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势妈PK心机婆婆:房产之争善善相报

2022-01-14 19:50毛六子
知音·上半月 2022年1期
关键词:胖女人按揭丽丽

毛六子

和男友谈婚论嫁的四川姑娘陈丽,两家人因为婚房加不加名字的事,差点闹出人命。这个婚还能结吗?以下是她的自述。

婚房相争,亲家成了仇家

我叫陈丽,男友杜玮琦,我们都是四川省达州市人,今年24岁。他在重庆市一座加油站工作,我在重庆市一家商场的男装柜台做营业员。

早在2013年,杜家就卖掉了老家的房子,在重庆按揭了一套三居室。杜玮琦的父母工资不高,除了每月3200元的房贷和生活开支,所剩无几。

2019年11月,双方父母坐到一起,商量我们的婚事。未来的婆婆先发话:“亲家,有什么条件尽管提。”我妈笑着说:“如果你们实在有心,就把丽丽的名字加到你们房本上去。”

我妈这话一出,一桌人都愣住了。我和杜玮琦也傻了眼。杜妈妈挤着笑脸解释,房子是按揭的,房本还押在银行,实在加不上去。我妈又问房本是谁的名字,准婆婆说因为当时杜玮琦小,办不了贷款,所以房本上只写了她一个人的名字。

我妈的脸色由兴奋到失落,再到失望。杜爸爸打起圆场,说以后我和杜玮琦结婚了,他们肯定会把我当亲生女儿一样看待。我妈却问:“要是他们离婚了呢?”一屋的人面面相觑,空气顿时凝固。我小声阻止妈妈说:“谈结婚的事儿,你扯离婚干吗?”哪知她更大声:“先讲断,后不乱。这些事情我要问清楚啊!”我拉着爸妈往外走,结束了这次见面。杜玮琦追下楼,说他会和父母好好商量。我妈丢下一句:“如果房子没有丽丽的份,这个婚就别结了!”

一回家,我就质问妈妈:“凭什么叫人家房本上写我名字啊?您让别人怎么看我们家,怎么看我?”我妈态度强硬:“我管别人怎么看!结婚就是一场赌博,双方都得下注。你结婚过去还要为他们生儿育女,万一离婚了,总不能落个净身出户吧!”我想了想,说:“那就要一笔彩礼?”我妈冷哼一声,说:“如果他们家有钱,房子就不用按揭了。就算给再多彩礼,也是借的。到时候还债的还不是你自己!”

“可是,人家房本在银行,确实拿不出来啊!”我嘀咕着。爸爸在一旁开腔了:“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如果真有这个心,写个字据不就行了?”我不想忤逆父母,正想着要不要给杜玮琦打电话,他倒是先打过来了。他问我怎么样了,我把父母的话搬了出来。杜玮琦急了:“我爸妈辛苦了大半辈子,就落了这套房子。你提这要求,让他们怎么想?”“什么怎么想?我是嫁过来当阔太太的吗?”我觉得他不理解我,气得挂了电话。杜玮琦打电话向我道歉,表示一定会想到解决办法。可是,时间一天天过去,他毫无头绪。每次约会,一谈到房子就不欢而散。

2020年4月,我妈说,因为疫情影响,房价下跌了,正是买房的好机会。她和我爸准备给我按揭一套两居室,让我今后有个保障。我知道家里并不富裕,告诉他们房子的事不用为我操心。我妈说:“住自己的房子,才有底气。”

就这样,2020年5月,重庆解封后,我们马上开始到处看房。杜玮琦到我家来,我妈告诉他,不用在他家房本上加我名字了,他们会给我们首付一套房,以后我和杜玮琦还月供。杜玮琦把我拉到一边说:“我们就这点儿工资,哪还得起两套房的月供?”

我说我们只负责这套的月供。杜玮琦不高兴了,说:“那套房子我就不管了?”“那套房你爸妈不住吗?他们可以还啊!”我俩又吵得不可开交。

晚上,杜玮琦打电话来道歉,但还是说还不起两套房子的按揭。我妈抢过电话说:“那就把你爸妈那套房子卖了,今后你们就住丽丽这套房。”电话里传来杜妈妈的声音:“你不就是想我儿子帮你们还按揭吗?干吗不去找个有钱的女婿?”“妈,您这说的什么话!”是杜玮琦的声音,接着电话挂断了。

我妈气得不行:“你看看,我们是拿热脸去贴人家的冷屁股啊!这世上两条腿的蛤蟆没有,两条腿的男人遍街都是!”这下,两亲家算是成了仇家。

男有失踪,荒唐报复遗祸无穷

我也发现杜玮琦开始回避我,有时候好几天都没有消息。我们就这样僵持着。

2021年4月,我家东拼西凑首付18万,在重庆按揭了一套小两居室。月供2300元,2022年交房。“业主”的头衔没给我带来多大兴奋。没有杜玮琦,我的生活空落落的。我试着打电话给他,没人接。我想过去他单位,可想了想,要是他真想和我分手呢,岂不是我真拿热脸去贴别人的冷屁股?我担心他出事,好几个晚上都被噩梦惊醒。

我妈给我打气,说这世界上又不止他杜玮琦一个男人。她劝我把杜玮琦忘了,然后勤撒网,广捞鱼,重新选一条大的。我苦笑着,不说话。

2021年5月20日,我正在店里整理货品,经常来买衣服的杨哥来了。看我满腹心事,他像个长辈一样问我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我摇摇头,泪水却被甩了出来。杨哥抬腕看看表,说:“我们聊聊吧。还有一刻钟你就下班了,我等你!”

杨哥是做钢材生意的,经常来我们店,对我很关照。尽管我从没和顾客出去吃过饭,但那天,我去了。我就是要让杜玮琦看看,他不在乎我,有的是人在乎。我上了杨哥的车,很快到了一家酒吧。杨哥带我找了个角落坐下,又要了一瓶洋酒。说这酒度数低,不醉人。我拍了个视频,发了一条朋友圈:劲歌、热舞、美酒,一起来嗨!

我希望这条朋友圈能被杜玮琦看到,这样他就会给我打电话。可是朋友圈发出去,没有任何回应。

我开始喝酒,连着喝了两三杯酒。我本来酒量很好,那天却很快迷糊起来。我感觉有人将我扶起,离开人群,钻进车厢,然后什么都不知道了。

醒来时,我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宾馆的大床上,面前是几位警察。我的头很疼,我回忆起来,我是和杨哥在酒吧喝酒的,怎么会来了这儿?女警告诉我这是酒店,说我差点儿被人侵犯了,是酒店清洁工救了我。因为杨哥开房是一个人去的,所以前台的服务生没有怀疑。但他扶我进房间的时候,清潔工阿姨看到我还穿着工作服,又看杨哥和我年龄相差悬殊,觉得不对劲儿,就报了警。杨哥直接被带走问话,我说明情况后,心神未定地回到家,把他的微信拉黑。我妈问我去哪儿了,我谎称去了同事家。此后,我再也没见过杨哥。

2021年5月28日一大早,我被楼下一阵吵嚷声闹醒。我探出头往下看,楼下一个胖女人哭哭啼啼地说着什么。在她周围,围了很多看热闹的人。仔细一听,好像还有人在说我的名字。

我爸妈也出来了。我们一起下楼,拨开人群,想问问到底怎么回事儿。没想到那女人一看到我,就像狼一样扑过来揪住我的衣领,说我勾引她老公。

我完全蒙了:“你老公?谁啊?”“给我装什么糊涂,你勾引了谁,自己心里没数?”女人一边说,一边想要扇我。我想要解释,可女人根本就不给我机会,揪住我的头发就把我摔在地上,边骂边打。

爸妈刚要来帮我,被几个嫉恶如仇的女人拦住了。纷乱中,我看到我爸的身子摇晃了两下,一头栽倒在地。

就在这时,胖女人被人踹翻在地,来人拳打脚踢,把她打得鬼哭狼嚎。我穿过人群,爬向人事不省的爸爸。警车到了,我这才看到,是杜玮琦!他被警察从胖女人身上拉起来,脖子上还有一条条血口子。120也来了,众人帮忙把我爸抬上车,妈妈也上车了。警察把我、杜玮琦,还有胖女人都带到了派出所。原来,这胖女人是杨哥的老婆。杨哥半夜去警局的事,被胖女人知道了。杨哥说是我先勾引他,还想要讹他一笔钱。胖女人逼问出我的工作地后,又找到了我家楼下。

善善相报,患难见真情

我跳起脚说:“姓杨的撒谎,这种事他当然要为自己开脱。而且,之前他还想对我图谋不轨!”我把那天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地讲给警察听。胖女人得知真实情况后,像蔫了的白菜,不吭声了。

因为杜玮琪的“帮忙”,胖女人头部被打出了血。警方叫我先回去,杜玮琦则拘留7天。我从派出所出来,正好有两个警察来将杜玮琦带走。我不去看他,可余光里,那熟悉的臉却让我万箭穿心。

我赶到医院,我妈哭着告诉我,我爸是突发脑溢血,正在做手术,医生叫我们赶紧回家凑钱。我和我妈打遍电话,只借到了6000块钱。最后,我们想到了卖房子。可一打听期房很难交易。我妈坐在楼道哭,我站在窗前,万念俱灰。

“丽丽!”有人拍了拍我的肩,是杜玮琦妈妈。她小心翼翼地问我爸怎样了,我说还好。她看了看我妈,走了过去:“亲家母……”我妈两眼冒火,伸直了腰杆,说:“你来干什么?你走!”杜妈妈拿出一张银行卡,“我知道你们现在急需用钱,这里有三万六,你先拿着。”她把银行卡塞给我妈,我妈用力一甩,卡落在地上,“你们早干吗去了?当初死活不肯吃亏,现在在我面前假惺惺,有意思吗?”杜妈妈慢慢弯下腰,费力地捡起卡,“亲家母,救人要紧啊!”见我妈不接,她回过头把卡交给我说:“你先拿着。不够的话,我们再想办法。”

我承认我恨他们,是他们害我和杜玮琦不能结婚,害我被人误会,害我爸现在都生死未卜。可看着杜妈妈乞求的眼神,我心头一颤,接过卡,告诉她,我会尽快还。杜妈妈摆摆手,说:“丽丽啊,当初阿姨只想到自己,没考虑到你。阿姨已经知道错了,你能原谅阿姨么?”她拉住我的手,“玮琦还在看守所,如果你不肯原谅我,玮琦也不会原谅我的。”我想起杜玮琦还在拘留中,他们顾不上儿子,第一时间赶来救我爸爸,也算是最大的诚意了。

送杜妈妈下楼的时候,她告诉我,前些天,杜玮琦跟她闹翻了,搬到了单位住,任何人打电话他都不接。“其实这些天,我和他爸爸都想通了。我们已经答应他,房子可以去做个公证。所以他就跑来告诉你,哪知就出了这档子事。”

看看杜妈妈落寞的神情,我一阵心酸。回到医院,我告诉我妈,别再怄气了。

因为疫情,住院部要求一个病人只许一个家属护理。杜妈妈在护士那里软磨硬泡,换到了一个手环,每天家里医院两头跑。我爸转到普通病房的第二天,杜妈妈把我妈赶回去休息,硬要替她守夜。

一周后,杜玮琦拘留期满。我去接他,他焦急地问:“叔叔,叔叔还好吧?”我点点头,算是回答。“打你电话都不接,是不是真想和我分手?”杜玮琦摇摇头,“不是分手,是我跟爸妈置气,手机关机,也就没顾上跟你联系。对不起……”我问他:“杨哥这事儿,你相信我吗?”杜玮琦点点头,说他从没怀疑过,还说,以后再也不准我刺激他。

我带他去医院,杜玮琦说,他妈妈前阵子腰痛的毛病犯了,他要去陪护。我想起杜妈妈那天弯腰的一幕,难怪看起来那么吃力。可这些天,她还不露声色地跑上跑下,和我妈轮换着照顾我爸。

我妈说护士又在催着缴费,杜玮琦把缴费单接过去,说:“我来吧!”我诧异地问他哪来的钱。杜玮琦说:“我妈打听过,叔叔后期治疗还需要钱,所以她把房子挂中介了,今天收了8000块钱的定金。”我妈张大了嘴说:“不行,绝对不行!”

她叫杜玮琦赶紧把钱拿回去,说她已经把给我买的那套房子交给了中介处理,下午就能拿到一些钱。在我妈的坚持下,杜家终于没有卖掉那套房子。

2021年7月18日,我爸康复出院了。他们给我买的房子被中介转手,直接亏了8万块。9月,我们两家重新聚在一起。准公公拿出一张纸给我,上面居然是房产给我四分之一的承诺,已经签好了字。我妈抓过去,撕得粉碎。“亲家,我们两家,已经是过命的交情了。丽丽交给你们,我放心!”准婆婆拉着我和妈妈的手,我们三双手握在了一起。

那晚,月亮挂在树梢上,很圆,很大,像极了我们两家人,尽管也曾各有轨迹,终于还是唇齿相依。家不是房子,而是人。我们转了一大圈,才懂了这个理……

婆婆与妈妈只要是搅和到了一起,总会有着一些无穷多的故事。

编辑/王茜

猜你喜欢
胖女人按揭丽丽
画一画
《咔嚓!老田就爱高丽丽》
购房按揭强制保险若干问题分析
I love my family
丽丽的周末
减肥有效
不要按揭你的烦恼
露出来又怎样
考试
冲动是魔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