挺拔的父爱

2019-09-09 16:02:28 闽南风 2019年8期

吴渊杰

“有准摸蜊仔,无准洗浴”。多年前,准备上省城参加公务员招考面试的前夜,月华如水,繁星闪亮。我在父亲的陪伴下,缓缓地顺着港口桥河畔散步,他边走边运用这句闽南方言鼓励我轻松上阵,叮嘱我要以平常心尽力而为。

人生路上,有成功就当作摸得蛤蜊,没摸得蛤蜊就当作洗个澡游个泳,既要努力拼搏,又要以乐观豁达的态度面对成败。从那时起,我明白父亲对我们既寄以殷切希望,又随时敞开包容的胸怀,为我们筑起温馨的避风港。

20世纪60年代初,成绩优异的父亲从龙溪师范学校毕业,没有直接到学校教书,而是弃笔从戎,到闽粤交界的诏安县及海防前线东山岛当兵。在当时很多士兵只有小学文化的环境中,有着中专文凭的父亲显得鹤立鸡群,但他始终不骄不躁,与战友们打成一片,认真学习军事本领,苦练擒敌作战技能,并热心帮助战友补习文化课,被省军区评为“五好战士”,多次受到嘉奖。

父亲本是公安部队里的一员,也就是后来的武装警察部队。随着国防政策的调整,他所在部队成建制划归人民解放军建制。作为边防战士,不分昼夜扛着钢枪,驻守海岛哨所,成为他八年军旅生涯的平常写照。父亲后来津津乐道的许多故事就来源边防军人生活,也让我从小萌生爱军习武、保卫祖国的理想。复员后,他重执教鞭,把军人的忠诚延续其中,历经长达三十多年的教书育人生涯直至退休,甘于奉献,默默无闻。

毕业之初,参加县里事业单位招考,我虽成绩排名第一,却遭遇人为干扰,迟迟无法上岗。对于社会与未来的美好憧憬,开始有所动摇,有些失望。“孩子,公道自在人心,必定会来!”父亲没有埋怨世道不公,也没有放松对我的鼓劲,时常在晚饭后邀我出门散步,聆听我的想法,讲述他的故事,不时勉励我要继续充实自己,多学习勤笔耕,促使我在短时间内跨专业完成厦门大学法律本科课程的学习,重拾信心,笑对坎坷。

在武警指挥学院训练期间,我突发急性化脓性阑尾炎被送医手术。父亲不顾花甲之年,陪护左右,扶我下地锻炼,陪我谈笑聊天。那些天,他的眼里总是布满血丝,因为挪个位他就睡不好觉,更何况是窝在夏暑高温嘈杂的病房里。术后几天,伤口愈合不错,我坚持要出院,担心耽误训练,医生让签“自动出院”。父亲没有反对,只是在临行前交代两句话:一要注意伤口,不要沾水;二要克服困难,迎头趕上。我最终被评为“优秀学员”受到嘉奖,不负他的期望。

有着公安情结的父亲喜欢打量我身着警服的样子,他说在我身上能够找到他当年保家卫国的影子。他认为当警察就必须要有股正气,嫉恶如仇,惩恶扬善,绝不可以恶小而为之,以善小而不为,要时常换位思考,多做实事,多行善事。以前我上班执勤远离城区,聚少离多,且经常出差或驻防外地,但始终不敢忘记父亲的教诲,认真站好每班岗,尽好每份责,热心帮助群众,多次被评为全省先进并立功受奖。在工作与家庭琐事产生矛盾,思想有所放松甚至懈怠时,父亲总是洞察细微,和我促膝交流,叮嘱我要安心工作,不要牵挂家事,他和母亲两人默默地承担着家务活,并帮助我们夫妻照顾小孩。特别是十年前借调省直机关工作的大半年里,他总会腾出时间跟我通电话,聊聊家里发生的大小事,包括我那大宝的成长变化,询问工作有没有困难、省城气候如何、饮食合不合胃口等等,最后总不忘勉励我要努力工作。

“当兵当到老,队列走不好。”父亲习惯把这句话挂在嘴边,并以此提醒我们不能安于现状,要不断学习,不断进步。调回县城工作,与父亲接触的时间多了。他说人生难免有所选择,一旦选择了,就要向着这个方向努力,绝不能停滞不前。在白发父亲那双青筋毕露的大手引导下,我埋头于工作中,尽心尽责,取得一定的成绩,分享收获时总会是他最欣慰最愉悦的时刻。

光阴荏苒,我已步入中年。父亲在我们不经意间回眸的视线里,开始步履蹒跚,需要攀扶着栏杆上下楼梯。去年春天,几经奔波,他和母亲住上视野开阔、空气清新的电梯房,我们总算了却一桩心事,少了一分愧欠。闲暇之余,他总会带上母亲来到我的小家,帮助收拾房间,照看年幼的二宝,减轻我们奔波于工作与生活间的压力。

渐渐地,父亲形体消瘦,头发花白,皱纹深深,腰背佝偻,与他年轻时身着绿军装,头戴红五星军帽,腰佩短枪的军人形象,相离甚远。回想他陪伴我走过的每一段路,感受他身上洋溢着的乐观豁达、奋发有为,总是心存感动、心怀感恩,感恩他始终坚定地站在我们身后,默默为我们点亮爱的灯塔,帮助我们树立战胜困难的信念,指引我们不惧风雨,勇往直前。

岁月如驹,脊背虽已佝偻,父爱却始终挺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