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生·我的水墨风景

2021-07-25 22:32谌宏微
山花 2021年7期
关键词:水墨笔墨山水画

我总爱用“水墨风景”这个词,因为在我内心深处“山水画”这三个字是很神圣的。一方面前面有那么多让人高山仰止、不可超越的中国山水画大家,另一方面又有许多被庸俗化了的所谓山水画的清规戒律,和很多自称为山水画家的所谓“山水画”,所以,我还是先“水墨风景”吧。

我很敬畏中国山水画博大深厚的传统。

我一直都在学习中国山水画传统,特别是学习我喜欢的古今名家名画,通过观摹、琢磨、临摹,从理性到感性,从笔墨到精神气息和文化内涵。我一直都在研究好山水画所以好的各种要素,力图把自己多年的综合艺术积累与传统山水画结合,尝试各种工具媒材的各种新艺术表现可能性。我一直都在追溯艺术审美本源,希望能从中挖掘、生发、创作出与新时代相匹配的好山水画。

问题是,我们的传统中国画训练,往往过于强调师承关系,强调摹仿老师、临摹古人。而我喜欢的方式是从写生入手学习传统,一边临摹一边写生,结合写生中遇到的问题来临摹,在写生中理解运用传统笔墨并化解其中的程式化问題,这才是真正的“以古为师、以自然为师”。这种创作型的学习方法,我认为是向伟大传统致敬的最好方式。

写生是山水画对鲜活生动的世界进行鲜活生动的艺术表达、艺术转换的一个最好的切入方式,是中国画家学习传统,并在学习传统的同时超越传统、发现自我的最好途径,是中国画在新时代发展的不二法门。写生对象的丰富多彩自然而然会要求画家重新认识笔墨与表现对象的关系、传统与个人艺术追求的关系,在“写”中表现“生”的生动与生机,在“写生”中表达客观感受、追求主观艺术性转换,创造意趣、自我表现。写生不仅要写出形象的“造化本真”,也要写出笔墨的“气韵生动”,要写出生动,还要写得生动,在描绘对象的生动中自然而然会激发笔墨运用的生动。写生不仅是户外视野与客观表达的边界,它的取舍、打破、蜕变、重构,由生到熟、熟而后生的过程,是宣泄情感、解决艺术语言之类的艺术本体问题的钥匙,是实现传统与现实、古人与自我契合的最佳方式。

所谓“生”还有一个境界就是生发与新创,写生的过程是一个吸取天地营养和汇聚自然造化的过程,需要调动艺术家的积极主动、随机应变的造型意识和画面组织意识,以往养成的某些陋习,可以借助实景进行即时即兴的修正、充实、生发、变通,这个状态就是艺术创作、创造、创新的状态。长期坚持写生的艺术家一定是不甘重复古人、不屑重复别人、不愿重复自己的创新型艺术家。所以我推崇写生,尤其是山水画家的户外写生。

走近大自然,写生大自然,其实写生的过程也是画家最快乐的体验过程,从风尘仆仆四处追寻入眼的风光景物,到一旦发现了有感觉的对象,全身心投入,完全沉醉其中,沉醉于自然美向艺术美的创造过程,沉醉于从无数种可能中寻找最佳的个人化表现方式的快感,虽然常常有小苦闷小焦虑,但也常常有灵感乍现或神来之笔。可以说,这个过程和结果就不仅仅是写生本身了。

这些年我画得有些杂,写意、工笔、版画、连环画……在每一个阶段都获得了很多肯定和成绩。而每一次改变画风,都是为了更好地表达新的感受,我认为恰恰是这些经历,开阔了我的视野,丰富了我的表达语汇,成就了我与很多传统型中国画家不同的底色。而写生又给了我的“水墨风景”以新的起点和新的契机。

在融创九境湾举办的“水墨风景/谌宏微作品展”,算是我一个阶段性的小结、汇报,也提供了一个与大家交流互动的理由。交流才能进步,希望通过这个展览自己会有一点进步。这个时候说这么多关于写生的话,就是想与喜爱艺术、敬畏艺术、抱有艺术使命的各位朋友分享体验。希望更多的画家走出画室,从写生入手调整自己的艺术状态、艺术理念、艺术技法……大家都来写生,则中国山水画一定会更加不一样。

画家简介

谌宏微:生于东北,祖籍贵州织金。现为贵州省美协主席、贵州美术与雕塑研究院院长、省管专家、国家二级教授。为中国美协理事,中国美协民族美术艺委会副主任,中国国家画院中国画专委会研究员,中国画学会理事,中国工笔画学会常务理事,中央文史馆书画院研究员。兼职贵州省政协书画院副院长。客座贵州大学美术学院、贵州师大美术学院、贵州民族大学美术学院、贵阳学院美术学院硕导。

作品曾获第十一届全国美展银奖,第七、九、十届全国美展铜奖、第八届全国美展优秀作品奖、第十八届全国版画展优秀奖,第一、二、五届贵州省政府文艺奖。

曾被授予“贵州省优秀文艺家”“贵州省中青年德艺双馨文艺工作者”“贵州省有卓越贡献的美术家”“全国文联工作优秀个人”等荣誉称号。

猜你喜欢
水墨笔墨山水画
水墨东湖
水墨
水墨人物
笔墨厨神
笔墨厨神
笔墨厨神
当代水墨邀请展
程灿山水画作品
张自启中国画——山水画
张和平山水画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