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北欧海盗”

2016-11-29 13:14:14 航空世界 2016年10期

孙亮

在美国海军航母舰载机联队中,S-3“北欧海盗”式飞机不像F/A-18E/F“超级大黄蜂”那样霸气外露,也不像E-2“鹰眼”那样外形奇特,它就像自己的对手——潜艇——一样,是个低调的角色。有资格低调的角色一定不是泛泛之辈。然而就在前不久,这款曾经担任过总统座驾“海军1号”的传奇飞机彻底退出了美国海军现役部队。

基本参数

洛克希德公司(即现在的洛克希德-马丁公司,简称洛马公司)的S-3型机绰号“北欧海盗”,是一款四座、双发、涡扇动力喷气机,由美国海军用于探测跟踪敌方潜艇。该机长16.26米,翼展20.93米,高6.93米,翼面55.56米2,空重12057千克,最大起飞重量23831千克,最大速度795千米/时(海平面)或828千米/时(6100米高空),巡航速度650千米/时,航程5121千米,作战半径853千米,转场航程6237千米,实用升限12465米,爬升速率26米/秒。它是一种常规上单翼飞机,机翼后掠角为15度。S-3采用2台GE TF-34涡扇发动机,安装在靠近机身的翼下,燃油效率极佳,可为其提供所需的长航程,同时保证良好的发动机输出特性。其加速性较好,能在3.5秒内由进场状态加速到95%推力以保证复飞,这一点对于舰载机来说是一项攸关事故率的关键技术指标。

该机乘员4人,其中3名军官,1名空勤军士,飞行员和副驾驶/战术协调官(COTAC)位于座舱前部,战术协调官(TACCO)和传感器操作员(SENSO)位于座舱后部。20世纪90年代后期,该型机终止了反潜战任务,作为传感器操作员的军士被取消;作为空中加油机的S-3B一般只有两名乘员。在20纪90年代末期,S-3B型机的任务重点转为水面战和空中加油。该机还能够为航母打击群提供电子战和水面监视能力。作为一款舰载型亚音速全天候多用途战机,S-3的航程很长,装备自动武器系统,空中加油后任务时间还能延长。该型机从航母前线机队退役之前,进行了一系列升级行动,具备了发射AGM-65E激光制导或者AGM-65F红外制导空面导弹以及发射增程响应型防区外对陆攻击导弹(SLAM/ER)的能力。

S-3型机的改型繁多,包括S-3A、S-3B、ES-3A、KS-3A、US-3A,此外还有“阿拉丁”“陷阱”“海之女神”“灰狼”“逆戟鲸”“歹徒”和NASA专用等几个改型。它战力强大,共有4个内置挂点和2个外挂点,挂载量可达2220千克,可用武器包括Mk 82、Mk 83、Mk 84炸弹,CBU-100集束炸弹,Mk 46、Mk 50鱼雷,B57核炸弹,AGM-65E/F“小牛”导弹,AGM-84D“鱼叉”导弹,AGM-84H/K SLAM-ER导弹,火箭弹、水雷和深水炸弹。该型机的航电设备先进,包括AN/APS-116海面搜索雷达,AN/APS-137逆合成孔径雷达,OR-89前视红外照相机,AN/ARS-2声呐接收机(配13副刀形天线),AN/ASQ-81磁异常探测器,AN/ASN-92惯性导航系统,60具声呐浮标。

光辉历史

20世纪60年代中期,美国海军提出了VSX反潜试验机计划,以求代替使用活塞发动机的S-2“追踪者”,作为海军的舰载反潜机。1969年8月4日,经过激烈的竞争,洛克希德公司的设计胜出,获得了8架YS-3A的订单,首架原型机于1972年1月21日首飞。S-3型机于1974年进入海军服役。在1974到1978年之间,共生产了186架S-3A,大多数后来被升级为S-3B型,其中16架被改装成ES-3A型“阴影”电子情报(ELINT)收集飞机。首架ES-3A于1991年交付,经过两年测试投入现役,海军共建立了两个ES-3A中队,每个中队8架飞机,一般为舰载机联队提供由两架飞机组成的分遣队。两个中队及所属16架飞机于1999年退出现役。

1974年2月20日,S-3A正式进入位于加州北岛的第41空中反潜中队(VS-41)服役,担负换装任务。1975年,S-3A编入VS-21,登上美国“肯尼迪”号航空母舰,首次担负作战任务。1987年,部分S-3A加装了许多新型传感器、航电设备和武器系统,升级为S-3B,具备了发射AGM-84“鱼叉”反舰导弹的能力,还可以挂载外油箱为其它飞机加油。16架S-3A被改装成舰载电子情报飞机,称为ES-3A“阴影”;6架被改装成通用和有限货运型,称为US-3A;海军还计划发展KS-3A舰载加油机,以替换KA-6D加油机,但只改装了1架早期发展型S-3A。

随着苏联解体和华约组织解散,苏联潜艇的威胁大大降低,“北欧海盗”的大部分反潜战设备都移除,其任务转向海面搜索、海陆打击、视距外瞄准和空中加油,其中队名称也由“空中反潜战中队”变成了“海上控制中队”。

1991年海湾战争期间,S-3B广泛地参与了作战,承担攻击、加油、电子情报收集和发射ADM-141 TALD诱饵的任务,这是该型飞机首次在进攻性空袭过程中参加陆上行动任务。首次任务是由“罗斯福”号航空母舰上VS-24的S-3B完成的,攻击了伊拉克一处“蚕”式导弹阵地;此外,该型机还参加了20世纪90年代的科索沃行动和2001年的“持久自由”行动。在2003年3月的伊拉克战争中,来自第38海上控制中队的S-3B从“星座”号航母上起飞,进行了一次时敏攻击,用“小牛”导弹炸毁了巴士拉附近一处海军目标,是其首次在作战中发射“小牛”导弹。

2003年5月1日,美国总统乔治·W.布什搭乘VS-35的一架“北欧海盗”飞机,降落在加州近海的“林肯”号航母上,发表了伊拉克重大军事行动结束的演讲,那架飞机成为“海军1号”,这是S-3历史上最光荣的时刻。

英雄迟暮

跨越世纪之后,S-3面临着机体老化的问题。虽然美国海军曾经一度有用通用支援飞机替代S-3、E-2和C-2的计划,但是却未能落实。就在剩余的S-3机队被迫退役时,洛马公司进行了全面的疲劳试验,将该机的服役寿命延长了约11000小时,使其能够在一线机队坚持服役到2009年,为新型攻击机和多任务飞机的研制赢得时间,未来将由其它固定翼和旋转翼飞机接替S-3的任务。2009年1月29日,最后一个舰载S-3B中队VS-22在杰克逊维尔海军航空站退役,第二天大西洋海上控制联队也解散了。S-3退出美国海军一线机队的航母舰载机序列后,其任务由P-3C、SH-60、F/A-18E/F等机型接替。

2010年6月,首批3架S-3被召回,负责太平洋导弹测试中心靶场的巡逻工作。这种喷气机速度较快,续航时间达10小时,装备了现代雷达和LANTIRN瞄准吊舱,能够快速确认测试前靶场内是否存在无关船只和飞机。

2015年下半年,美国海军仍然有3架“北欧海盗”服役,用于支援任务。后来其中1架于11月被转移到了“飞机坟场”;其余2架退役,1架被封存,另1架于2016年1月11日移交给NASA。从此S-3型机正式退出美国海军现役部队。

未来可期

尽管已经退出美国海军现役,但S-3依然存在“重出江湖”的可能性。其实S-3的早早退役与美国海军失去强大海上对手有很大关系。不久前,美国海军分析人士提出建议,将封存的S-3重新交由美国海军使用,以填补其退役后在航母舰载机联队所留下的能力真空。这样做的原因主要是应对中国海军的新式武器系统,它们超出了美国航母舰载机打击范围。在对抗DF-21D反舰弹道导弹时,F/A-18“超级大黄蜂”和F-35C“闪电II”战机在不空中加油的情况下,作战能力明显不足,因此让S-3重新担任空中加油机,将有效延长这两种飞机的作战半径,并能将更多的“超级大黄蜂”从它们被迫担任的加油任务中解放出来。在对抗“俱乐部”和YJ-18等反舰导弹方面,S-3能够重拾反水面战的海域覆盖能力。在新的替代型飞机问世之前,让S-3重新服役,至少可以作为一种提升航母生存性和战斗力的过渡性策略。

此外,S-3也存在“华丽转身”的可能性。2014年4月,洛马公司宣布将提供整修版本和重新制造的S-3,将之命名为C-3,作为C-2A型航母舰载运输机的替代机型。总需求35架飞机,可以利用目前封存的91架S-3改装。这让S-3看到了成功转型的希望,若能成行将会书写一段新的传奇。可惜的是,2015年2月,美国海军宣布贝尔公司和波音公司联合生产的V-22“鱼鹰”式飞机被选定为C-2A型机的替代者,但一切还没有最终完全确定下来。

S-3还存在“枯木逢春”的可能性。美国的许多二手装备在国际军火市场上很受欢迎,不少装备从美军退役后前往异国他乡,继续“发挥余热”。2013年10月,韩国海军曾表示希望采购18架美国海军使用过的S-3型机,以加强其16架P-3型机组成的反潜巡逻机队。在美国国内,也有将其启封的呼声。2015年8月,一个军事项目审查小组批准了一项使用12架封存的S-3实施反潜战的计划;这项计划要提交到国防采购计划管理局进一步评估,然后才能得到国家国防系统委员会的最终批准。重启被封存的S-3来执行短程空中反潜任务,仍然比开发更新型的飞机要节约成本。按照评估,整修过的S-3将可以在2019年投入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