磨蹭了一会儿后,慢慢走到门卫室窗口。门卫室里坐着一个中年男子,与他一般年龄,当他的目光和中年男子碰到一起时,他浅笑了一声说,兄弟,招工吗?

男子盯了他一會儿,也像那大爷一样问他,你做什么?

排钻。

排钻?

对,排钻。

男子又用眼睛盯着他,十分异样,好像发现了他身上带着一样神秘的东西。

不过,一会儿后,男子哈哈笑道,老兄,我也是排钻师傅。男子站起来,开了门卫室的门,师傅,进来坐。

宋米米摇着头说,不了。

没工厂要排钻师傅了,我们被淘汰了,没市场了。那男子对自己失业似乎看得开,说话也豁达。

应该还有工厂要的。

男子又看了他一眼,可能认为宋米米比他年纪要大一些,便亲切地称呼他大哥。

大哥,你对这方面的情况还不了解,这个城市有好几百家家具厂,每个家具厂都有两至三个排钻师傅,合计起来,排钻师傅多达上千人。从前年开始,工厂陆续开始采用排孔软件,又方便,又快捷。现在,除几个不太适用软件的工厂仍有排钻师傅外,已没有工厂再要排钻师傅了。你想想,几千人抢那几个饭碗,会有你的份?大哥,先找碗饭吃吧。

你现在干门卫了?

先混混再说,我们现在成了咸鱼,要翻身,难呢。我们没有别的技术,苦累脏的事情又干不了。

听了同行的分析,宋米米情绪坏透了。

转了一天,没有丁点收获,到家时,已是晚饭时分。玉清正在等候他回家吃饭,看他满脸倦意、无精打采,打趣地说,我还等着你做饭呢,你倒好,把我交代的事忘到了九霄云外。

宋米米走到桌子旁,重重地跌在座椅里,像失去控制的重物,座椅吱呀呻吟了一声。他还是早上吃过两个包子,一小杯粥,中午没顾上吃饭,肚子早饿瘪了,抓起筷子狼吞虎咽。玉清说,我不是跟你说了,多休息几天,你就是坐不住。

休息,休息,没钱怎么办?宋米米心里突然来了火气,筷子往桌上一丢,筷子从桌上滚到了地上。玉清并不跟他计较,重拿了一双筷子放到他面前。宋米米已没有一点食欲了,他干脆离开了餐桌,坐到床沿上。累了一天,去了七个家具厂,没有丝毫收获,他已失望透顶。令他费解的是,在这件事上,玉清好像不理解自己的焦急心理,总是让他休息、休息。

第二天早晨,他照样早醒了,再去找找吧,心里这样说着,但他的身子并没有动,仍懒懒地躺在床上。昨天的挫败,对他打击特别大。玉清也醒了,侧过身子面对他说,昨天没有丁点收获,是吗?他对妻子的问话,不愿回答。玉清也不在乎他答不答,接着说,网上我查过几遍了,这方面的信息,几乎没有,要找排钻工作,真的很困难,原来每一个家具厂都有几个排钻师傅,现在几乎所有的家具厂都用电脑软件代替了人工,你们这些排钻工人都被淘汰了,你也不要去转悠了,转也转不出名堂。

玉清从床上坐了起来,目光从他脸上移走,盯着别处,米米,你听我一句话,你得转行,不要在排钻一棵树上死磕了。

转行?玉清的话,他特别不愿意听。

对,转行,你想想,排钻这个行业,哪里还有你的一口饭。

你以为我是刚进学校的小学生,一切都可以从头开始?宋米米把玉清的话顶了回去。夫妻俩好像都在生气,谁也不再开口。窗帘被风撩动,偶尔有些细微的啪啪声,在窄窄的房间里传播着,十分刺耳。窗口有了一丝丝亮光,两人都眯着眼睛,看着那点亮光慢慢长大,渐渐的,整个窗口白了,整个房间也白了。玉清必须上班,不得不起了。

玉清走了后,他还在床上赖着,但是,愈是躺着,心里愈是烦躁不安。等他从房间里出来,街两旁的早餐店都收摊了,他只好在包子铺买了几个包子,边走边啃。起床的时候,他还想要好好吃碗米粉,昨天晚上,他就没怎么吃,肚子早闹起来了。

几个包子下去,肚子实了,脚上的力气足了些,可太阳已经热火了,头上罩着热锅般难受。

他接连转了两个家具厂,当门卫听说他要找排钻工作时,都把脑袋摇成了拨浪鼓。

第三个家具厂,在一条小马路旁,有些偏僻,但工厂的周围尽是高大的树木,这些树十分繁茂,树冠巨伞般护着厂房。他私下里嘀咕,这应该是个不错的工厂。他远远地看见了厂门口的招工广告,他三步并作两步奔过去。但带给他的仍然是失望,广告上写着招打磨工,开料工,学徒工,包装工,普工。唯独不见排钻工三个字。他回忆起前些年的几次跳槽,每家工厂的招工广告上,都有招排钻工的信息,而且,总是排在第一条,那时,他同时看好几个厂,反复比较工资、环境、住宿等多方面的条件,然后选一家比较满意的。

他离开这家绿树环绕的美丽工厂时,占据他内心的,不再是为之赞叹的好感,而是一股莫名其妙的愤慨,他突然冒出一个下流的念头。如果是晚上,他一定要揭下那张广告,并把它碎尸万段。他并没有走多远,在街边的一棵树旁坐了下来。这棵树在这个他打工的城市,是一棵很普通的树,但在他眼里,是棵很特别的树,不但高大茂盛,和刚才那些高过厂房的大树有一比,而且树干上长满胡须。十多年前,他刚到这个地方时,第一次看见这种树,就认为这种树是另一种人,他伸手把树的一把胡子捋到手中,好像一个老人,在颇为自满地梳理着过往的岁月。

树大爷,现在,我遇到了一个坎,您帮我一把,绕过这个坎吧。他竟然在心里和树说起了话。

一阵很有节奏的嗒嗒声敲醒了宋米米,一位姑娘撑着太阳伞,正从他的面前走过,姑娘身材苗条、袅娜,像书上说的,丁香一般动人。他盯着姑娘,目送了一程。他想起玉清,哥介绍他认识玉清时,玉清好美,也像一枝丁香,他几乎天天想和她在一起。如果工厂赶货,好几天见不着她,他会有种要疯的感觉。现在,玉清却像个谜团,似乎她身上出现了新的质地,他琢磨不透。

刚才看到的招工广告上,招开料工学徒,过去,在家具厂,经常看那些师傅开料,把木料放在台板上,调好尺寸,把锯台向前推一把就行了。像开料那样的事,自己一定能干,他心里陡地转过一个念头,这个时候,排钻工作留给他的优越感消失了,他已经认为,自己没有鄙视别的工作的资格了,两天的磕碰,他已意识到自己的处境,十分不妙。鬼使神差,他竟然回到了那个工厂的厂门口。门卫看到了他,向他招手,师傅,是不是找工作?這两天,一直是他向别人打听,终于有人追问他了。他向门卫兴奋地点了下头,并说,你们厂招开料的师傅吗?

门卫盯着他看,他知道门卫在观察什么,便把双手摆了摆,然后,把双手交叉,摆在胸前。家具厂招木工,特别在意木工的手,如果手有伤残的痕迹,说明这样的木工做事毛手毛脚,不但事情做不好,有时还会伤着手脚,给工厂带来麻烦。

门卫大概认为宋米米身份合适,便打了一个电话,一会儿,来了一位领导模样的人,带着宋米米进了车间。

车间有五台锯子,三台正在工作,轰鸣声不绝于耳,灰尘满天飞。他被领到一台歇着的锯台前,领导随手从地上拾起一块木板,让他锯成四块一百毫米的小方块。

因为没有上机的经验,他陡然紧张起来,强作镇定,把尺寸定好,放好木板,揿下电源开关,锯片飞速旋转,像一道弧形闪电。

第一次看到锯片如此飞速转动,好像有一把刀正向他飞来,他愣住了,不敢动。旁边的领导提醒道,注意安全。他向别的锯台看了一眼,那些师傅,一如他曾经的记忆,轻松自如,一手压着木料,一手推着锯台,动作干练,跟着锯台来回跑着,不像在工作,倒像在舞蹈,十分优雅。看了一圈后,他信心足了些,暗暗给自己打气,没什么可怕。

但是当他推着锯台前进的时候,却不得要领,锯子发出尖利的怪叫,并冒出一股黑烟。旁边的领导一个箭步上前,关掉电源,并替他压住木板。

锯子停下后,领导一脸严肃,你不是说能开料?

我,我过去看别人开过料。

你,神经病。

你们这里招学徒,我想学。

你想学?回去当爷爷吧。别愣着,快走吧。

另三个锯台的师傅都把机器关了,车间顿时静了下来。师傅们都看着他,脸上露着嘲讽的表情。他脸上像搁着一把火,无地自容,疯也似的跑出了车间。

要当爷爷了,还来学徒。领导还在拿他取笑。车间里又一阵哄笑,笑声如翅膀,追着他。

他像一个要饭的叫花子,被赶了出来。虽出了厂门,他仍然小跑着,直到拐进另一条街道,才放慢脚步。小巷子幽深寂静,没有人影,他知道慌忙中走岔了,身后有人说话,像是在招呼他。他回头,是一个女人,白色短袖衫,黑色喇叭短裙,头发披肩,红、棕、黄,好几种颜色,一脸浪笑。女人说,大哥,做个生意吧。他没理睬,掉头便走。大哥,就三十块钱。大哥,二十块钱。自己可怜,可他认为这女人比自己更可怜,他停了下来,摸了一下口袋,口袋里有一张二十元的钞票。女人估计有生意了,追了上来,宋米米把票子递过去,女人接过票子,感激地斜了他一眼,小声说,大哥,来吧。

宋米米说,你,能不能去干点别的。宋米米转身离开了女人。

女人拿了钱,心却不安,大哥,这怎么行?

走出小巷子,他已没有再去找工作的心思了,在路边等公交回去。工作的事让他焦头烂额,可是自己竟然在那女人面前摆谱,劝她去干点别的,荒唐可笑,自己能去干什么?女人又能去干什么?

这天,宋米米很早就到了一个叫善子岭的地方,由于第一次来这里,他还不能肯定,自己有没有弄错地方,面前是一块较宽阔的空地,停着两辆汽车和好几辆三轮车,车子上都有环卫字样,看到环卫两个字,他才确定自己没找错地方。昨天,他从一家工厂出来,看到三个人在铲垃圾,他听说,清理垃圾,工作虽脏虽苦,但待遇比工厂好。他迟疑了一会儿,便怀着忐忑的心情,上前打听。一个人告诉他地址,要他明天一早去那里。他并没有和玉清说这个,他不知道玉清能不能接受。

几个人在往三轮车上丢工具。宋米米走过去,看到了昨天的那几个人,其中一个人递给他一张表,让他填写。

随后,他跟着三轮车去了一条陌生的街道,然后,把一个个垃圾站的垃圾清理干净。

垃圾堆积的时间都有几天了,里面的垃圾已在發酵,当把上面一层铲掉后,臭味弥漫开来,虽然捂着厚厚的口罩,宋米米还是忍受不了那种气味,他跑到旁边的一棵树下,揭下口罩,一团污秽物冲口而出。回到垃圾站,同伴们已经收拾完了,地上只有散落的少许零星垃圾。同伴们都站在旁边抽烟,一个师傅递烟给他,他没有抽烟的习惯,谢绝了。递烟的人是这个班的班长,他说,刚开始,不习惯,以后会习惯的。

比臭气更难忍受的,是头顶的太阳,宋米米一直在工厂里,好多年没有晒过太阳了。这个上午,他像一个树桩,光秃秃地杵在太阳下,汗水像淋浴,淌过面孔,淌过脖颈,淌到脚跟,洇到地上。宋米米站在三轮车一侧,一锹锹地把垃圾铲到车箱里,他站的地方是一大片黑色,那是他的汗水浸透所致。每一堆垃圾清理完毕,他们都会跑到旁边的树荫下休息一会儿。班长说,你过去做什么。宋米米说,在工厂。

工厂好,没太阳,怎么不干了?

淘汰了。

呵,这工厂也不是个省心的地方。下午,你就别干了,回家休息,我看你刚才的样子,流汗太多,会中暑的,这太阳太毒,身体要紧。你看看我们,都非洲人了,这太阳,我们习惯了,你白白嫩嫩,和我们比不了。

班长边说,边扬起胳膊在他眼前晃动。宋米米以为班长要辞掉他,但看班长的脸色是真诚的,便说,我也是乡下人,不会有事的。

下午,太阳更毒,宋米米简直是拼了,有几次,清理完垃圾,休息的时候,他眼前一黑,头脑一片空白,幸好是靠树站着,否则,他已经倒下去了。

傍晚回到家,玉清看他狼狈不堪的样子,诧异地说,你这是怎么了?

今天,太阳厉害,在外面跑一天,太累了,他应付一句,去了卫生间。

玉清听到卫生间的呼叫,跑过去,宋米米整个人瘫在地上,身子瑟瑟发抖。

我好冷,快帮我穿上衣服。

穿好衣服,在玉清的搀扶下,躺到了床上,宋米米直呼,冷,冷。抓过被子,把自己裹了起来,仿佛掉在冰窟里。

玉清见丈夫如此模样,跑下楼,拦了一辆出租,送丈夫去了医院。医生检查了一下,对玉清说,没什么大碍,只是人虚脱,打摆子,吊几瓶水,休息几天就行了。听了医生的话,玉清才踏实下来。

吊完三瓶水,宋米米好多了,身体不再发抖,精神也好多了。玉清说,从明天开始,不要去转了,好好休息一段,身体好了再说。这几天,你到外面转,回到家,愁眉苦脸的,我心疼。这样下去,你会倒下的。我的话,你就是不听,当耳边风,现在这样子了,吃亏的还是自己。

宋米米躺着,听着玉清的唠叨,一声不吭。他庆幸玉清还不知道自己去干了环卫,要是知道自己的病,是昨天做环卫逼出来的,又免不了一顿数落。

接着几天,宋米米身子软塌塌的,只好待在家里。

这天下午,将近傍晚,他已忙好了晚饭,等着玉清。老伍来了电话,叫他过去喝酒。他本来不好酒,但心里老惦着老伍,自己这几天尝尽了苦头,不知道老伍这些天怎么样了,他的运气肯定比自己好。宋米米问老伍现在在哪儿?老伍说,我能去哪儿,还赖在厂里。宋米米说,那好,我马上过来。

宋米米赶到厂里的宿舍,宿舍里乱七八糟的,鞋子,袜子,破衣破裤,到处都是,像个狗窝。宿舍里没人,他只好给老伍打电话,电话传来老伍拖泥带水的声音,我在楼顶。

宋米米跑到楼顶,吓了一跳。老伍手握一个酒瓶,伏在围栏上。老伍,你可别做傻事。宋米米跑上去,抱住了老伍。

宋师傅,我真想跳下去,我不想活了。老伍趴在宋米米肩上,竟然像个小孩,号啕大哭。

宋师傅,这几天,我像一个叫花子,一个一个厂地去,可是,根本就没人要。过去,我们这些排钻师傅,工厂可都抢着要,这世道,怎么变得这么快。

宋师傅,你说,我们该怎么办?

这几天,老伍品尝到的辛酸和失落,和宋米米一样,可以说,这段日子是他们人生中最为凄凉的时刻。老伍伏在宋米米肩膀上,由于哽咽,身子猛烈地抖动着,宋米米紧紧地抱着老伍的身子,他的肩膀上一片潮湿,那是老伍决堤的泪水。

宋师傅,我原来以为,我这一辈子,有了排钻这门技术,足够了。所以,我努力钻研技术,那年,你和我在北边那个大厂,排钻师傅十多人,每个月月底,厂里都出工作栏,我和你总是排在第一第二的位置。我暗中和你较劲,连续两个月,我超过了你,后来,你看出了我的心眼,也暗中较劲,你也连续两个月超过了我。宋师傅,那时,我们干得多顺心啊。老伍哭诉着,有时还使劲地摇着宋米米。

宋师傅,我这个样子,对不起阿香啊。

老伍是大山沟里出来的打工仔,由于贫穷闭塞,错过了谈婚论嫁的最佳年龄,四十好几还是光棍汉。前年,厂里一个叫阿香的女工,丈夫出了车祸去世了,阿香看老伍虽年纪大了点,但人勤心善,就主動和老伍走到了一起,老伍心里暖乎乎的,发誓一定要让阿香过上好日子。后来,老伍的母亲病倒了,要人照顾,阿香便去了老伍的家乡。每月的工资,老伍一分不留,全部打回老家。

眼下,老伍被辞了,像他这个年纪的人,再要找到待遇较为优渥的工作,已无可能。就是想找任何一项稍微带点技术性的工作,也难了。这些天的遭遇,已让他深刻地看到了自己所面临的困境。他如果没有工作,他所深爱的女人,他卧病在床的母亲,将如何生活,他绝望了。

老伍哭够了,宋米米好歹把老伍劝回了宿舍。

回家时,很晚了,公交车也已停了,他只好步行。一丝凉风轻拂着街道,街道两旁斑斓的灯火,见证着这座南方工业城市的繁华。

玉清来了电话,问他现在在哪里?她刚从厂里回家,没见到他人。他说,他去厂里看老伍了,马上回来了。玉清嗯了一声,然后说,米米,我一直想跟你说个事,但你情绪不好,一直未说。今天,我也辞职了。

什么?

我辞职了。

你是不是疯了?

这件事,我不是心血来潮,我考虑很久了。你想想,我一直做文员的工作,现在年龄大了,那工作早不适合我了,迟早有一天,我会被辞掉的,所以,我决定干脆自己辞掉,来个痛快。

你不要悲观,工厂不要我们,我们自己干,就当我们是刚进学校的孩子,我们过去的一切为零,我们重新站在起跑线上。

喂,米米你听到没有。

喂,米米你听到没有。

……

责任编辑    袁  媛

猜你喜欢
师傅工厂工作
工作不好找
企鹅冰工厂
只会一种
只会一种
工厂危机
师傅,师傅
选工作
植物工厂
工作的喜与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