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租平台经营模式及新冠肺炎疫情后发展模式探讨

2020-11-18 11:01:09 时代人物 2020年22期

张琰奇

摘要:随着互联网、与计算及大数据的发展,共享经济发展迅猛,2015年,国务院发布了《关于加快发展生活性服务业促进消费结构升级的指导意见》明确指出要“积极发展短租公寓、长租公寓等满足广大人民群众消费需求的细分业态”,房屋共享成为了新的风口。该文以现存共享经济下我国本土短租平台小猪短租的盈利模式为例,探讨新冠肺炎疫情对短租平台的影响以及疫情后可产生的创新型短租平台盈利模式可行性。

关键词:短租平台;新冠肺炎;盈利模式

1 引入

共享短租品牌在中国市场能够快速发展,一方面源于我国经济的不断发展人民群众可供支配的限制资产尤其是房产的增大,另一方面归因于“千禧一代”的崛起,根据《中国住宿发展报告》显示,使用共享短租平台的群体主要用户为中青年群体,年龄大都在18-30岁之间的用户占比超过70%[1],该群体的人一般是初入职场或者是职场精英中乐于追求更高的生活品质并期望在自己的能力范围内实现“高品质”或者“精致穷”的消费目的,这些新时代的消费观为短租平台的兴起作出了贡献。

2 短租平台盈利模式

目前我国短租平台的模式(包括进入中国市场的Airbnb)主要包括两种:第一种是B2C(平台运营)模式:平台对现在的房源进行统一管理,并在盈利后按一定比例与房主分红,代表平台有于2011年成立的途家与蚂蚁短租。第二种是C2C(业主自营)模式:平台为个人房主和房客提供服务并保证交易的安全进行,平台通过向房租收取佣金盈利,代表平台有于2012年成立的小猪短租以及木鸟短租[2]。

小猪短租概况。小猪短租于2012年8月正式上线,是共享经济背景下利用互联网技术建设的为住房资源的供给方和需求方提供信息匹配的线上平台。截止2019年5月,小猪短租平台拥有的房源数量达到了80万套,住房类型多样,平台上线了中国400多个城市的住房资源,以及海外252个目的地,平台活跃用户超过5000万,运营中心设立在包括北京、上海的超过20座城市。在业务方面,小猪短租根据用户的特点,结合房源当地文化推出特色活动,给用户带来较好的用户体验。在用户订房体验方面,小猪短租凭借现代简约潮流的App设计风格给用户耳目一新的感觉。2018年10月10日,小猪短租宣布完成近3亿美元新一轮融资。

小猪短租运营模式。从以上流程图中我们可清晰可见,小猪平台本质上充当的房屋中介的角色,拥有闲置房产的房主将房源信息在平台上发布,房客在使用完产品(房产)后又将评价反馈给到房主(供给方);同时,用小消费需求的房客通过小猪平台搜索房源,锁定房源后支付定金,待房客正式入住酒店后支付尾款;房客退房后平台提取一定额度的费用作为服务费并把房费支付给房东。

小猪短租能实现盈利方式的措施包括但不限于以下几点:一是在平台和消费者之间建立了有效的反馈机制,允许用户在平台上分享房源使用体验,在用户分享和其他用户互动中又无疑是一种宣传,无形中提高了平台的信誉扩大了平台知名度;二是促使房东和房客之间的信息沟通更加便捷、高效,打破了时间、空间的限制实现了信息的及时共享;三是在房客和房東交易结束后进行抽成盈利,这无疑也是平台盈利的主要来源;四是根据各自特点最大限度地位需求方和供给方提供精准匹配,避免资源浪费,这和当今时代的“绿色消费”不谋而合。

3新冠肺炎疫情对短租平台的影响

此次新冠肺炎疫情对旅游行业产生了巨大冲击,出现了严重的衰退和滑坡,行业随时惨重,而由于线上短租行业对旅游业的高度依赖性,受疫情打击愈加沉重。春节期间,小猪短租平台的民宿订单损失率接近100%。有数据显示,今年2月份,小猪短租平台超过90%的短期出行订单被用户主动取消或协商退订,平台交易量同比2019年降幅达95%以上;清明额“五一”小长假期间平台订单量虽有一定幅度的回升,但平台房源整体预定量仅为2019年同期水平的30%和60%,平台整体业务量仅回复不到三成[3]。

与2019年短租平台订单量与交易达成量的火热相比,2020年的这两数据只能用冷清形容。自今年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整个旅游行业收到巨大冲击,短租行业或也可称为民宿行业更成为了“重灾区”。在共享住宿平台苦苦支撑的同时,平台上大批短租民宿经营者更是日子难熬。

自3月新冠病毒全球大流行以来,欧洲短租预定量下降多达80%。纽约、旧金山和西雅图等美国主要城市,短租收入下降超过50%。今年4月,Airbnb的估值已经暴跌至180亿,几乎是此前最高310亿估值的一半。今年5月,首席执行官布莱恩宣布裁员25%。以上数据足以证明疫情对短租平台的打击之大。

4疫情以来出现的新型短租平台盈利模式

压缩开支。在疫情冲击下,现金流成为各大共享住宿平台“保命”的关键,而为了缩减开支。根据国内在线民宿平台土家最新发布的《停止业务通知》,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该公司做出战略调整,途家自营业务将于2002年4月26日停止运营,不再继续提供服务。不仅仅是途家,小猪短租、Airbnb、携程等短租平台大亨都开始“断臂求生”。疫情导致绝大部分民宿业务按下“暂停键”,而共享住宿平台的收入则主要来自于民宿订单的佣金,在没有业务的情况下,企业只能通过节流的方式维持现金流,以此获得生存。

盘活现金流。途家、Airbnb、小猪短租等平台纷纷在平台上推出了折扣较大的预售活动。具体来看,近日Airbnb就面向全国品牌民宿推出房源预售预付活动,对于参与活动的房东符合活动条件的订单,平台还承诺提前将世纪应付金额的50%预付给房东,同时帮助房东进一步缓解现金流压力。途家也推出“早鸟报喜”活动,同时还联合携程、去哪儿、蚂蚁短租等平台,希望为参与活动的房东获取疫情后的新订单。

改变经营模式,从“短租”变成“长租”。由于疫情期间的防控需要,短租市场首先,小猪短租的经营模式由“短租”变为了“长租”,大打优惠牌。该平台与阿里巴巴旗下闲鱼正式推出民宿房源长租优惠活动,其中多地民宿房源在闲鱼长租五折起订。

5 疫情以后短租平台盈利模式可行性方案探讨

推行实名制。用户在网上进行预订房源时应提交身份证等信息。对用户进行审核并且记录其消费及评价内容,根据大数据形成用户在平台交易期间的行踪与消费者数据库,这不仅仅是保护用户的健康为疫情抗击作出贡献更是可以对于高消费水平和高评价者进行更优质的房源匹配。为主动实行实名制认证的客户返优惠券,这不仅仅提高了用户和平台的安全性更塑造了平台的品牌。

增加其他盈利模式收入。目前短租平台的盈利模式部分是平台促成交易的佣金收入。其他盈利模式收入较少。共享经济下的盈利模式多种多样,不仅仅来自于供给方,还来自于需求方及平台资源的使用者,甚至来自于第三方服务[4]。平台奇特不仅可以对供给方和需求方进行比例抽成,还可以利用沉淀资金投资、大数据分析等增值服务带来收入,而其成本则主要来自平台的运营维护、信息技术的投入等。这比主要来自抽成专区利润的单一盈利模式方式更加多样。

参加更多的公益活动,塑造企业品牌。品牌是一个企业长期存在于市场的重要依靠,此次新冠肺炎疫情持续时间之长,全球经济和国民人身健康深受疫情打击,平台企业可乘机多参与抗疫相关活动,加大抗疫信息广告的投放疫获得用户的好感从而提高市场曝光度强占客户资源。

与保险公司合作推出配套产品。受此次新冠肺炎的影响更多的人们感受到了自身健康随时受到的威胁,保险公司健康险及意外险销售量创下了新高,短租平台可与保险公司合作推出预订+保险组合套餐增加销售额。

稳固好供需双方的信任关系。民宿业平台上的供需双方进行交易是一个双向选择的过程,双方关注的内容不一样,比如在房屋分享领域,供给方房东更多关注房客的身份、人品、温升习惯等,需求方更多关注房源信息和平台建立的供需双方链接。由于房源供给方与需求方具有延展性和叠加性,所有民宿业平台企业市场潜力巨大,而共享平台拥有的信息资源德国反过来增强供需双方用户黏性。同时民宿业平台可借助社交网络、第三征信机构等在平台用户之间建立信任机制[5]。

新冠肺炎疫情对居民消费行为造成了直接影响。疫情期间消费的供给端受到直接冲击:由于严格隔离、延迟开工、物流受阻等因素,很多消费产品供给受阻,物价出现波动,但随之产生的供需变化并没有影响到居民的基本生活,从而促使家庭消费行为及模式的转变。加速消费数字化,消费数字化依托移动支付、网络平台等媒介,成为抗击疫情的重要工具,因此在疫情期间网络平台经销商在一定程度上获得了可观的收益。

同时,此次疫情也是对各类民宿尤其是中低端民宿盲目扩张的一种抑制和洗牌,疫情起劲网络技术在各个领域的应用得到进一步深化,人们的在线消费习惯得到进一步强化,线上短租行业发展从追求规模和速度的粗放模式向更加注重质量和效率的集约模式加速转型。受疫情影响全面停工的旅游住宿业与景区应充分利用好这段“休整期”,积极组织职工参加各类线上技能培训,行业发展指导等等培训,助力提高企业及员工技能素养,提升行业服务水平。各类住宿行业及短租平台应配合政府宣传引导旅游客源进入,加强特色民宿客栈、酒店宣传推广,客源引流与宣传并驱,助力文旅住宿业疫情后回复与发展。

从长远来看,此次疫情既是一次危机同时又蕴藏着无限的机遇,疫情期间会积累大量的游客出游欲望,预计在疫情结束后全域旅游会有一个突发式的突破或者增长。

参考文献

[1] 徐景一,李昕阳.共享经济背景下平台企业利益关系演变研究[J].经济纵横,2019(06):109-115.

[2] 王保乾,邓菲.基于消费者偏好选择的短租房市场定价因素研究[J].統计与信息论坛,2018(07):92-99

[3] 范楠,陈宏民.共享住宿平台的多样化创新模式分析[J].管理现代化,2020(02):49-51.

[4] 王宇婷.共享经济成因、内涵和商业模式研究[J].价格月刊,2018(07):91-94.

[5] 梁海艳.分享经济创新企业盈利模式探讨——基于案例分析的视角[J]。商业经济研究,2018(10):107-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