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人的“臭毛病”

2019-11-07 13:35:42 现代养生·上半月 2019年10期

潘玉毅

读书人身上有一堆“臭毛病”,却常常不自知。

因为多读了几本书,读书人肚里的墨水自然较寻常人要来得多上一些。肚里的墨水多了,思维也就变得千奇百怪。即便不像孔乙己一般卖弄“回”字有几种写法,但是在做事情、思考问题的时候总是免不了“钻牛角尖”。比如,读书人看见甲壳虫总觉得那是卡夫卡笔下的格里高尔变的,倒个水又以为自己就是那技惊陈尧咨的卖油翁。

读书人爱旅行,有钱的宝马香车,没钱的背着米袋子穷游。每到一个地方,除了吟诗作赋,闲谈风月,还会生发许多的联想。读书人过开封,总是不由自主地想起开封府的三把铡刀和一张黑脸,到了街市上,又忍不住想起宋人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来;读书人到了洛阳,将眼里所见的风土人情置之一边,脑子里徘徊、萦回的却是被武则天贬至此处的那株焦骨牡丹;读书人途经西安,烽火台上戏诸侯的千古往事,华清池中洗凝脂的香艳画面,纷纷袭向人的感官;读书人来至杭州,靠近白堤想起白居易,靠近苏堤想起苏东坡,靠近孤山想起林和靖,靠近雷鋒塔又想起许仙与白娘子。

也许,大字不识的人去了与读书人相同的地方,也会有许许多多的联想,却不会如读书人一般满腹感慨。

当然,读书人也是人,离不得一日三餐、衣食住行。嘴巴馋了,去项脊轩里摘一篮枇杷,去郑板桥画的竹子下面盗几根鞭笋,或者骑上徐悲鸿画的马,去菜市场买半斤齐白石的虾,用清水煮了,端上桌来,与家人一起喝二两杜康酿的酒。

若是逸兴突发,想要附庸风雅,几个读书人可以相约着坐在唐伯虎的桃花庵前,酒盏花枝,半醉半醒,也可以到王羲之的墨池边洗洗笔砚,到兰亭里泼墨挥毫或是曲水流觞。这就是读书人的无聊。然而转念想想,这样的百无聊赖,何尝不是另一种意义的诗情画意?

读书人总是能从平平无奇的世界里看见美好、看见希望,这样的臭毛病,有一些又何妨?

编辑:汐颜 xiyanbianji@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