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人争粮,与粮争地:2000万亩小龙虾逼出稻田危机

2020-10-20 06:24:30 意林·作文素材 2020年18期

严君

时事引读 >>

小龙虾是国人餐桌上的至爱,也是不少农民脱贫致富的希望。然而,当2020年小龙虾养殖面积达到约2000万亩时,农业专家却忧心忡忡:受短期经济效益驱动,一些地方盲目扩大稻田养虾规模,扩大沟坑占比,影响水稻生产,造成粮食安全隐患。自2012年至2018年,南方5省小龙虾主产区养殖总面积增加了284%,且扩张仍没有停下来的趋势。而小龙虾市场却陷入不稳定状态。受收获时间集中、冷储加工跟不上,以及自然灾害、消费市场等影响,小龙虾收购价在每公斤12元至70元之间大幅波动,农户要承担很大的市场风险。以湖北为例,2018年湖北省水产技术推广总站调研表明,只有1/3的养虾户能赚钱;最近两三年,小龙虾“地板价”现象日益突出,2020年3月中下旬虾苗市价每公斤12元,仅为正常年份的一半。2020年5月,荆州市小龙虾产业发展调研报告显示,2020年小龙虾成虾价格总体上明显低于2019年。农业专家呼吁,不可“重虾轻稻”,应“稻虾兼顾”。

素材聚焦1 “虾田种稻”的负面效应

我国稻田养蟹、稻田养鸭等综合种养模式是稻渔共生模式,不但能清除杂草、控制虫害、培肥土壤、改善水质,还可促进水稻生长。而近年发展迅猛的“虾田种稻”多为非共生模式,对粮食安全、土壤质量和生态环境产生了许多负面效应:一是擠占基本农田,原本排灌条件好、土壤肥力高和可水旱轮作的稻田被改为稻虾综合种养田;二是影响水稻生产,部分生产者在稻田内挖养殖沟而减少实际种植面积,甚至存在水稻种而不收、直接作为小龙虾饲料的现象;三是长期水淹破坏土壤,不利于水旱轮作,对土壤健康的危害非常大;四是加剧水资源紧张,每亩养虾稻田的年耗水量比水旱轮作农田多600吨至700吨,饵料和肥料的大量投入也加剧了水污染。

素材聚焦2 合理规划,分类施策

2019年,农业农村部下发了《关于规范稻渔综合种养产业发展的通知》,指出应尽快对稻渔共生和非共生模式分类施策。一是尽快查清综合种养稻田的分布区域及其与粮食生产功能区的重叠情况,科学评估稻渔综合种养的经济和生态效益。二是引导农民因地制宜选择水生动物品种,严格落实沟坑占比不超过10%的规定,在粮食生产功能区严禁新增非共生稻渔面积。三是抓紧制定稻田综合种养国家规划,科学划分适宜发展区和限制发展区,逐步构建绿色发展模式和政策保障机制。四是科技支撑,专项引领,解决土肥、栽培、植保、水产、育种、生态、环境、经济等跨学科协同研究不足的问题,全链条开展关键技术研发。

【微写作范文示例·粮食安全是不能突破的底线】部分地方稻田养虾无序发展,由“稻田养虾”变成“虾田种稻”,不仅有违稻渔综合种养“不与人争粮,不与粮争地”的基本原则,也给绿色农业、高质量发展带来巨大隐患。因此,一方面我们要按停小龙虾养殖的“快进键”,另一方面我们不可一味追求小龙虾产量,在水稻生长期经常灌深水,造成稻田人为涝害,水稻严重减产。一言以蔽之,粮食安全是我们不能突破的底线。

【其他适用话题】绿色农业 危机 短期效益与持续发展 共生与非共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