郴州市苏仙区、北湖区草地资源调查报告

2020-09-12 14:09:28 湖北畜牧兽医 2020年7期

郭水强 凌浩 张佩华 闫景彩

摘要:为摸清郴州市草地资源情况,通过利用“3S”技术、遥感DOM影像,以20世纪80年代(第一次)草地资源调查与国土部门调图进行叠加作为基础数据图斑,对苏仙区、北湖区草地资源现状进行野外调查,获得苏仙区、北湖区草地资源的最新数据。通过调查,得出苏仙区及北湖区现有草地面积3.054万hm2,比20世纪80年代的6.205万hm2减少了3.151万hm2,人工种草306.67 hm2,人工种草占比为1%,优质牧草只占25%等数据与情况。此次调查相关数据信息可为今后苏仙区及北湖区草地资源监测奠定基础,改变了之前的草地资源普查数据已不能全面、准确反映苏仙区及北湖区草地资源的现状,为苏仙区及北湖区推进生态文明建设、加强草地资源保护、助推草地资源合理开发利用及经济持继健康发展提供科学依据。

关键词:苏仙区;北湖区;草地资源;调查

中图分类号:S812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7-273X(2020)07-0005-04

1  研究背景、目的与意义

1.1  苏仙区、北湖区概况

(1)在1995年3月前,苏仙区与北湖区属郴县专区;1995年3月撤销郴州地区,设立地级郴州市,撤销县级郴州市,设立县级苏仙区与北湖区,隶属湖南省郴州市[1,2]。

(2)苏仙区地处湖南省南部,郴州市中部,湘江支流耒水上游。地处东经112°53′55″-113°16′22″,北纬25°30′21″-26°03′29″,属中亚热带季风性湿润气候。年平均日照数1 410 h,年平均气温18 ℃,年平均降雨量1 490 mm,年无霜期290 d以上。全区行政区划面积1 339.91 km2。苏仙区位于南岭山脉中段北麓。东南、西南群山屹立,西北低平开阔,形成东高西低、南高北低,整个朝北倾斜的地势。最高峰狮子口海拔1 913.8 m,最低处在西河出口处洗金滩,海拔104 m[3]。

(3)北湖区位于东经112°41′34″-113°05′11″,北纬25°25′53″-25°52′49″,地处湖南省南部,郴州市中部。气候属亚热带季风性湿润气候,其特点是气候温暖,四季分明,热量充足,雨水集中,春温多变,夏秋多旱,严寒期短,暑热期长。全区行政区划面积826.8 km2。地处南岭丘陵山区。地势西南高、东北低,呈阶梯状倾斜。以山地为主,山地、丘陵、岗地、平原地貌齐全。岭谷相间,冲垄溪河纵横交错。最高点为西南端芙蓉乡境内的二尖峰,海拔1 654 m;最低点为北部华塘镇梨园村大回湾,海拔135.2 m[4]。

1.2  调查背景

主要是基于清查家底不清、界限不明、管理体系较弱等情况而进行的调查。国家 30 年大规模系统性草地植物资源调查中断,草地植物资源数据更新滞后,20 世纪80年代后,国家层面上的草地植物资源大规模调查基本终止。国家林业局在摸清家底之后,先后启动的两次全国重点保护野生植物资源调查基本也不涉及草地,而有关草地的零星小规模的调查也多是针对某些专项资源,例如冯淑华[5]对东北野生植物园林资源,黄明进等[6]对我国北方甘草药用植物资源,任翠梅等[7]对大庆主要盐生能源植物资源等的调查都属于此类。近30年正是国家经济突飞猛进的时期,郴州市苏仙区、北湖区的经济快速发展,草地利用方式发生了巨大变化,尤其是农田开垦、城市用地、公路用地、植树造林、退耕还林、农田荒废以及各类资源矿的开采,加之全球气候变化,草地植物资源也随之发生了重大变化,但人们不清楚所有这些人类经济活动及气候变化对草地植物资源究竟产生了何种影响。可以说,基于20世纪 80年代的草地植物资源普查信息已不能满足当前地方各级机构对草地资源管理与合理开发利用的需求。草地植物资源数据更新严重滞后,将会影响地方机构对生物资源和生态安全的决策及地方经济持续稳定发展方针的制定。因此,彻查当前草地植物资源布局和变迁情况已成当务之急[8]。

1.3  调查目的与意义

(1)此次清查工作主要分为底图制件、外业调查和内业汇总3个阶段,历时4个多月(2018年9月至2019年1月),清查在20世纪80年代草地资源调查技术的基础上,修改并引入了新的调查技术,主要核心技术是以全球定位系统(GPS)、遥感(RS)、地理信息系统(GIS)为主要内容的3S技术,技术优势明显,可大幅提高工作进度和数据质量。虽然有技术优势,但对20世纪80年代数据进行综合分析也必不可少,这可为清查底图制作提供依据,为清查外业调查提供方向,为清查内业汇总提供数据支撑。通过将20世纪80年代成果数据与清查数据对照并综合判断分析,可促进清查结果的科学性、严谨性和延续性。因而,对20世纪80年代成果数据进行分析运用意义重大。一是对20世纪80年代成果数据的验证。此次清查可以说是对普查成果数据的验证。时隔多年,草地资源数据变化在哪里,变化有多大,哪些是不变的,通过数据对比分析一目了然。二是对20世纪80年代成果数据的继承。在清查中分析继承普查成果是非常有必要的,清查過程中继承有关技术、方法及成果,可促进清查工作的快速有效开展和数据的准确性,是开展清查的有利条件。三是对20世纪80 年代成果数据的延续。清查成果可以说是普查成果在新时代的延续,是草地资源随着时间变化的新体现。四是对20世纪80年代成果数据的创新。随着科技的发展,3S 等技术已广泛应用于草地资源相关工作,这些新的技术的应用分析也是对20世纪80年代数据成果在新时代表现的创新[9]。

(2)通过资源调查数据,获得区域内草地种类、草地面积、人工种草、草地等级、利用情况、现有草食动物数量等详实情况,为当地有关部门制定畜牧生产方针政策提供强有力的依据,为当地生态文明建设提供强有力的保障。

2  调查对象、方法

2.1  调查目标

调查样地92个,其中苏仙区48个,北湖区44个;户外调查92户,调查指标包括草地类型、盖度、草地产量、可食牧草产量、草地等级、优势种类、草地利用情况等。

2.2  调查时间

2018年9月26日参加湖南省草地资源清查工作第一次技术培训会;2018年10月1日至11月30日底图制作,工具准备;2018年12月5日至12月25日外业调查;2018年12月5日至2019年1月15日内业整理。

2.3  调查方法

2.3.1  底图制作  底图制作是综合最近一次草地资源调查图件和国土部门等草地相关地类图件,补充图件中未划入确知的草地地块,在高分辨率遥感影像支持下进一步细化,形成清查工作底图。 底图制作由湖南省畜牧水产局聘请专业公司完成并提供。

2.3.2  外业调查  外业调查是以工作底图为基础,严格按照《草地资源调查技术规程》(NY/T 2998-2016)的技术标准以及按《天然草原等级评定技术规范》(NY/T 1579-2007)制定样地、样方布置方案,确定组织方式、调查时间等,统筹开展外业调查,对草地资源清查图斑及退化草地情况进行实地核查,对天然草地和人工草地进行现场数据信息采集、监测,并对牧户的草地利用情况和畜牧业发展情况进行入户访问调查。

2.3.3  内业汇总  内业汇总是结合底图、中低分辨率遥感影像、地面调查样本进行图斑的草地类型、退化等级划分,估算可食产量并进行草地质量分级,统计不同权属草地面积,制作專题图等,再按要求进行汇总。

3  结果与分析

3.1  总况

通过湖南省畜牧水产局提供的草地图斑信息与本区域具有代表性草地样地调查相结合的调查进行数据信息采集汇总。于2018年12月5-25日进行外业草地资源调查,历时21 d,共完成92个样地132个样方的调查,其中草地类44个样地132个样方;非草地48个,不设样方;入户调查92户;完成核实草地资源图斑数92块,面积554.662 hm2,其中草地331.246 hm2,非草地223.416 hm2。

3.2  分析

结合苏仙区、北湖区草地调查统计情况(表1、表2),分析如下。

(1)草地资源锐减。本次调查图斑数92个,其中草地42个,人工草地2个,非草地48个,草地占比47.83%,非草地占比52.17%。调查总面积为554.662 hm2,其中天然草地326.949 hm2,人工草地4.297 hm2,非草地223.416 hm2,草地占59.72%,非草地占40.28%。通过苏仙区与北湖区提供的草地面积以及实地调查和草地资源分布图的图斑面积测算,苏仙区现有草地面积1.833万hm2,其中人工种草66.67 hm2;北湖区现有草地面积1.221万hm2,其中人工种草240 hm2,两区草地总面积为3.054万hm2,人工种草306.67 hm2。而两区在20世纪80年代测量数据为6.205万hm2。35年间,草地资源减少了3.151万hm2,减少率达50.78%,主要原因为由于社会发展的需要,大面积的工业化、城镇化、毁林破草开垦耕地引起的农田开垦、城市用地、公路用地等侵占草地资源,以及两区作为山区而大力提倡的植树造林、退耕还林、草地开发种果树和各类资源矿的疯狂开采,同时由于疏于管理引起的树木及灌木对草地的蔓延,导致了草地资源的锐减。

(2)产草量高,优等牧草少。通过44个草地样地测量,以白茅、五节芒等为主的草地有22个,地毯草、假俭草等为主的草地有9个,其他以细柄草、金丝草、狼尾草等为主的草地有13个;草地资源级中草原级1级35个,2级6个,3级3个;草地覆盖度平均为82.48%。两区草地平均产草量为18 309.08 kg/hm2,1983年两区各类草地产草量为16 797.00 kg/hm2,单产提高1 512.08 kg/hm2。草地资源草原等中Ⅰ等11个,Ⅱ等11个,Ⅲ等22个,主要以白茅、五节芒等为主的Ⅲ等草地资源占一半,产量高,质量低,适口性较差;以地毯草、假俭草等为主的Ⅰ等草地资源少,只占25%。人工种植的优质牧草少,人工种植草地仅306.67 hm2,占总草地的约1%。

(3)草地利用度较高,非草地利用度低。通过现场调查,草地周边都有养牛或养羊户,草地全部都得到了应用,全年放牧。42个样地中,强度利用8个,中度利用23个,草地得到了很好的利用。 非草地48个样地中,人工造林21个,人工种果树、油茶树、茶树14个,树木及灌木蔓延、退化耕地、种菜与草皮等13个,非草地中人工造林与人工种果树占比达73%,但人工造林疏于管理,林中灌木丛生,人工种果树林里不允许牛羊出入,导致大面积的非草地没能很好利用。

(4)养殖量合理,只有采取措施才能提升养殖量。由于国家精准扶贫政策出台,苏仙区及北湖区因地制宜大力发展了草食动物养殖业,据畜牧部门统计及通过入户调查了解, 苏仙区及北湖区现有牛4 405头,羊33 581只,按现有草地利用模式主要以中度利用为主,放牧按2 hm2养一头牛,0.133 hm2养一只羊计算,现有牛羊利用了1.33万hm2,加上养鸭、养鹅、养兔利用1 466.67 hm2,草地利用率达48%,草地资源得到了很好利用,如需扩大有关草食动物养殖量,则需从改良草地、提高人工种草量、大量利用各种碎片草地上下功夫,从而提升草地的载畜量。

4  建议

4.1  加强组织领导

草地资源利用是一项新的工作任务,为确保草地资源利用有成效,要成立草地资源工作领导小组。郴州市成立专门的草地资源部门进行统筹规划,苏仙区与北湖区抽调相关专业技术人员成立了草地资源工作站,进行草地资源调查、动态监控、规划、发展与利用等工作。

4.2  制定科学发展规划,综合治理草地

一是尽快制订草地保护建设利用中长期总体规划,总体规划必须从苏仙区的经济和社会发展实际情况出发,本着草地的科学利用、资源的综合开发和让农民先富起来的原则,合理布局草地建设和各项基础设施建设,促进当地快速稳定发展。二是落实草地承包责任制,保障草地的有序、合理科学流转。三是综合治理人工草地,加大人工草地种植,尽快提高人工草地生产能力。

4.3  加大资金投入

草地农业是耦合粮食、牧草进行的新型农业模式,政府部门一直比较重视鸡、猪等耗粮型畜禽的养殖,对草业、牛羊等草食畜牧业的认识比较滞后,草田轮作、林草间作等模式的优势宣传和普及不到位。现阶段国家对草业及畜牧业的科研投入还不够。1997—2001年畜牧业与农业研究开发机构课题数呈先升后降、总体下降趋势[10],阻碍了草地农业的发展[11]。草地资源利用是一项系统性工程,需要投入大量人力、物力和时间,各基层监测单位办公设备还十分缺乏,工作经费十分紧张,给各项工作带来了很大的困难。须加大资金投入力度,添置必需的仪器设备物资,以保障各系统工作顺利开展[12]。

4.4  发展草田轮作模式

集约式的草田轮作,即对牧草进行套种、混播、间作等形式,小范围内充分利用水、热、光等资源进行集约化管理,不仅能增加土壤肥力,还能增加经济收入。在郴州市上述轮作形式均存在,可根据实际情况和草业发展需要,种植优质禾本科和豆科牧草进行草田轮作。结合郴州市水稻冬闲田资源(占土地资源的75.3%)、光温水资源、空闲劳动力资源优势和农业生产状况,将草稻轮作加入稻田农业生产系统中,为水稻生产提供绿肥的同时,给畜牧业生产提供原料,实现农牧结合达到农业可持续生产的目的[13]。湘南地区冬闲田种植紫云英,早、晚稻产量较对照分别提高20.9%、73.4%,年经济效益较对照提高285.4%[14]。

4.5  发展果(林)-草-牧-沼模式

郴州市山地丘陵区有许多果园、茶园、经济林地,可用于林草结合发展种草养畜,在果园套种优质牧草,适时收割牧草饲养家畜,发展无公害畜牧业。家畜的排泄物可为果园提供有机肥;同时建立沼气池处理废弃物,沼液渣可直接用于果园或栽培菌类,生产的沼气可提供生活燃料,形成果(林)-草-牧-沼的良性循环。苏仙区、北湖区可在幼果林的草地开发利用上做一些研究,对果园种草、林间放牧养殖的一些生产管理技术进行完善成熟,从而进行果、茶园种草放牧,增加经济效益[11]。

4.6  加大草地改良力度,提高草地质量

加快人工草地改良建设速度,可考虑把现有品质较差的五节芒与白茅为主的草地改良为以黑麦草、三叶草等优良牧草为主的草地,提高以施肥为主的田间管理水平。据报道,青贮饲用玉米、黑麦草种植系统与油菜、水稻种植系统纯收入之比为2.35∶1.00,前者纯收入是后者的约2.35倍。苏仙区、北湖区气候阴雨寡照、雨热同季,有利于营养体生长,能满足青贮饲用玉米与黑麦草种植系统的生长需求,青贮饲用玉米与黑麦草种植系统的效益可观。随着牛羊养殖企业规模扩大,饲草的需求量也越来越大,在苏仙区、北湖区农区的潮湿气候下,晒制青干草难度很大,将高产优质牧草进行青贮是有效途径,因此,种植青贮饲用玉米与黑麦草是可行的,有利于“粮改饲”的推广,可为农户及养殖企业降低成本,增加收入[15]。

4.7  合理安排草食动物养殖量,保护好草地资源

现在苏仙区、北湖区的草地利用率为48%,利用强度为中等,整体得到了较好的利用,如需提高载畜量,则要在改良现有草地,采取草田轮作、果(林)间种草等形式后方可增加养殖量。只要措施得当,现有草食动物养殖量可提高50%。

参考文献:

[1] 郴州市人民政府.苏仙区历史沿革[EB/OL].http://www.czs.gov.cn/html/zjcz/lsyg/content_1279036.html,2018-04-17.

[2] 北湖区人民政府.建置沿革[EB/OL].http://www.czbeihu.gov.cn/zjbh/ lsyg/content_2096136.html,2018-01-11.

[3] 苏仙区人民政府.苏仙区地域特征[EB/OL].http://www.hnsx.gov.cn/ qqgk/lsdl/dx/content_838245.html,2020-05-27.

[4] 北湖区人民政府.北湖概览[EB/OL].http://www.czbeihu.gov.cn/zjbh /beihuintro/content_2116317.html,2020-04-21.

[5] 冯淑华.中国东北野生植物资源调查与园林应用前景分析[J].中国林副特产,2009,101(4):75-77.

[6] 黄明进,王文全,魏胜利.我国甘草药用植物资源调查及质量评价研究[J].中国中药杂志,2010,35(8):947-952.

[7] 任翠梅,王殿奎,王明泽,等.大庆地区主要盐生能源植物资源调查[J].黑龙江农业科学,2011(1):58-59.

[8] 吕林有,赵  艳,于国庆.国内外草地植物资源调查历史现状与趋势[J].黑龙江畜牧畜医,2016(19):140-143,150.

[9] 武  强,郝兴明,李晉峰,等.新疆草地资源普查对草地资源清查的意义[J].新疆畜牧业,2018(6):45-47.

[10] 佘国强.农业可持续发展研究[J].中国农业资源与区划,2004, 25(5):53-57.

[11] 丛  慧.湖南省发展草地农业的实证研究[D].长沙:湖南农业大学,2013.

[12] 李翔实,甘兴华.南方草地监测工作的现状与建议[J].江西农业,2015(5):43-44.

[13] 梁海军,秦道珠,黄平娜,等.湘南冬闲田稻一稻一绿肥(饲草)种植模式及效益研究[J].湖南农业科学,2011(6):32-35.

[14] 赵  钢,赵秀芬.果园种草生态效应的研究[J].广东农业科学,2010(8):68-69.

[15] 李海峰,李元华,程明军,等.青贮饲用玉米与黑麦草稻田轮作的经济效益分析[J].四川畜牧兽医,2018(6):1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