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无字神主牌到黄老先生神位

2019-09-09 16:02:28 闽南风 2019年8期

张哲民

明末理学大儒黄道周曾在平和大溪教书、灵通山上读书,当地民众自古非常崇敬黄道周。笔者在大溪调查黄道周史迹期间,获悉大溪镇湖仔岭村祖上为黄道周书童;黄道周送书童三件礼物,以及该村自开基传袭至今的祭拜“黄老先生”特俗,引起笔者关注。

湖仔岭村地处大溪之莲花山半山腰,全村姓陈。祖祠福庆堂在一座半圆形的两层土楼正中,称为“中厅”,背靠莲花山,正对秀美的灵通山。福庆堂一楼为湖仔岭村历代陈氏先祖神主;二楼正中供奉观世音菩萨,旁边一条横彩写着“黄老先生”,一张古老的杉木祀桌显得很有年代,桌上摆着一个锈迹斑斑的铁香炉,祀桌后面墙壁贴着一张题写“黄老先生神位”红纸。81岁的陈钦带老人介绍,湖仔岭村是大溪店前村陈氏“九世祖”于清朝初期开基的,他们店前的“八世祖”陈富小时候家里非常贫穷,到黄道周家里当书童。当年先生曾送陈富一幅书法作品及一双草鞋、一枝硃笔作留念。先生在世时,文章学识、道德气节已名扬天下,“八世祖”陈富非常敬重先生,这三件礼物视若至宝。黄道周就义四年后,其长子及门生到南京把先生的尸骸偷运回来,于十一月二十三日葬在漳浦北山。后来陈富也回到大溪店前,结婚生子。陈富总忘不了先生的恩情,遂按照大溪风俗,以先生下葬日的前一天,即十一月二十二日为祭拜日,每年这一天在家里祭拜先生。迫于当时形势严峻,陈富不敢明写黄道周灵位,只刻一个“黄老先生神位”牌,每次祭拜就把先生送的硃笔、草鞋及墨宝摆在神位牌前。陈富发达后,生有三个儿子,长子早逝,次子入文庠,三子入武庠。陈富临终时,把先生送的三个礼物做为传家宝,要求子孙后代一定要收藏好,每年祭拜日不能忘记祭祀黄老先生。后来,陈富的次子陈炎率族人开基湖仔岭,建立陈氏祖祠“福庆堂”,按照父亲交代的黄老先生“头不顶清朝天,脚不踩清朝地”遗愿,把“黄老先生神位”牌放在二楼,全村族人于每年十一月二十二日集中祭拜黄老先生,成为湖仔岭村特有的习俗,世代传袭下来。遗憾的是不知什么时候那个“黄老先生神位”牌不见了,族人在祀桌后面贴张写着“黄老先生神位”红纸,保持每年祭拜“先生公”特俗不变。陈钦带老人指着桌上旧香炉对笔者说,这是他爷爷在民国年间换的,桌上还放一对以前那个换下的旧香炉耳朵,一边刻着“光绪丙午年吉旦”,一边刻着“众弟子有求必应”等字。

湖仔岭村除了农历十一月二十二日集中祭拜,每年元宵节,“黄老先生神位”前还供奉9只面粉做的神龟,村民也会带糕点糖果来祭拜。过去祭祀,负责保管三件宝贝的族人会把它们摆挂出来,结束后再收藏。遗憾的是1989年,墨宝失窃了,目前这三件宝贝已荡然无存。当年关于黄道周墨宝失窃而向公安局的报案材料是陈永石老人写的,老人现年76岁,他表示那幅墨宝是评价历史26位名人,字体是行草,高约230公分,宽50多公分,记得有“诸葛亮”三个字和末句“黄道周再顿”,再盖一个方形的印章。

目前,陈钦带老人还珍藏一本编于乾隆年间《胡子岭陈氏族谱》原稿,记载“八世祖”陈富生于崇祯七年甲戌十二月十七日,卒于康熙三十三年甲戌八月廿九日。对照《黄道周年谱》记载,黄道周因平台召对,最终被连降七级,调任江西布政司都事,于明崇祯十二年初(1639)返回漳浦北山,以前疏批旨有“朋串”之语,乃于北山墓庐附近建十朋轩和九串阁。十朋轩列管夷吾、诸葛亮等26人;九串阁列屈原、贾谊等30人。次年因江西巡抚解学龙举荐,被弄臣陷害,诬陷结党,道周于五月至南昌赴逮。经过一年多刑部监狱、诏狱关押受审,道周以“永戍酉阳”获释出狱。明崇祯十五年八月(1642),道周在赴戍途中,得知官复原职,具疏辞谢,于年底又回漳浦北山墓庐。明崇祯十七年九月(1644),道周辭墓赴弘光朝启用,从此永别漳浦。从黄道周在漳浦这两个时间段的行迹看,陈富有可能在这段时间到黄道周身边当书童,若是在明崇祯十二年或次年,当时陈富是6、7岁幼童;若是在明崇祯十六年或次年,陈富是9岁或10岁少年。黄道周在离开漳浦前,十朋轩刚建不久,书写一幅有关《十朋轩诸位》内容的草书作品及一支硃笔、一双草鞋送给陈富。

望着这个在陈氏祖祠受香火三百多年的黄老先生神位,笔者想起2011年东山县文史学者黄炳钦发现并考证的一个无字神主牌。当时,在铜陵镇菜园仔底黄道周故居左边的黄厝下厅神龛上,发现一座普通杉木制作的无字神主牌,上宽下窄,竖立在一个杉木底座上,与平常神主牌显然不同。时居菜园仔底黄厝99岁的陈素云老人介绍,她18岁嫁到菜园仔底黄厝,就知道黄厝下厅这座无字神主牌,逢年过节或祭祀祖先的日子,菜园仔底黄厝家家户户都要到下厅来祭拜这座无字神主牌,从未间断。后据考证,这座无字神主牌是清朝初期,菜园仔底黄氏族人为祭祀抗击清军、不屈而死的黄道周,迫于当时清廷高压统治,不敢明写黄道周神主,只能用这座无字神主牌祭拜,表达家乡菜园仔底黄氏族人对黄道周的无限敬仰,这种祭拜沿袭至今。

无独有偶的是,黄老先生神位置在福庆堂二楼是因为陈氏祖上出于敬重黄道周“头不顶清朝天,脚不踩清朝地”的遗愿;而黄道周家乡铜陵民间有一种与众不同的丧俗,也体现同样的含义。亡者入殓前,丧事主事者用“请”来的清水为亡者洗净身体,让孝男头戴竹笠,赤脚站在天井的小竹凳上,两手伸直,由丧事主事者把为亡者备好的寿衣一件一件在孝男的手臂上套好,衣裳的袖口用黄麻片稍系住,然后把套好的寿衣从孝男的手臂褪出来,给亡者穿上。丧事主事者给亡者更衣完毕,口中大喊一声“头不戴天,脚不踏地,放心去吧”,孝男才摘掉头上的竹笠,从竹凳上下来。这种特有丧俗,就是为了纪念四百多年前在南京就义的黄道周而设的。黄道周被害后,各地民众敬仰他的德义节操,纷纷用各种方式纪念他。清廷统一政权后,铜陵民众不敢公然纪念这位抗清英雄,便在丧俗中加入这段仪式,纪念黄道周的大义气节,这个丧俗铜陵民间至今依然保留。

在福庆堂,还有村民告诉笔者,黄老先生很“灵感”(灵验),平时村民们家里要是牲畜、小孩有微恙,他们会带些纸香到“先生公”神位拜,立马会好起来。而这种事情在铜陵民间也有,铜陵城内盐埕顶黄氏派出菜园仔底黄氏,家族内有一幅黄道周像,由家族各亲房轮流供奉,传说家族内有人得寒热病,将这张黄道周画像供在病人房里,第二天病人就会好了。从铜陵到湖仔岭,一个是海滨出生地,一个是山乡结缘地;从无字神主牌到黄老先生神位,一个是家乡亲人为其所立,一个是视黄道周如亲人而敬立,在特定的年代,他们同样无畏高压的统治,坚持祭拜黄道周无怨无悔,这是对黄道周的真挚敬仰!把神位置于二楼、在丧俗融入特别的仪式,又是这两个地方纪念黄道周的独特做法!相信黄道周神灵能够保佑平安,更是这两个地方已经把黄道周奉若神明!

黄道周为什么会得到铜陵、大溪民间这么高规格崇敬,盖其一生刚正磊落、忠君孝亲、才学嘉德感化了一代又一代的广大民众。黄道周年轻时曾在顿坑(时属平和)耕读十几年,在大溪教读两年许,留给平和不少的题文诗咏,有赞咏灵通山的《梁山锋山赋》、有为王文成公祠撰写的《王文成公碑》、有为当年平和修志所作的《序》文,为一个县著述如此之多,在其生平实属罕见。纯朴的平和与他结下深厚的感情,正如他在《王文成公碑》评价:“平和独以偏处敦朴,无诐邪相靡。其士夫笃于经论,尊师取友,坊肆贸书,不过举业传注而已”。黄道周虽然已就义四百多年,但铜陵与大溪敬仰先生的习俗并没有随时间淡化,而是成为一种特有的文化传承,其内涵确实值得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