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游者说(组诗)

2021-03-22 02:26阿翔
清明 2021年2期
关键词:远游旅馆影子

阿翔

远游者说

——献给父亲(1947-2020)

我在你身上醒来。白云从未有过

莎士比亚的时间,在过去和现在的缝隙中,

波浪推动着非洲无尽的沙子,

餐桌上的交流已错过策兰的爱琴海。

你突然明白秘密不一定是真相,

我们的沉默像一个小孩还没学会对爱说谎。

作为光源,篝火不比新鲜的木柴

更循规蹈矩,但是雨在风中

同样使用过你的盒子。当你睡去的时候

我就醒来,如果不是依赖记忆,

那一定比伤口深,语言的孤独无异于

我看见博尔赫斯完美的典范,

不轻易被死亡吸引。群山向你的睡眠

借过暮色和过期的钟声,但你

再未归还给我。唯一的遗产是

剃须刀,使用过停止的时间,我确定

世界的伎俩瞒不过最后的下午。

漫长的告别还未有过结束,

作为儿子继承了自我向前的航行,

太平洋的眼泪在无边的黑暗中

发出巨大的声响:我欠你一个理想的儿子,

犹如我欠你一个完美的命运。

咫尺瓜葛抄

飞驰的列车严守睡眠时间。

沉默中的沉默,远胜过我知道如何选择

梦和现实。深渊的政治流行于

按比例计算出来的集体,

但也不乏窍门,好比一首诗没有写出来的

部分,仍然有获得一次救赎的机会。

我有过骄傲的影子,也有过缺陷的影子,

不亞于近在咫尺的悬念,就很容易

稀释了流动的价格。如此,时间的后浪

推动着有速度感的反差,包括更多的睡眠,

看上去再大的压力好像在心里

早就有了底。摄影的语言中确实

夹杂着不同的方言,不如此

怎能回敬世界?即使他们彼此毫无瓜葛,

新技术令真实的瞬间重现于错觉:

唯一进入寂静的觉悟者,在很近的距离

形成鲜明的对比。传单偏向

必要的隐喻,我甚至觉得每个细节

都记录在一首诗里,哪怕是

含有可疑的文字。算起来,列车的飞驰

还不足以影响拍摄效果,从历史

到地方性,用紧凑的声音

来催眠,仿佛寻求肉身中的平衡,

以及出于谨慎,我更倾向于周围的散漫

都服从隔绝的时间。

在旅馆写诗

坐下来,我不能准确地说出致命的南方

想着幼年的事,总惊异于身居巨大的客厅

里,我不可知

正如你的面貌,只能在这个夏天做着白日梦

这显然带有讲述者的诉求。后来我说,实际

上你的

身体完好无损,沿着铁轨奔跑

那些不知名的难受更加难受,一个不容忽略

的细节是

我在枝叶间窥视你的另一世界

在旅馆里,练习求爱,隐身和飞行术

伸手去抓那扇门的金属把手

你因此确信无疑,在你面前,阳光仍然虚弱

无力

美妙的气息就此停止吧。无可阻挡的陷落

以此表明,你是多么容易哭出声来

两个孤独者偶尔孤独地互相打量,需要一块

让自己得以遮羞,像此刻夜幕低垂

在纸上写字,从不考虑木头发出断裂的声音

你原谅了生活,曾经有一场雨下来,把你淋

湿

现在轮到我一一祝福,甚至,碰到肌肤

顿时成灰。垂直的火苗,略微摇晃

在旅馆,窗子与海,蔚蓝的部分只属于谢幕

那些不着边际的想法,使我不必担心自己还

旋转不休。

猜你喜欢
远游旅馆影子
温暖的地下旅馆
谣言成真
远游
心之厦门 梦想之旅
老旅馆也有春天
What a Nice Friend
和影子玩耍
不可思议的影子
坐飞机去远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