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中格斗高手兼空战理论家

2016-11-29 13:33:00 航空世界 2016年10期

胡世华

本文的主人公雅克·内沃是以色列空军早期的一名飞行员。他身兼理论家与实战高手于一身,在两场中东战争中发挥了巨大作用。前一场他身为击落数架敌机的空战英雄,后一场则是躲在幕后的战争策划者。他对以色列空军空战理论所作的贡献,会让人联想到美国的战斗机“黑手党”约翰·伯伊德等人。虽然今天的空军战略战术理论已远非当年可比,那些曾为此作出努力的人们也会被渐渐遗忘,但蓝天战士的创新意识和探索精神是永无止境的。

空战战术理论家

雅科夫(雅克)·内沃(Yaacov ‘YakNevo),1932年出生于巴勒斯坦北部城镇阿富拉(今属以色列)的一个普通犹太农民家庭。从幼时的生活经历来看,他似乎从来没有过飞行的梦想。内沃中学毕业后,恰逢以色列独立不久,亟需新鲜血液加入军队。他立志从军,先去陆军报名,征兵官却建议试试空军,从此他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命运。1951年12月,内沃从空军飞行学校第五期毕业,获得飞行勋章。此时正值以色列空军的主力装备从活塞战斗机向喷气战斗机转型的关键时期,锋芒已露的内沃被选中加入到以色列的第一支喷气战机部队——第117中队,学习驾驶英国格罗斯特“流星”战机,成为当时国内能驾驭喷气战机的少数尖子飞行员之一。

20世纪50年代,以色列空军仍处于草创阶段,飞行员训练不足、战斗经验匮乏,至于学习先进国家空军的空战战术,那更是难上加难——当时美国、苏联和欧洲各国明里暗里都不希望以色列拥有强大的空中力量,更不会接受以色列空军的培训请求。以色列飞行员只能自行摸索,“在战斗中学会战斗”。在这种土壤里,内沃迷上了对喷气战机机动战术的研究。他本来就是个十分好学、酷爱读书的人,天生一种“打破沙锅问到底”的探索精神。他曾把研究空战的过程比作是探索黑暗曲折的隧道:“一旦走进一条隧道,那就是我的整个世界,我不能容忍隧道里有一寸地方没有走到。”

在“第一喷气机”中队驾驶“流星”不久,他就对能量曲线(Energy Curves)、优化盘旋(Optimum Turns)这些名词产生了兴趣,并经常利用训练的机会实验空中机动战术。在日常生活中,内沃给人的印象是性格内向、淡泊冷静,只有在空中飞行时他才会变得激情焕发、咄咄逼人。他有一种不同寻常的天赋,可以在脑海中勾勒出战机机动的立体场景,然后用笔写下基本环节,而普通飞行员一般只会用手比划来形容飞行经过。

有一次,内沃听到某个飞行员同伴吹嘘说能用“流星”拉出一个不符合飞行手册规定的“外侧盘旋”。说者无心,听者有意。他在某次飞行训练时偷偷试验了这套动作。几秒之内离心力压迫血液涌向大脑,他的耳膜和眼珠都像是要掉出来,脑袋似乎要爆裂。内沃赶在失去知觉前退出机动,但没有完全放弃。他后来试了一次又一次,直到摸索出合适的盘旋速度,得以顺利完成这个绝对疯狂的机动动作。内沃认为,这套动作虽然没有战术价值,但完成动作本身就是价值。由此可见他的冒险精神要远远超过一般的战斗机飞行员。

“西奈空战”

1956年4月,以色列从法国引进了更先进的后掠翼战斗机“神秘”Ⅳ(Mystère

Ⅳ)。雅克·内沃也顺理成章地成为一名“神秘”战斗机飞行员,军衔为中尉,并调入101“第一战斗机”中队,执行一线制空任务。他开始研究“神秘”Ⅳ战机的格斗战术,创造出“雅克翻滚”(Yak Roll)、“让他通过”(Let Him Pass)等格斗机动动作。尤其是后者,非常具有实战价值,可用于被敌机咬住尾部时迅速摆脱——当被敌机追击时,首先将推力减至最低、打开减速板,让对手来不及反应而冲到前面,己方战机则大幅度横滚到敌机后方。这个动作本来是用于逃避敌机的咬尾,但内沃将其改造成了进攻性动作。他认为喷气战斗机的空战格斗不会耗时很长,双方分秒间定生死,与其在漫长的盘旋追逐中寻找开火机会,不如引诱对手自动靠近,此时对手会自以为位置有利而放松警惕,反而容易落入圈套。这套动作与中国传统评书中经常出奇制胜的“回马枪”异曲同工,但在真正的空战中相当冒险,减速的战机也有可能成为活靶子,因此内沃的理论也引起了一些争议。不过即将爆发的第二次中东战争(也称“西奈战争”)给了内沃将理论运用于实践的舞台。

以色列获得第一架“神秘”Ⅳ战机之后仅仅半年,中东地区再次燃起战火。1956年10月29日,以色列国防军伞兵营奔袭埃及西奈半岛的米特拉山口,打响了“西奈战争”的第一枪。雅克·内沃等飞行员在中队长本尼·佩雷德(后来的第八任空军司令,有关他的故事详见本刊今年第4期“从机械师到统帅”一文)率领下投入战斗,执行空中侦察、空战拦截、战场遮断、近距支援等各种任务。

10月31日,也就是战争的第三天早上,内沃率僚机到西奈半岛进行战斗巡逻,在阿里什附近正面遭遇埃及米格-15。双方在远距离上相互开炮,但都没有命中。内沃将距离缩小到不足200米,进入他最擅长的狗斗局面,抓住机会射出一串炮弹,击中米格-15的机翼,并看到有大块碎片飞出。但敌机没有立即失去控制,而是拖着黑烟继续前行。内沃追上去在100米距离上按下机炮按钮,不料这次机炮却没了动静,只能眼睁睁看着米格机沿着海岸线向塞得港方向逃去。由于以色列战机是“客场”作战,此时燃油已经告急,内沃等人无可奈何地掉头返航。

回到基地的内沃收到了一个让人惊喜的消息——以色列地面部队在巴达维尔(Bardavil)潟(xì)湖附近看到一架米格-15迫降后坠毁在滩涂上。以军情报部门根据内沃的报告和米格机翼的伤势断定,这就是被内沃击伤的那架敌机,他由此收获了第一个击落纪录。后来以色列将这架大体完整的米格-15运回国内,稍加修复后作为战利品展出。

内沃的好运还在继续。当天午后1时25分,他率双机编队再次到阿里什空域巡弋,先是与3架米格机进行了数分钟追逐,但双方都毫发无伤。在返程路上他们再度遭遇米格战机,内沃追击到约200米距离时开炮并一击而中,米格机当即进入尾旋,坠毁于地中海的浪涛之中。埃及飞行员虽然及时弹射,然而降落伞并没有张开。内沃事后报告说他击落了1架米格-17,因为他听说埃及的米格-15没有安装弹射座椅,但情报部门认定那架被击落的敌机就是米格-15。

101中队的飞行员驾驶“神秘”Ⅳ战机在这场战争中共击落7架敌机,其中内沃贡献2个战果。“西奈战争”的空战是中东地区第一次较大规模的喷气战机空战,法国第一代后掠翼飞机表现出优秀的战斗力和多用途性能,而以色列飞行员则证明了他们的求胜决心和空战技能。

战后,内沃根据战争中获得的经验,继续发展他的空战格斗理论。他对传统的“长机主攻、僚机掩护”编队作战模式提出了质疑,这位特立独行的枪手甚至宣扬说单枪匹马取胜才有价值。他编写了以色列的第一本空战格斗手册,被上级采用并在内部发行,这使得他成为当之无愧的空战理论家。他当时的上司、日后在第三次中东战争中担任空军司令的莫提(莫德凯)·荷德称他为“狗斗的浪漫诗人”。荷德曾回忆道:

“我没耐心读完整本书,于是就要雅克展示一下他的理论。我们分别驾驶一架‘超神秘飞上了天。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他几乎把我逼进了尾旋。落地后我说如果你能这么对我,那你还真有两下子。”

内沃没有放过在实战中击落敌机的机会。这个时期以色列与埃及之间的形势总体比较平静,但双方空军之间的侦察、试探和小冲突时有发生。1958年12月20日,内沃在拦截入侵的埃及米格-17时,第三次赢得空战胜利,这也是他作为一线战斗机飞行员的最后一个击落纪录。

“超神秘”的中队长

1957年,苏联分别向埃及和叙利亚提供了80架和60架米格-17,而更先进的米格-19也指日可待,中东地区的军备竞赛日益激烈。以色列获得的情报显示,米格-17的性能优于“神秘”Ⅳ。于是,“神秘”Ⅳ的最新版——“超神秘”(Super Mystère B2)被以军列入主力战机升级换代的首选榜单。这种飞机外形非常类似美国F-100“超佩刀”,它是欧洲国家研制的第一种能在水平飞行时突破声速的量产型战机,也是达索公司的最后一种机头进气的战机。

以色列空军对“超神秘”寄予了厚望,毕竟这是他们第一种装有加力发动机的战机,但由于空军经费预算有限,以色列只买得起36架,用于装备第105“蝎子”中队。1958年9月,内沃等一批种子飞行员被派到法国学习驾驶“超神秘”。几乎与此同时,内沃被任命为“蝎子”中队的少校中队长。同年12月“超神秘”战机陆续交付,内沃走马上任,推动中队迅速形成初始作战能力,并于次年3月起承担快速反应战备任务。(图8 内沃(右一)在法国受训期间的合影)

作为当时空军中首屈一指的制空型作战部队,“蝎子”中队的主要工作是拦截敌方入侵飞机、保卫本国领空。当时还发生过一个有趣的故事:20世纪50年代末期,以色列的雷达经常会监测到本国和地中海18000米以上的高空出现一种不明飞行物,以色列人将其命名为“儒勒·凡尔纳”(大概是因为这位著名的法国科幻小说家曾预言过飞机的出现)。升限12000米的“神秘”Ⅳ战机对其无能为力。“蝎子”中队装备“超神秘”之后,终于有机会让飞行员爬升到高空去一睹神秘飞行物的真容。但搞笑的是,即使飞行员目击了不明飞行物,他们还是不认得!幸好这种不明飞行物没有明显敌意。1960年2月,以色列官方终于认定,所谓的“儒勒·凡尔纳”其实是美国的“蛟龙夫人”——U-2高空侦察机。

闪击战的策划者

20世纪60年代,雅克·内沃晋升为中校,离开了战斗机中队指挥官的岗位,担任空军作战部(又称空军一部,AIR/1)部长。时任空军司令埃泽尔·魏兹曼指定内沃研究针对阿拉伯敌对国家的闪击战计划。这项任务异常繁杂艰巨,但十分符合内沃喜欢苦思冥想、周密研究的个性。内沃此时的空战理论又有了新发展,他认为空军的主要任务不仅仅是捍卫领空,更要帮助地面部队夺取胜利,胜利的关键是制空权。对争夺制空权而言,通过空战一架一架地击落敌机效率太低,将敌机在起飞前摧毁才是事半功倍的做法。当时,以色列空军战机的数量和性能都难以和阿拉伯国家匹敌,不能容忍通过拼消耗赢得胜利,但可以通过雷霆一击的突袭,最大限度地消解敌国的空中优势。内沃断定,必须先发制人将敌机消灭在地面上!

内沃找来另一名飞行员拉菲·塞夫隆做搭档,在情报部门的帮助下,共同研究制订了详细的闪击战方案。这套方案十分精确细致,包括各部门人员和战机的调配、攻击武器的选择和使用、飞行航线与空中导航等等。更重要的是突袭时机的选择——利用阿拉伯国家空军的轮班空档,对敌军基地同步发起突袭。这就要求起飞时间、到达目标时间都要达到“米秒不差”的精确。

这套标明为“绝密”的方案于1965年底正式制定完成,并印发给空军有关单位。以色列人悄悄地开始了空袭演练,并于一年后将其付诸实施。1967年6月5日清晨7时45分,正当埃及、叙利亚等国空军基地正在交接班、飞行员毫无防范地享用早餐之时,以色列战机投下的炸弹已经呼啸而来。以军的大规模空袭一举消灭埃及、叙利亚、约旦等国的战机451架,取得了绝对的制空权,保证了第三次中东战争(“六日战争”)的巨大胜利。这就是堪称现代空军闪击战教科书的“焦点行动”。“美国空军之父”、空军理论家威廉·米切尔少将在他的名著《空中国防论》中曾指出:“如果交战双方中的一方失去了他们的航空兵,拥有航空兵的另一方将在两周内成为胜利者”。以色列用实际行动证明,只要掌握了制空权,赢得战争六天足矣。

“六日战争”之后,内沃回到了一线部队,相继担任哈佐尔、奥弗两个空军基地的司令,先后经历了消耗战、第四次中东战争(“赎罪日战争”)。

20世纪70年代后半期,随着阿以爆发大规模战争的可能性逐渐降低,昔日的战斗明星光环迅速暗淡。同时也是因为内沃的个性不适应和平年代的军队环境,他后来的仕途发展并不顺利,逐渐被边缘化,他的突出贡献也慢慢被遗忘。从军队退役后,内沃投入商界,搞过建筑业和木雕行业,但这位战术理论家兼空战高手并不擅长遨游商海,这让他的晚年相当落寞。20世纪80年代末,雅克·内沃因空难事故意外去世,当年的风云人物就此谢幕。

编辑:石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