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的补习班

2019-04-12 05:50:36 齐鲁周刊2019年7期

董忱

“让课外补习班成为素质教育的补充,而不是变成应试教育的助推器、家长和学生负担的增压器,更不能被有些人用来干扰教学秩序、煽动社会焦虑情绪、成为他们牟利的工具。”近日,全国政协新闻发言人王国庆在新闻发布会上的这一观点,引发了社会的广泛讨论。

对校外培训机构的规范和管理问题,一直是社会关注的焦点,也是有关部门管理的难点。2018年2月,教育部、民政部、人社部、工商总局等四部门又印发了《关于切实减轻中小学生课外负担开展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行动的通知》,以期通过更大的力度、更综合的手段来治理这一长期存在的社会难题。

时隔一年,校外补习班乱象为何屡禁不止?此次四部门联合开展的专项整治行动怎样落地?管理中还存在哪些盲区?

烧钱的游戏

“我们小学教学质量一般,老师每天不布置书面作业,我还是想让孩子打好基础,不然进了初中担心跟不上啊。”80后父亲王明这样说。

王明来自德州,2010年来济南打工,目前在一家房地产公司做建筑工人,他有一儿一女都在德州上小学。儿子在班上成绩中等,从小学三年级开始,王明就给他报了数学补习班,一学期8000元,五年级开始,又加报了英语的补习班,平均一节课80元,一学期下来近万元,这对在外打工的王明来说,负担已经很重了。

“我和他妈妈没有多少文化,而且我们也不会给他辅导功课。不报班,怕孩子将来考不上大学。”王明有些焦虑,“好出路和文凭是挂钩的啊,像我没有文凭一辈子只能下苦力了,不能再让孩子像我一样了。”

李丽在济南一家农贸市场卖菜,和王明一样,她对自己孩子的未来也很担忧。“不报这些补习班,我孩子怎么跟城里娃一起竞争呢?”孩子5岁时,李丽丈夫在建筑工地不幸身亡,孩子今年9岁,这些年,省吃俭用靠着丈夫拿命换来的赔偿款,李丽还是奢侈地给孩子报了不少文化补习班。

家庭条件较好的汪雨一家对日益高昂的培训费也很头疼。“我现在给孩子补的语文和数学,偶尔还有围棋课和绘画课。原来还报了舞蹈和钢琴课,实在是负担不起了,后来取消了。”汪雨有些哭笑不得。

“最辛苦的不是读书这条路,而是一旦在同龄人中落后,孩子会丧失信心,以后的路才是最辛苦的。”汪雨说,他们那一代人,大家在上学时条件都不怎么好,竞争体现在个人的努力和勤奋上。“现在,同代人竞争从小就开始了,实际上是家庭实力的竞争。”

汪雨家孩子豆豆今年11岁,上数学补课班一节课200元,钢琴兴趣班一节课500元,英语课外辅导一节课350元。

“还没报几个补习班,一个月一万多块就没了。”汪雨说,他是一家企业中层管理人员,老婆是外企白领,一年30多万的收入,以前觉得很宽松,闲暇时还能出国旅游,现在觉得日子过得紧巴巴的,国内旅游都得先算计一番。

对于这些家长而言,比酷热天气更让人无语的,也许就是为孩子报班所投入的真金白银了,有人戏谑地称之为烧钱游戏。

“篮球4500元、萨克斯2500元、书法1600元、英语6000元、游泳800元,这是我今天一天交的费用。”在济南一家补习班门前,一名小学生家长王女士给记者算了一笔账,寒假里,孩子全天的日程都被排满了,还得有专人负责接送。

不知从何时起,家庭教育仿佛变成了一场炫目的烧钱游戏,似乎唯有投入大量的金钱,才能让孩子拥有美好的明天;唯有给孩子超出他人的教育条件,才能锻造出类拔萃的天才。于是,有了疯狂的各种补习班。而这些背后,则是众多左右為难、内心焦虑的家长。高管妈妈那句“痛苦的是你花了,心疼得不踏实;不花吧,对不起孩子更不踏实”,便是一种真实写照。

改头换面躲监管

随着集中整治力度的加大,山东多地校外补习班正逐渐趋于正规。但是,少数机构却依然玩起了躲猫猫的套路:为了应付摸底排查,将上课地点换到隐蔽的居民楼里;更改班级名称,“强化班”改为“兴趣班”,“冲刺班”改为“素质班”,宣传口号则从“提前一年冲刺”改成了“学得更深更广”……

记者走访了济南多家补习班,在天桥区一家李老师培训机构里听到了为防止教育部门明察暗访发出的内部通知:“对于听课家长,一定要保证是本班的孩子家长。”“如果有家长找教学顾问,避免介绍大纲中涉及的敏感词汇。”“不得暴露在职任课老师的名字和所在学校。”

对此,业界人士分析,为校外补习班热降温,注定无法毕其功于一役。尤其是在巨大的利益和诱惑面前,一些机构会通过改头换面等各种方式进行软性抵抗。

记者从济南历下区一家知名培训机构了解到,其设置的暑期预习班,提前开展学校新学期课程,这明显是违规的。该机构负责人说,初高中一对一课程,一次课费用在1000至1300元,如选重点学校的专家授课,一次课则达3000多元。“我们保证都是重点学校毕业班的老师教课。”该负责人说,肯定比校内教学内容提前,每次培训后也会留作业。“只是现在查得严,不能告诉你重点学校的老师是谁。”

另一家培训班则开设了春季尖子班、实验班和竞赛班。如针对初一年级,主张“超前学习,初一学完初中课内知识”。“整改主要关注办学资格不齐备的机构,我们办十多年了,不会有问题。”该机构人员对于“整顿叫停”的说法不以为然。也有补习班在专项行动后有所警惕,招生时打着“查漏补缺”的旗号。

除了线下校外补习班,在线补习也同样存在违规问题,甚至更严重。网上搜索,记者发现名为“100教育”的在线补习机构,在其官网首页设有初高中,奥数等链接板块,记者电话联系了客服人员。

“可以提前预习新功课吗?”

“预习、复习都可以,我们会根据孩子想学的内容单独做课件,预习当然可以。”客服人员告诉记者,“学费是全国统一价格,按年级定价按小时上课,初中一年级是每节课每小时199元,一次性购买40课时有赠送课时的优惠政策。”

据2018年11月教育部、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应急管理部三部门办公厅联合印发的《关于健全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整改若干工作机制的通知》要求,线下培训机构管理政策同样适用于线上,在线补习班必须将老师的姓名、照片、教师资格证号在网站显著位置予以公示,而在“100教育”的官网上,记者并没有发现相关老师的资格证编号,显然是违规的。

“我们给您承诺的老师,全部是省市重点学校一线在职教师,他们的本职工作是在某个省重点高中或重点初中任职,老师的名字、任教学校都是保密的。”客服人员介绍。

记者以家长身份在一家名为“鸿图教育”的培训机构咨询报名时,因私下与家长打听教学质量好坏,一名工作人员发现后要求记者出示证件,拍照留存后以不能与家长讨论为由要求记者离开。

记者调查了解到,有部分补习班为了躲避监管,在上课时关灯、关门造成没有开业的假象,甚至要求家长“只进不出”,等到下课才统一带孩子离开。

“怒怼”补课乱象

“被逼无奈,被迫消费。不上补习班,就怕考试成绩达不到要求,几乎所有补习班都是应考为主,都是为了提高分数,孩子很累,十一点前别想睡觉。”一家长这么说,补习班乱象太多了,交上钱并没有看出提高多少分,而且学费是年年都涨,家长压力也很大。

“近年来,升学焦虑正在向低龄化蔓延,一些校外补习班将此视作商机,从中推波助澜。现在社会上各种补习班增长迅速,鱼龙混杂。许多校外培训机构违背教育教学规律和素质教育要求,开展‘应试培训,使得不少家长被动参与其中,不仅增加了学生课外负担,也加重了家庭经济负担,群众反映强烈。”近日,在山东两会上不少人大代表对校外补习班的种种乱象进行了深入剖析。

“不少校外补习班办学资质不符、证照不全、脱离监管,收费标准随意。”人大代表对此痛心疾首。校外培训机构乱象,甚至引起了国务院的关注,并于2018年印发了《国务院办公厅关于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的意见》,对全面整治当前校外培训机构乱象、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作出了明确的规定和要求。

“工商发照、各占市场,补习成了‘打鸡血,有的学生‘恶补后反而得了厌学症,简直是误人子弟!”对于培训市场的混乱情况,师范大学教授刘欣莱直言不讳,“炮轰”部分非學历培训教育机构师资良莠不齐的现象。

刘欣莱告诉记者,他曾经担任过一次补习班“金牌教师”的评委,对各补习班选送的“优秀”义务教育阶段培训教师的说课打分。作为一名有丰富教学经验的大学教授,他发现,参选的20多位数学教师口才很好,“花功”很足,但仅有一人可达到正规学校的及格标准。他随后了解到,这些教师都是著名的非学历机构的骨干教师,在课余时间高收费为小学生补课,甚至有的补习班开出“20万3年保你上名校”的承诺。“这简直是胡扯。”刘欣莱很是气愤。

“尽管这些教师有的也有本科学历,但不一定有教师资格证,而且大多从未经过正规统一培训,根本算不上合格的教师。他们不是因材施教、开发学生潜能,而是简单采用机械灌输的方式,急功近利,只为眼前的‘成果。”刘欣莱说。

据统计,我国中小学校外培训机构市场规模超过了8000亿元,参加学生规模超过1.37亿,相当于一半以上的中小学生参与过校外培训。

而95%以上的份额被数量众多的中小型机构占据,市场“大而分散”。不少补习班利用政策执行漏洞,以教育咨询等名义在工商部门登记注册,没有办学资质,却从事教育培训业务。

规范是为了更好地发展,“合规的课外培训是对学校教育的有益补充,是应该大力支持的。但在市场急速发展过程中产生的种种违规乱象,有关部门一定要及时出手治理,这既是对合规培训机构的保护,也能更好地引导市场健康发展。”教育专家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