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晋与王爷的爱情轻喜剧

2012-08-30 12:42蒹葭
芳草·网络小说月刊 2012年6期
关键词:王爷深情蛋糕

写手自画像:

蒹葭,90后文字狂热者。阳光抑郁症。精神洁癖。在文字的世界里寻找世间的最后一片净土。以拒绝的姿态拥抱纯爱,以想象的方式纵情欢爱。

他成了王爷

大学戏剧社的演出节目里,王清阳是王爷,而我是他苦苦追来的平民福晋。在戏里,我要与他极尽各种深情的对视,更要有琼瑶式的天崩地裂,天知道我演得多辛苦。最后一幕里,王清阳搂着我背对着舞台,在耳边催我快点露出一脸甜蜜。

不仅如此,我还要念肉麻得要命的爱情宣言,而王清阳却在偷偷地笑。我气不过,一脚踩在他脚背上,恰逢我的台词完了,他需要转过身面对观众,看他忍住痛还要装作被感动的幸福样,我内心稍稍解气。

但让我没料到的是,这出戏意外地成功,台下响起哄堂掌声,还伴着“王爷,王爷”的尖叫。我傻了,而王清阳一脸笑意地鞠躬。这与起先的设想太不一样了,王清阳用一个月紫记的蛋糕贿赂我演这个戏。

他可怜兮兮地说:“钱宝丫,算我求你了,要是没人给我搭戏,社长就让我去校园门口裸奔,你也不想看到那样吧?”

我掇了掇王清阳的胸口:“还不错,有胸肌,裸奔也不丢人。”

气得王清阳跳脚。但最后,我还是败下阵,谁让他知道我是个吃货,能精准地抓住我的七寸。我想,反正只是帮王清阳完成任务,但戏演完的那晚,大家都不再叫王清阳的名字,而是干脆给他冠上“王爷”这个名号,说他把一个深情王爷的角色出演得淋漓尽致。

我坐在旁边,大叫不妙,果然,一群人围住我,“福晋,福晋”地收不住嘴。

可我还得忍住,为了紫记一个月的蛋糕,不能当众掀了王清阳的面子。

没出几天,学校都传出了我和王清阳是一对般配的“王爷福晋”,任我磨破了嘴皮说那只是场戏,也不能阻止流言疯传。

我找到王清阳,抓着他的衣领,先是抗议,后来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王清阳,你把我的清白都毁了,我还没谈恋爱呢!”

王清阳将胸口贡献给我擦眼泪鼻涕之后,仰天长叹:“钱宝丫,不如,你就从了我吧,好歹我也是个王爷啊。”

“屁。”我蹭完最后一滴眼泪,潇洒地转身离开。走之前还不忘提醒王清阳把这件事向校友解释清楚。

逃不王爷的手掌心

王清阳果然在宣传栏上写了一纸告示,但内容却是:福晋,老地方见,本王留。

大家都笑王清阳胆子真大,明目张胆地调情。我撕了告示,气极败坏地赶到天台,那是我与他排戏的地方。他背着手,风吹起他的头发,倒有一点王爷般的玉树临风了。

我甩甩头,暗骂自己别忘了来的目的。可是我的鼻子比我的舌头要灵敏,闻到蛋糕的香味,将质问王清阳的话抛到脑后,追着他要蛋糕。

他贼笑地躲开我的进攻,非让我喊他“王爷”才肯给。

我不想让他得逞,迈脚走了几步,肚子却不争气地响起。好吧,一句“王爷”换一客蛋糕,这交易也不算太坏。

但是,我错估了王清阳的奸诈,他居然录下我喊“王爷”的声音,天天在宿舍放,很快,我成了深情福晋,室友还说,将来我和王清阳结婚,是不是来一场清朝的婚礼。

我尖叫着抗议,室友却调侃我:“哟哟哟,福晋还会害羞呢。”

这下,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整个大学生涯,我没能收到一封情书,也没人捧着花在女生宿舍喊我名字,亏了!

室友点着我的额头骂我不知足:“有那么深情的王爷陪着你,少嚷嚷,你不要啊,多的人想当他的福晋。”

我翻翻白眼,不敢再继续这个话题。

王清阳已经在人前做足工夫,除了我不承认,其他人都认定我和他一对,只要我抗议,肯定惹来一帮人指责我辜负“王爷”的深情。

我只有生闷气的份,王清阳拿着蛋糕讨好我,我生他的气,但不会跟美食过不去,其结果就是,我的身体像吹气球一样,迅速变圆。我看着秤上的数字,有种想撞墙的冲动,王清阳拦住我:“别,胖点好看,我就喜欢你胖。”

可我不要他喜欢,我暗下决心,一毕业,就跟他分道扬镳,老死不相往来。去他的王爷,去他的福晋。

休了王爷

我连最后的毕业欢送会也没去,换了号码,存心远离王清阳。就在我成功瘦下来,往职场“白骨精”奋斗时,王清阳那张贼笑的脸,却出现在我面前。

我掇了掇他的胸,又拉拉他的脸,确定那是货真价实的人。但我没有丝毫重逢的喜悦,因为,公司传遍了关于我和王清阳“王爷和福晋”的事。同事羡慕死了:“宝丫,有这么好的王爷追着你,我看,你要找皇上谢主隆恩才对。”

于是,我费尽心机想摆脱的“福晋”称号,还是功亏一篑。

王清阳皱着眉看我裹着职业装的身体,他说:“本王喜欢你胖一些,快给本王胖回来。”

我恨不得扑上前抽死丫。但他拿出蛋糕在我面前晃啊晃,惹得我不停吞口水。他又使出原来的手段,让我喊他一句“王爷”就让我吃。

还当我是学校里那个傻丫头呢。就在我张口想骂他时,王清阳却用勺子将蛋糕塞进我嘴里,还笑眯眯地问我:“福晋,好吃么,慢慢来,别急,没人跟你抢。”

这幅场景恰巧被同事看见,马上传了出去,纷纷问我什么时候可以吃喜糖,还有同事递给我婚庆公司的电话,说那儿做活动,打折。

我气不过,狠狠咬了王清阳一口。

在体重再次飚过120斤后,我做了个决定。我对王清阳说:“我要跟你绝交,抗议无效!”

他沉默了一会,半晌,他说:“福晋,你这是要休了本王么?”

这回,换我愣住了。以前,也说过“绝交”之类的话,但每次,王清阳都会糊弄过去,从不当真。我的声音卡在喉咙,傻傻地看着他离去,留下一个忧伤的背影。

再有同事喊我福晋的时候,王清阳就会上前解释:“她是钱宝丫,不是福晋。”

同事看看我俩,一脸莫名奇妙,把我拉到一边问是怎么回事。

我勉强挤出一个微笑:“那只是个玩笑,我和他不是恋人。”

同事可惜地叹了叹:“王爷是个好男人。”

我沉默着,其实我又何尝不知道他是好男人,只是一直以来,我习惯在他面前嚣张跋扈,习惯像个女王一样骄傲,所以拉不下脸跟他说一句那只不过是句玩笑。

他不再来缠着我,我们就像普通的同事,除了公事,没有过多的交集。

王爷另有新欢

王清阳突然请假,忙着往外赶,甚至绊倒了文件架,他顾不上捡,就冲了出去。

我很好奇是为什么原因让他失去冷静。

过了一会进来的同事向我投过一枚同情的眼神,我一头雾水,心里七上八下:不会是这段时间心神不宁,工作出了什么纰漏,老总要找我麻烦吧。

但很快我就明白那个眼神的意思。

公司附近的餐馆,王清阳和一位美女坐在一起,他殷勤地拉椅子,点菜时询问她的意见。不知怎么,那面画刺痛了我的眼睛。

我和王清阳一起吃饭,他总是慢吞吞地走在我后面,点餐时,不会将菜单给我看,径自做主,我埋怨没有人权,他搬出的道理一套套:“本王还没说你先上桌没规矩呢。”

那顿饭,味同嚼蜡。

既然王清阳的动作那么快,那我也不能落后,我号召认识的朋友给我介绍牵线,所有人都说我疯了,放着好好的“王爷”不要干嘛呢。

我急了,放出话:“王爷已经被我休了,谁再提,我跟谁没完。”

我开始马不停蹄地与人见面,约会。

他们会说:“钱宝丫的名字好可爱哦,以后我就叫你‘宝宝好不好?”我总会想到“福晋”这个名字,以前我烦透了这个词,巴不得它从词典上消失,可是现在我不由自主地怀念这个词,还怀念这个词的幕后主使——王爷。

可是他每天中午和那位美女呆在一起,同事不无可惜地说:“钱宝丫,你就是死脑筋,这下让人抢先了吧,听说,他们已经住一块了。”

“咣当”,勺子掉在地上,顿时没了食欲,早早回到办公室,盯着王清阳的位置发呆。

王爷和福晋

从此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同事突然说:“钱宝丫,还减肥呢,你都快赶上赵飞燕的风范了。”可事实是,我没有减肥,只是身体不受控制地瘦下去。

王清阳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我身后。夜风将他的头发吹起,又让我回想起那年在教学楼的天台,他那王爷般的玉树临风。

“钱宝丫,我有话对你说。”王清阳表情是鲜有的正经。

我将梗在喉咙里的蛋糕咽下去,看着他,脸上很平静,心里却已经兵慌马乱了:他要跟我说什么,是不是要发结婚请帖给我了?

王清阳突然掐了我腰一把,我自小就受不了痒,他一碰我,就忍不住笑出来。

王清阳又变戏法似地变出蛋糕:“吃,养胖点。”

我这个标准的吃货,第一次在美食面前没有食指大动,我们就这样静静地对歭。

最后他先沉不住:“福晋,能不能把休书收回去?”

我愣了半秒,确定我没有听错,也没有看错他的表情。于是骄傲重回我的小宇宙,跟王清阳算起总帐来:“那个漂亮MM是怎么回事?你替她拉椅子,还将点菜权给她!”

“她只是我表妺,来这边,家里人让我照顾她。你每次去吃饭都像饿鬼投胎,哪里轮得到我发扬绅士精神,不让你点菜是因为你的认知里就没有‘营养这个概念!”

我被反驳得无处可逃,很是委屈。王清阳小心翼翼地问:“休书可以撕了么?”

这段时间的冷战,于他,于我,都是一种凌迟的折磨。

于是,我猛点头,王清阳如释负重:“王爷和福晋终于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我疑惑地抬头:“人家是王子和公主从此幸福地生活在一起,你乱改干嘛。”

我的王爷特帅气地甩甩头:“本王的剧本,本王做主。”

也许,早在剧本最初,我就被“王爷”俘虏成为他的“福晋”,只是我一心认为那是演戏,不肯承认自己早已假戏真作。

任编辑:李娟

猜你喜欢
王爷深情蛋糕
王爷,请矜持
艺术与优雅的邂逅
湘湖镇·其三
咏耄耋夫妻
在这个薄情的世界深情地活着
蛋糕
和王爷換礼物
智娶公主
做蛋糕之前
王爷的金融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