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高分学考古指指点点的人,大概不懂得“梦想”

2020-10-20 06:24:30 意林·作文素材 2020年18期

孙超

作为一名热爱历史的学生,向往这样的学术圣地,年纪轻轻的钟芳蓉眼光独到。

但“吃瓜群众”不这么看。他们算着毕业生平均年薪,盯着“风口”上的专业。在泥沙俱下的评论中,一些人并未触及自己日常经验之外的世界,试图用自己的经验之谈甚至一厢情愿地对钟芳蓉指指点点。可是他们忘记了,在每一个稚嫩心灵的天平上,还有一样重要的东西,那就是梦想。

“不忘初心,做胸怀天下的新青年。”这是被称作“敦煌的女儿”的樊錦诗写给钟芳蓉的寄语。

“我希望能追随您的脚步,去选择北大,选择为考古献身,也希望找到心灵的归处。”这是钟芳蓉给樊锦诗回信中的一句话。

一位挥别校园献身敦煌近一个甲子的“老北大”,和一位即将踏入燕园大门的“新北大”隔空对话,讲述着关于心灵和梦想的故事。更有很多考古科研院所在微博上与钟芳蓉互动并送来书本和纪念品。有网友感慨:难道,这就是梦想相互激荡的感觉?

十八九岁的年龄,正是“做梦”的时候。年轻人对于梦想,常常有两种不切实际的姿态。有时是只盯着白月光、红玫瑰,却看不到现实的荆棘。一旦受挫,有的又走向另一个极端——沦为市侩主义的俗人,将精致利己作为人生准则。

其实,梦想有时是稚嫩的。学考古先要学什么,又分哪些方向?热爱历史的钟芳蓉未必一一知晓。想要登堂入室,与前辈看齐,想必还要经历一番试炼。

梦想有时也经不起考验。选择太多,诱惑太多,困难也太多。不是谁都可以坚守斗室几十年,冷板凳上读古书。也不是谁都可以上山下海,一铲一锹觅踪迹。更何况长安居,大不易。在现实压力下中途退出的,并不鲜见,这也让人们对钟芳蓉坚守梦想有了一份期待。

对于许许多多在为是否要坚守梦想而苦恼的人来说,因为钟芳蓉选专业这件“小事”引发的大讨论,或许正是重新审视梦想的机会。

在送给钟芳蓉的书中,有一本樊锦诗的传记,名字就叫《我心归处是敦煌》。没错,樊锦诗在敦煌,守护了一辈子的梦想,找到了心灵的归宿。但是真正读过这本书的人会知道,故事还有另外一面。初到敦煌,樊锦诗的“幻想在现实中苏醒”,少年时代的美丽梦想一度破灭。她也曾想过放弃和逃离。但是,在对时代重任与个人梦想的反复审视中,她最终选择了留下,从此越发坚定,把自己的一辈子都交给了敦煌。

世界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就是看清生活真相之后依然热爱生活。同样,在触碰了梦想的荆棘后,依然选择梦想,那么这样的抉择必定会伴随一生,任何人都无法动摇。

经历了“否定之否定”的认识,对艰难和诱惑都已有所提防、有所“免疫”,这会比仅凭一腔热血的人更加坚定地一往无前。我们尊重钟芳蓉的选择,哪怕她未来会发生改变,甚至会选择放弃。毕竟,外界的关注和讨论,不应该成为一个人人生之路上的限制。但无论如何,以开放的心态审视梦想,以积极的行动迎接梦想,或许更能找到让自己无怨无悔的选择。

这正是应了苏东坡的那句词:“试问岭南应不好,却道:此心安处是吾乡。”

(摘自微信公众号“人民日报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