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过窑湾

2021-03-22 17:13张秀云
清明 2021年2期
关键词:邮局运河码头

张秀云

“南有周庄,北有窑湾”——早就听说窑湾这个古镇,言它与周庄齐名。我心里一直疑惑,周庄是水乡,到处舟楫当车的,位于黄淮海平原上的窑湾,难道也有如此水利之便?

从徐州一路向东,节气虽然到了处暑,高速两旁的树木和田野仍是一片葱绿,村庄零散地分布在广阔的碧绿里,一派疏朗干净。一两个钟头后,绕过一片烟波浩渺的水面,窑湾就到了。原来,运河在这拐了一个弯,与此处的骆马湖交叉汇合,形成三面环水的格局。像一个巨大的臂弯,清凌凌的水面把小镇环抱其中,这也是窑湾之“湾”的由来,而“窑”字,是因为淤积的运河冲刷下来的大量泥沙,很适合烧制砖瓦之器,窑多且闻名。

因为是水路要津,在以运河为交通枢纽的元、明、清几代,窑湾就成了一个黄金码头,各种商船桅樯林立舳舻相接,向南直达苏杭,向北直抵京津。东北的货物经此远销南洋,英、法、荷兰等国的商人、传教士也多在此立足,更有国内多省在此设立商会,一时间,小镇商贾云集,兴旺发达,繁荣得跟大都市一般。

经过一座老旧的炮楼,进入小镇,就仿佛进入了清明上河图的画卷,脚下青石铺道,住宅店铺皆青砖黛瓦檐角高耸,碧绿的爬山虎攀了滿墙,绿色直铺展到屋檐上去。镇上多水,立在一座拱形的小石桥上东望,只见水面碧绿,两岸杨柳拂堤,碧绿的树冠后面,半隐着老屋翘起的黑色檐角,一只游船正遥遥地从绿树绿水中驶过来,游客身上红色的救生衣越来越清晰。船行的响动惊飞了岸上的两只白鸟,桥下几只戏水的麻鸭也嘎嘎叫着,扑棱棱躲开了。小镇初给人的感觉,是江南的气息,是古旧的气息。

窑湾的老街是明清时期的建筑,巷子窄窄长长,慢慢地弯过去,一眼望不到尽头,两旁店铺一律青砖砌墙,黑瓦覆顶,木窗木门,酒幌店招在微风里轻轻飘扬,各种小吃古玩,当地特产,琳琅满目。说书场里,一个身着蓝布长衫的中年人正塌肩坐着,见有客人进来,立马眼神一亮,立直身子,拉起了二胡,用双脚踩着板子给自己伴奏,曲声悠扬,如泣诉如怨慕,隐约是熟悉的腔调。转过头看黑板上,写着“柳琴戏”三个字,才恍然想起,这是乡音呀!故乡距此不远,我小时候,常有落魄艺人走街串巷乞讨,唱的就是这个戏种。黑板上明码标价,五块钱一人,听曲喝茶,时间不限。如果不是要跟上大部队,我真想在这个茶馆里停下来,眯上眼睛,点几曲柳琴戏,听到月上柳梢。

邮局还是旧时候的样子。招牌上写着“大清窑湾邮局”,门前立着一个绿色的邮筒。那时候,客居于此的外地人,卸完货船忙完生意,想起远方的家,就坐在灯下磨墨理纸,写一封书信,那一纸思念与嘱托,通过这个邮局传递出去。穿着“信”字工作服的邮差,用力地划着手里的桨,尖尖的小船飘荡在骆马湖上。那些信件,也或者通过运河,捎上南来北往的大船。一封信在河上风雨飘零,要多久才能送达呢?

站在老码头上展望,骆马湖水面苍茫辽阔,浩淼雄浑不输长江。那时候,白日里桅帆千杆竞相争渡,黄昏时分,舟船依次在码头停泊。运河成就了窑湾的繁华,窑湾见证了运河的通达。作为黄金码头,窑湾集市的特别之处,在于它是“夜猫子集”,即夜里开设的集市。因为是人工开凿,运河的河道不深,有些地方会阻塞舟船,不适合夜里航行,过往船只通常都是夜宿晓行。运河是那个时代的高速公路,窑湾这样的码头,则是公路上为数不多的服务区。黄昏时分,各路商旅系船登岸,卸货的工人肩扛担挑,摩肩接踵。各路人马到了老街,找家酒店坐下,炒两个小菜,喝一碗窑湾的绿豆烧酒,然后,买米,买菜,补给舟船。耐不住寂寞的,会独自走一走,走过钱庄,走过旅馆,走过商会、教堂和邮局,寻找一处青楼,有盛装的女子斜倚楼前,红袖相招。而周边的村民,卖菱角卖莲子的、售鸡鸭售柴米的,纺了线织了布的,做了手工艺品的,都早已就着月色,从四面八方赶过来,汇聚到这条窄窄的街巷,成为喧哗老街的一部分。

相对于高官的府邸和小姐的绣楼,我更感兴趣的是一处酱园,老街上的赵信隆酱园,康熙年间的旧房子。青砖黑瓦的大宅院里,数百口大酱缸齐整整地排列着,缸上盖有竹篾编的大斗笠,掀开斗笠,一块块砖坯似的面块层层堆叠,淡淡的甜香从里面流溢出来。据说,春天里把配好料的小麦面粉蒸熟做坯,加水浸泡,经一夏的阳光暴晒发酵,秋天将淡黄色的液体过滤出来,就是有名的窑湾“甜油”了,做菜时用来调味,鲜美无比。这个已有五百多年历史的酱园声名远扬,至今,徐州一带的居民还常常在周末开车赶过来,就为买几瓶正宗的甜油。

那天的午饭是在一家船菜馆吃的,席上有一条三四斤重的大鳊鱼,肉质细腻,汤汁鲜美,好吃得险些让人吞了自己的舌头。知情人介绍说,此菜之所以如此味美,就是加了甜油的缘故,其汤汁很适合泡饭,窑湾有句俗语:“有了汤浇饭,给个知县也不干!”说的就是此味。听罢,我赶紧舀了几勺鱼汤浇到饭里,拌一拌送到嘴里,天,真的,我知县不要当,记者也不要干了,我要留在窑湾吃汤浇饭!

作为码头繁华了几百年的窑湾,随着中国漕运时代的结束,逐渐成为历史的遗迹,在当下的时代里,摇身变成一个旅游小镇,街道上如织的游人重塑着昔日的繁华。午饭后,我们坐上车离开,透过窗玻璃往外望,辽阔的湖面上,一艘货轮正远远地驶过来,独独的一艘,在浩淼的水面上显得有些孤单。岸上,两个穿白裙的小女孩,大概是游客吧,坐在盛开的凌霄花下的秋千架上,正在荡秋千,见轮船过来,兴奋地跑过去看……

责任编辑    木  叶

猜你喜欢
邮局运河码头
运河上的时间(组诗)
新码头
运河人家
橘子码头
邮轮“挤过”狭窄运河
订的杂志有时不能按时拿到,该如何解决?
崇敬码头
超重
欢迎到邮局订阅2010年杂志
人也可以邮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