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诚

2021-06-29 23:44喻传宏
含笑花 2021年3期
关键词:案子监委办案

喻传宏

编者按:

刘诚,男,汉族,1980年2月生,2003年12月参加工作,2005年6月加入中国共产党。2021年1月8日,刘诚带队到开远市开展案件调查工作,1月9日凌晨突发疾病,经连日抢救无效,于1月21日去世,生命定格在41岁。

刘诚同志生前一直从事反渎、反贪工作,战斗在反腐治贪第一线,留下了善攻破大案要案的“老猎手”,无冤假错案的 “铁包公”等生动形象,被称为“拼命三郎”,先后荣立个人三等功两次、嘉奖一次,所在部门荣立集体三等功两次。刘诚同志去世后,中央纪委国家监委主要领导同志作出批示,要求做好对刘诚家属的看望慰问等工作。1月31日,刘诚被追授“云南省优秀纪检监察干部”称号。

逝去的是生命,不朽的是精神。刘诚同志是纪检监察战线的优秀党员,是全省优秀纪检监察干部,是弘扬“老山精神”和新时代“西畴精神”,干在实处、走在前列的先进典型。

时代需要英雄,榜样催人奋进。为大力宣传新时代典型,激励和引导广大党员干部进一步把思想和行动统一到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和党的十九大、十九届二中、三中、四中、五中全会精神上来,不忘初心、牢记使命,见贤思齐、锐意进取,不断开创文山州高质量发展新局面,创造无愧于时代、人民和历史的新功绩,《含笑花》杂志推出报告文学《留诚》。敬请广大读者垂注。

“爸爸,我错了,再也不敢了。”

“不敢?再不治你,我看你要飞上天了。”

“嗤,嗤嗤”刘廷武强按住正在做课间操的刘诚,当着全校师生的面,硬生生用推剪把儿子“两片瓦”的发型推出一个深槽。

沸腾的校园瞬间寂静。在全校师生的注目下,刘诚发疯似的跑出了校园,再也没有回来。

刘诚对父亲的“怕”,是源于骨子里的。

在刘廷武那里,刘诚从小到大,只要做了“不干净”的事,都会受到一顿严厉的批评。

“表哥,求你把我转到你们学校吧,我是真的没有脸再回那洒中学了。”

“想读书了?”

“做梦都想。”

“长记性了。”

“……我爹也是为我好。”

那年初春,马街中学初二年级转来一个个子不高、特别有礼貌的学生。细心的师生还发现,这个新来的同学,除了学习成绩好,还特别爱管闲事,爱打抱不平。

有一次,同班同学黄义乾被几个城里同学欺负,正好被路过的刘诚看见了,他一个箭步冲挡在前面,大喊道:再往前,我就喊老师了。刘诚声色俱厉,硬生生把那几个同学吓退了。

这一次经历,让饱受同学欺负的黄义乾,认准了刘诚是可以交一辈子的朋友。

一转眼,又到了毕业季。在毕业典礼上,黄义乾问刘诚,“以后你要干啥?”“我爹从小教我要做干净的人、干净的事,只要不惹他生气就好了。”

怀揣着这样的梦想,刘诚一路求学,最终选择了法律专业,并考取了莲城镇司法所司法助理岗位。望着大学毕业即将到单位上班、一脸傲娇的刘诚,刘廷武的心突然紧了起来。一天晚上,父子俩就怎样做干净的事、干净的人谈了很多很多。

司法助理,在别人眼里是一个家长里短、鸡毛蒜皮都要管的烦琐岗位,刘诚却做得有滋有味,让人心服口服。

正常工作日,他在单位接待办事的群众,耐心听他们的诉求;双休日,骑上自行车下乡取证、走访,忙不过来就找黄义乾给他当公差。

“还以为城里好,看来没乡下教书自由嘛。”

“群众好了,我的工作才会有快乐。”

“经常拉我当公差用,也没见你请我吃过啥。”

“请啊,今天就请你吃方便面。”

“我看你就是一辈子吃方便面的命喃。”

“方便面就方便面,做事干净就行……”

通往山村的小路上,两个年轻的身影有说有笑,一路追逐……

“局长,我今天参加一个亲戚的饭局,正在办理的一个案子当事人也在,还丢了一条烟和一沓钱在车上。”正在文山出差的检察官杨斌,连夜给刘诚打了一个电话。

“老杨,我相信你自己能处理好的。”已是县检察院反贪局局长的刘诚,一脸严肃。但是此时,他还是选择相信同志,没说更多的话就挂了。

第二天回到局里,杨斌第一件事就是向刘诚汇报昨天的情况。

“局长,东西我全部退了。这个案子……”

“这个案子你继续跟上,我相信你。”刘诚舒展着眉头,打断了杨斌的汇报。

若在平时,刘诚肯定是一顿毫不留情的痛骂。触碰办案过程中的原则纪律,对刘诚来说,那就是要了他的命。这条“底线”,适用于认识刘诚的每一个人。也正因为这样的自律,刘诚一辈子交的朋友很少,一巴掌都数得过来。

在广南县检察院工作时,刘诚天不怕、地不怕的,只要有人违法,经手的案件再难他也要查到底,也因此被称为“广南侯亮平”。

彭光猛是刘诚的初中同学,前些年,从单位辞职办了一家企业。虽然是朋友,但在一起相聚的时间很少。即便是难得的一次相聚,刘诚也要抓紧时间向他宣传企业应该履行的社会责任,讲一些已办结的典型案例,提醒他要走正道。

“都是广南人,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有些小事睁只眼闭只眼算了……”一次聚会,彭光猛开玩笑地说。

“违法就没有小事。我做的事情,要对得起胸前的党徽。”刘诚一脸认真,不容其他人打圆场就起身准备离开座位,丢下一句“就是你们违纪违规,我也一样要查”,头也不回地走了。

说来也巧,不多久,检察人员在审查其他单位的案子时,需要彭光猛的公司协助查办一件事情。于是,他拨通刘诚的电话想问问情况。刚开口,刘诚的电话就挂了,再打就是不接。彭光猛腆着笑脸到办公室找他,刘诚脸色铁青,一句“‘滾蛋。找办案人员问”就把他打发了。

“这是什么朋友嘛,一点面子也不给。”彭光猛愤愤不平,发誓再也不会见刘诚了。

“老彭,彭总……”一天,正在街上办事的彭光猛远远就听见有人喊,抬头望去,只见刘诚提着公文包一路小跑,笑着向他奔来。

“最近在忙什么呢?”刘诚喘着粗气,主动伸出右手。

“你这个大忙人,还真是少见嘛。”彭光猛很不情愿地握了握手。

“我知道你对我有意见。可你想过没有,作为最好的朋友,你公司任何与案件有关的事,我都要回避,这是规矩。我希望你能理解。”互相寒暄了几句后,刘诚开门见山,又一连串讲了两三个已结的案子,再一次对彭光猛开展以案说法。

后来随着时间的推移,特别是看到有的企业因围猎、违法违规经营被查处,彭光猛才明白刘诚一直在用另一种方式呵护他们的友谊,护航着公司健康发展。

“师傅,最近有什么烦心事没有。”2010年初的一天,刘诚刚刚坐上出租车,习惯性地与司机攀谈起来。

“你说,党的农村合作医疗政策这么好,医疗收费为什么还这么贵呢?”见刘诚一脸真诚,司机把自己看病的一次遭遇和盘托出。

“仅凭出租车司机一句话就去查,我们还做不做其他事情?”一次案件线索分析会上,刘诚给大家讲了这个故事,并建议去查一查,但很快有人提出了反对意见。

“群众利益无小事,既然社会上有这样的声音,就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刘诚清了清嗓子,“农村合作医疗政策刚刚推广不久,摸清楚在执行政策方面到底有哪些漏洞,不仅是为下步国家合作医疗政策的制定、有关部门执法执纪提供真实的数据,更是对群众反映问题的一个交代。

在刘诚的坚持下,院领导同意了他的意见,并由刘诚率队对县城定点医疗机构开展走访调研。令检察院领导和调查人员万万没想到的是,这样一次有争议的例行公事调研检查, 竟然揭开了广南县农村合作医疗贪污腐败案的窝案。

“数额明显高于去年,台账、人员好多对不上号。”刘诚一行在例行对广南县仁爱医院、广南县妇幼保健院2009年新型農村合作医疗拨款数额调研时,很快发现了严重问题。于是,又进一步调取仁爱医院1500余份共19000余页病历以及4000余份患者入、出院单据及相关台账,仔细查阅,加班加点将1500余份病历的基本信息进行筛选、排序,发现诸多疑点。

随着相关调查的深入进行,涉罪案情越来越明显,县检察院立即成立以刘诚领衔的专案组,依据可疑病历登记的病患者家庭住址,分组前往各个偏僻乡镇展开入户调查,决心要将案情查个水落石出。

3天后,调查取得了重大发现:专案组调查人员走村串户查实,可疑病历登记的病患者并未在仁爱医院住过院,另有一些所谓的病患者在乡镇派出所没有户籍信息,查无此人。

越来越多的虚假病历被揭穿真相后,刘诚感受到造假者在自以为不为人知的阴暗心理下,呈现出不择手段的疯狂状态。这些犯罪嫌疑人一方面采取对住院病人加大住院费用数额,一方面采用造假住院报销医疗费用,想尽办法套取国家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巨额资金,并由此层层抽丝剥茧,揭开了陆某涉嫌贪污、受贿等9件9人,套取新型农村合作医疗资金达260余万元的涉罪窝案。

案子水落石出,被评为云南省的经典案例。全国多家媒体竞相转发报道。面对前来学习、取经的同行,刘诚说,只要你心里装着群众的利益,以正压邪、攻心直上,在办案过程中撕得破脸面、拉得下情面,就没有办不了的案子。

有一年,县检察院连续接办两个案子,涉案人均是检察院干部的家属,于是按惯例向上一级申请指定外办,但得到的回复是不符合外办规定,继续由县检察院调查审理。

“只要组织相信,我以人格担保,一定公正处理。”案件分析会上,刘诚主动请缨。在案件审理过程中,刘诚自始至终坚守底线原则,让两起案子顺利得到查办。

“教育局的案子,不行换别人吧。你家好几个亲人都在教育系统,还在乡下……”有一年,县检察院在查办县教育局案件时,副检察长袁劲松这样征求他的意见。

“袁检,我是为人民在查案,我不怕。他们要调到县里,就要凭真本事,我这个兄弟,他们肯定指不上。若是你不信任我,怕我不公正执法,那另当别论……”刘诚显得格外激动,拍着桌子。

其实,袁劲松对刘诚提出这样的建议,也是有原因的。

有一次,袁劲松在街上遇到刘诚的母亲,一见面,老人就唠叨起来,这个刘诚,经常十天半月都不见回家,干什么也不知道。外面的人都说他本事大,自家姐姐、姐夫和妹妹都在乡下教书,也不见他帮过什么忙。

作为分管案件的副检察长,袁劲松知道,教育局的案件复杂,牵涉面广,除了刘诚,其他人他还真不放心。但是想起刘诚母亲的话,他又觉得特别辛酸。

从莲城司法所调入县检察院,刘诚一直在办案一线,综合素质在全省都是挂得上号的办案能手,个人两次荣立三等功,所在部门两次荣立集体三等功。

因为长期在外办案,刘诚对家庭和亲人的照顾实在太少了,自己生活上的困难,从来不提。教育局的案件,袁劲松本想让刘诚回避,以后有机会多认识一下教育系统的人,但被他一口回绝了。

相比对亲人的苛刻,刘诚又处处为在一线办案的业务骨干着想,甚至破例求过两回人。

一次是检察院两件干部家属案件结案后,刘诚找到袁劲松,说,“袁检,两件案子法院都判决了。我想自己掏钱,请办案的同事和另外两个同事吃顿饭。虽然法律冰冷无情,但我们在一起同事多年,他们家属犯的错误,不能影响了以后的同事感情。”

另一次是为解决侦察员朱瑞和夫妻两地分居的事情,刘诚也求人帮过一次忙,让这位年轻的侦察员全身心地投入到办案一线,成为县里有名的办案能手。

“我没几年就退休了,还转隶过去干啥?”

“那边工作更忙,待遇又低,一个字:‘亏。”

“虽然现在也经常下乡,但至少单位在县城。转隶过去,分到乡镇怎么办?”

……

自2016年11月开展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工作以来,广南县检察院的检察官和干警们,也在悄悄议论,思考着个人的转留。

“局长,省州的转隶方案都下来了,还忙什么忙?是转是留,你给我个真实的想法。”

2017年底,《文山州深化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工作实施方案》《文山州监察委员会转隶组建工作方案》下发后,朱瑞和急呼呼地冲进刘诚的办公室,焦急地望着还在整理案件的刘诚。

“小朱,说句心里话,如果可以选择,我也舍不得离开这个岗位。但我是党员,我们部门是这次改革的主体,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刘诚语气平和而坚定,轻轻拍了拍朱瑞和的肩膀说,党员干部是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越是关键的时候,越能检验一名党员的党性。

那段时间,大家多多少少有点思想上的困惑,工作干劲明显不足,但是刘诚仍像平常一样忙进忙出,看不到任何变化。

“作为反贪局长,我不带头转隶,队伍难稳定、转隶工作难平稳,我一定把这支队伍安抚好,圆满完成改革任务。”县检察院转隶工作会议上,院领导动员讲话刚刚结束,刘诚首先表态。

为确保转隶人员思想不乱、队伍不散、工作不断,那段时间,刘诚在大会小会上反复组织转隶对象学习领会监察体制改革的目的和意义,鼓励大家好好工作。对思想顾虑较多的同志,刘诚经常私下找他们深入谈心交心。

“老谭,我来看你了。”在一次下乡办案过程中,刘诚特意买上肉和菜,绕道十多公里来到转隶对象谭卫国的驻村点,远远地朝他喊道。

谭卫国是一名老同志,没几年就要退休了。面对这次监察体制改革,他想继续留在检察院工作到退休。

“我们都是党员,任何时候都要听党的话。你是老党员、老同志,更应该带好头嘛。”刘诚搂着谭卫国的脖子,趴在他耳边说道。

在刘诚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说教下,谭卫国终于放下了思想上的包袱,拍着胸说,“我听你的。反正没几年就退休,不能留下不好的印象。”

在劉诚的影响推动下,2018年1月,广南县监察体制改革顺利进行,15名转隶人员全部到岗。面对全新的工作领域,为尽快让这支年轻的纪检监察力量进入工作状态,刘诚建议将转隶人员打散安排在不同的科室,白天,大家在各自岗位工作,晚上集中一段时间开展业务培训,分享工作经验。

“过去是执法,现在是执纪,虽然一字之差,但办案的理念和方式方法完全不同。”分享会上,刘诚几次三番告诫同事,一点一点、事无巨细地帮助转隶人员提升业务能力。

多年的法律学习和办案,为刘诚积累了过硬的业务能力,进入纪委监委的工作很快,并领衔查办了县监委成立以来第一个留置案——对涉嫌行贿的某医药代表采取留置措施。

在广南县,刘诚既要协助常委会统筹县纪委监委的案件,还要负责扫黑除恶惩腐打伞、扶贫领域监督执纪、疫情防控监督检查等工作;在文山州,刘诚作为办案业务骨干,也是经常被抽调参与要案专案调查审理的“常客”。

2019年12月29日,刘诚带队赶赴外地办理一件急案,时间紧、任务重,从早到晚辗转奔波了一天只吃了一个包子。当晚,向上级汇报工作时,刘诚出现口齿不清、吐字不畅的症状,被连夜送往医院抢救。

脱离危险后,在医院住了两天,刘诚就坐不住了。医生急了:“你血压都超过200了,要命还是要工作?”

“这个案子涉案金额大,耽搁一天,就对不起组织和群众的信任,安不下心啊!”刘诚说。

2020年下半年,刘诚再次被州纪委监委抽调参与一起专案工作,按要求是要与原单位工作全部脱钩的,考虑到县纪委监委的工作压力,他悄悄把“脱钩”两个字丢在了脑后,把“工作”装进了心里。

白天,刘诚与专案组一道参与州上的要案调查,晚上或休息时间,在电话里、网络上统筹协调指挥县上的工作。遇到急难的工作,有时候连夜赶回广南处理,一忙就是70多天。

“只要按规矩、合程序,就大胆去办,不要有顾虑,有事我来顶。”分管案件查办工作的刘诚,只要一接手新的案子,安排会上,他都会这样说。

一次,刚刚调查完案子的祁振业看到刘诚一直在忙,就提前和专案组成员在办公室碰头分析线索。“为什么不叫我?”刘诚一脸严肃,大家一时哑然。

“案子的事情,无论大小,只要我在单位,你们都要告诉我一声,多一个人分析、多一个思路,案子更容易些。这个案子你们放心去办,有了问题我来承担。”参与到案件分析中的刘诚,很快提出了查办方向,临走时对祁振业说。

刘诚给专案成员的底气,有和大家打成一片的“老大哥”情怀,也有传帮带的“老师傅”般老辣。在同事眼里,刘诚总是乐于传经验、乐意帮新人、善于带队伍。

2019年7月,刚刚调入广南县纪委监委第五纪检监察室的干部农平莲,被刘诚安排主审一起工作队员私自支取群众社会保障卡资金的案件,并做笔录。

第一次做笔录的农平莲内心充满忐忑。看到她情绪紧张,刘诚在一旁细心指导,在忐忑中,农平莲完成了第一次笔录,但刘诚很不满意。

“这些问题没必要问、不足以支撑证据,这几个细节是证据的关键点,问的时候一定要仔细……”刘诚捧着农平莲的记录一一指正。

“再不努力学习,就哪里来回哪里。”一次,刘诚见农平莲的记录还是不规范,就狠狠对她说。为此,农平莲向刘诚保证,让他给自己一年时间,如果还达不到要求,就主动申请调出县纪委监委。

2021年年初,农平莲作为主办人办理了一起违纪案件,当她将做好的笔录交给刘诚时,一向严肃的刘诚露出了久违的笑容,“这一年你进步了不少,之前话说重了。”

反腐治贪,刘诚绝不留情,只讲原则。涉及到干部处理问题上,他同样只讲原则,坚持用事实说话。

去年,一个检查组在广南县检查工作时发现了问题,建议对某单位领导班子成员追究党政纪处分,县纪委监委立即对该起案件进行调查核实。

“我认为对负有重大过错的领导进行党政纪双立案,其他人根据违纪情节立案。”案件分析会上,面对“案件是上级转办,不按要求不好交代”的声音,刘诚坚持认为要实事求是,不能一棒子打到底。

他语重心长地说,既然上级把这个案子转给我们,是对我们的信任。作为办案人,我们更应该坚持原则、以实事作出判断,这既是对上级负责,对工作负责,更是对受处理的同志负责。如果这样报了,有问题我来担。

最终,上级采纳了刘诚提出的调查核实结果和处理意见。通过这件事情,也让党员干部对纪委监委的工作有了新的认识,不再是一谈到纪委监委的工作就是要处理人,而更多的是在关心保护干部。

刘诚出身农村,对群众抱有朴素而深厚的感情。工作中他最看不得的就是基层微腐败,对涉及扶贫领域的问题线索,无论金额大小,刘诚都是不计成本地严查快办。

今年初,县纪委监委收到一封举报信,称小阿章村党委书记杨某、村委会主任侬某曾于2014至2015年间侵吞村民的土地补偿款。

“县里刚实现脱贫,决不能让老百姓觉得摘帽了监督就松了,出了问题就没人管了。”1月5日,刘诚来到小阿章村实地了解情况。查阅资料时,他发現杨、侬二人的确给群众分发过补偿款,但并未公开账目明细,提供的一些项目票据也不符合标准。

“在脱贫攻坚期间套取资金,影响非常恶劣。”与杨某谈话时,刘诚面容严肃。证据面前,杨某承认了贪污2万元补偿款的事实,并坦诚侬某和另一位村干部也分别贪污了1万元补偿款。仅用2天时间,案件就取得重大进展。

1月8日,刘诚原本可以不用去开远的。但是他说,这个案子他熟悉,现在到了最关键的时候,不能错过任何一个细节,要办成铁案。

一路上,刘诚与专案成员不停地讨论着案子,有办结的、有即将要办和正在办的,大概有四五件。中午到开远后,刘诚将人员分成两组查案,晚上7点多又在宾馆开了一个碰头分析会。分别时,刘诚一再提醒他们,第二天早上7点30分起床,吃过早点后回文山直接到另一个点接着办案。

9日凌晨,刘诚因突发疾病,送往医院连续抢救数日,医治无效去世,将自己41岁的生命,永远留在了办案路上。

“你结婚时,告诉我啊!我来主持你们的婚礼。”

“等孩子们再长大点,我们再带他们出去。”

“板蚌村的养殖场建得怎么样了,哪天一起去看看。”

……

办案说一不二、一盯到底的刘诚,除了工作,心头牵挂的永远是别人。他生前与帮扶对象、家人、朋友间的美好约定,也永远留在了2020年的冬天。

2018年,刘诚与董堡乡罗瓦行政村板蚌村小组6户贫困户结为帮扶“亲家”。从此,他心中的牵挂又多了一份,一有时间,就往板蚌村跑,与帮扶对象拉家常,想方设法为他们排忧解难。

6户贫困户中,最让刘诚牵挂的,是陆高祥一家。陆高祥的父母均有残疾,领到国家发放的补助金后,一家人告别了常年居住的危房,盖起了新房,但由于房间不够,6口之家生活得很是局促。了解到这一情况后,刘诚刷信用卡帮陆家支付了加盖楼层的材料钱和工人费用,还时不时跑来帮工。

去年下半年,大专毕业两年一直没找到稳定工作的陆高祥,在刘诚的鼓励下,到广南县参加事业单位考试。在街上,他遇到了刘诚。

“那是我最后一次见到他。和往常一样,声音很洪亮,只是两个眼圈黑黑的。”陆高祥说,他约我晚上一起吃饭,因为有其他事我没答应,现在真的很后悔,再也听不到他的教诲了。

“床、沙发、碗柜,水泥地板,样样都是他掏钱置办的。”回忆起刘诚这几年的关心帮助,陆高祥哽咽地说,他一直牵挂着辍学的双胞妹妹,经常打电话、到家里做工作。现在,小妹回到学校读书了,在外打工的大妹也想回来读书了。

“去年,他来家里帮盖房子时,知道我谈了女朋友后,很开心。一再叮嘱我:你是老大,要给弟弟妹妹做好样子。等我结婚时,要来喝喜酒,帮我主持婚礼。”陆高祥伤心地抹着眼泪,他帮了我们那么多,却连一顿饭都没有在我家吃过……

为做好脱贫攻坚和乡村振兴有效衔接,早在半年前,刘诚就对板蚌村的自然条件和气候做了详细调研,并牵线搭桥引进一家养牛合作社到村里发展高峰牛产业。

“从引进老板到签约项目,他都是亲自考察过问。”好友蒋应龙说,养殖场动工第一天开始,他差不多一个星期一个电话,询问养殖场建设进度,让我多替他去现场看看。还说等到合作社挂牌了,要一起去。

现如今,刘诚挂帮的6户贫困户已全部脱贫,合作社养殖场的基础建设也已完成,但是刘诚,却再也不能来看望他的“亲家”和养殖场了。

“我们结婚8年,婚纱照都没舍得拍一套,他送给我最贵的礼物,是一套200多块的护肤品,还有就是怀老二时,给我买了一件防辐射的衣服……但是我没有后悔嫁给他。”

刘诚遗孀董映藓泪眼婆娑地追忆着与刘诚在一起的点点滴滴。

董映藓说,谈恋爱时就知道他工作很忙。结婚后才晓得,他经常是早出晚归,昼夜颠倒地工作,有时候几天都不见回家,手机也打不通,也不告诉你去了哪里。因为生活作息上的不规律,他时常都是有一个黑眼圈。

“即便是休假,他在家里也是闲不下来的。不是背着小孩买菜、洗衣、拖地、做饭,就是接电话、打电话安排工作上的事情。”董映藓说,有一次,她见刘诚很开心,就试着问他,什么时候带上老人和孩子出去旅游一次,这些年除了回娘家瑞丽,还没去过其他地方哦。

刘诚瞬间就低下了头,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喃喃地应承:等孩子们再长大点嘛,他们现在还小,出去也留不下什么印象。

“老婆,我真是太对不起你了。老人、孩子全都丢给你,让你受苦了。”在董映藓的记忆里,这是刘诚唯一一次对自己这么温情地表白。

“他心里永远只有别人,连自己的生日都记不住。” 董映藓说,两个老人、两个小孩的生日他记得特别清楚。时间差不多,就会提醒她去订蛋糕、买新衣服,工作不忙时,也会提前回家准备饭菜。

“几天不见爸爸回家,孩子听到敲门声就叫爸爸,因为想念爸爸,在外面玩耍时,听到其他小朋友喊爸爸,他也会跟着喊。”

“妈妈,人要死多久?”6岁的大儿子察觉到了家人情绪的变化,似懂非懂地问妈妈关于生命的问题。董映藓抹干眼泪,强笑着对儿子说:“爸爸变成了天上的星星,会一直陪伴着我们……”

“早知道这样,我就应该对他‘狠一点,硬缠着他陪我们出去旅游一次,现在,永远没这个机会了……”望着被哄走的儿子的背影,董映藓咬着嘴唇,任由眼泪充盈眼眶。

蒋应龙家与刘诚父母住处相邻。他母亲常在蒋应龙面前“抱怨”,说不知道他在忙些什么,有时候几个月都见不着一面,都想儿子了!

为了不让父母担心,刘诚每次到父母处吃饭时,都会先到蒋应龙家里坐坐。蒋应龙知道,刘诚说是闲坐的那几分钟,其实都是在调整精神状态,怕回家父母看到他的样子担心。

说起这个一工作就记不得回家、一回家马上就要外出,连自己和老伴生病都未好好照顾过一天的儿子,刘诚的父亲刘廷武没有一句责备,轻轻地擦试着刘诚生前获得的一本本荣誉证书,说:“他对得起这些荣誉。”

猜你喜欢
案子监委办案
反腐
反腐
金块藏匿在哪儿
国家监察体制改革以来的N个“第一”
关于农村监委会监督履职的思考
最高检出台司法办案组织办法
确实的拼图
QQ包青天
抢钱的破绽
火是由谁引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