拯救宅男

2012-08-30 12:42纯白阴影
芳草·网络小说月刊 2012年6期
关键词:老妈电脑

写手自画像:

纯白阴影,出生于80年代。外表柔顺而内心坚强,拒绝接受生活摆布,向往无拘无束,时常在自己的内心里徜徉,编织绮丽的小说之梦。喜欢读书,先受莫泊桑影响,后又大量阅读西方现代派艺术,酷爱福克纳、卡尔维诺和科塔萨尔。19岁偶然接触文学,视为生活的寄托,作品多以情感小说为主,至今为止在全国各大时尚期刊发表文章数百篇。期望用文字织出一片湛蓝的天。

帮助“啃老族”

自从过了二十五岁生日,我家的门槛就被街坊大妈的脚硬生生踏矮了几厘米,进来说的不外乎是“娇娇,想找个啥样的男人过日子?”“娇娇,隔壁街杂货铺的儿子挺不错的,要不要见见?”

……

弄得我恨不得将门铃拆了,装作屋里没人。

可是老妈很热情,对来的每个兼职媒婆都端上好茶好水,恨不得从人家嘴里掏出一两个金龟婿,好打发掉我后,她可以寻她的第二春。

比如现在,她已经跟客厅里的人磨叽了两小时,还没有打算送客的意思。

俩人高淡阔论,时不时发出高亢的笑声,我知道,肯定是讲到某个比较好的男人,老妈相上了眼,非得把人家的生辰八字弄到手。于是,我只好蒙进被子里装死。

可是老妈不依,揪着我耳朵将我从被窝里拽出来:“死丫头,日上三竿了还睡!”

客厅里的妇人笑吟吟地看着我俩亲昵地拉扯,羡慕地说:“娘俩感情很好啊。”

然后重重地叹气。

我有些疑惑,她不像一般来我家做媒的人,光顾着问我三围体重,而是问我:“丫头,听说你有心理咨询资格证?”

我点点头,顺了顺头发,好歹也别太丢人。

妇人迟疑了半天也没开口,倒是老妈,性子急,在一旁开腔:“这是邻街的钟妈,她儿子今年27,毕业已经四五年了,但就是不肯出门,成天趴在电脑前,钟妈急啊,不找工作将来怎么行?”

我一听,心里就来气儿了:“这都什么人啊,这么大了还啃老。”

老妈在一旁挤眉弄眼:“看你这心气儿,帮钟妈的忙是肯定没问题咯?”

我正怒着呢,生平最见不得啃老一族,于是想也没想就应下来,半天才反应过来:“帮啥忙啊?”

民众版“王力宏”

我穿了灰色套装,头发挽得利利落落,还戴了副黑框眼镜,按响了钟妈家的门。

门一拉开,我就傻眼了。

据钟妈说,她儿子钟嘉泽可以好几个月不出一趟门,我以为会是一个邋遢的还挂着眼屎的形象,但眼前的男人显然不属于这类。

他活生生就是王力宏的民众版。

我推推眼镜,仰头看了看门牌号,确定没有按错门,怯怯地开口:“你是钟嘉泽?”

对面回了我一口亮眼的白牙,几乎把我耀晕了。

跟着他进了屋,我后悔不迭,早知道就不该故意打扮得这么老土,好歹也化个淡妆得点印象分啊。

钟嘉泽替我倒水,问我找他干嘛。

我嗫嚅了半天,这会儿,我可不想告诉他我是受钟妈所托,给他做心理铺导,让他摆脱“宅男”生涯的。

得承认,我已经被他迷晕了一半理智,瞧他那爽朗的笑容和亮白的牙齿,我25年的生命里,还没遇到过这样的男人呢。

不行,绝对不能说我是心理医生,这不等于告诉他,他有病嘛。

眼睛扫了半天,看到他屋里撂的一沓电脑书,终于找到一个理由:“那个,钟妈说你电脑很在行,所以我来请教请教。”

他嘿嘿一笑:“我妈最见不得我成天捣鼓电脑,连话都不陪她说,你要不嫌闷,我教你倒是没问题。”

我心里一阵窃喜。

没错,我已经改变主意,钟嘉泽的气场太吸引我了,我决定要将他弄到手。

没办法,碰到一个合眼的男人,再矜持的女人都会变成母狼。

知已知彼加色诱

我彻夜思索怎样才能既得到钟嘉泽,又顺利完成钟妈所托的任务。

还是老妈无意间提点我,她说:“这男人啊,别看年轻时打打闹闹,没半点分寸,可要成了家,就有担当了。”

我眼前一亮,对啊,只要让钟嘉泽爱上我,他就会有家庭责任感,到时,还怕他窝在家里?

我乐得狠狠亲了老妈两口,奔进房做准备工作了。

首先,我从钟妈嘴里了解了很多钟嘉泽的喜好特长。

不是说嘛,在男人面前,得让他表现自己的长处,让他有成就感。而钟嘉泽最大的长处就是电脑,套用钟妈的话说,他可以不眠不休三天三夜地捣鼓电脑。

第二天,我在笔记本电脑里故意放了病毒,导致不能开机,哭丧着脸找到钟嘉泽。

在他面前,我是一个不会装系统,不识NOD32,只会玩QQ和逛度娘涯叔的低级网民。

但这又有什么关系,看着钟嘉泽抱着我的笔记本一阵捣鼓,他的头靠我很近,能闻到洗发水香味时,我早不介意将自己说成是傻瓜。

来之前,我已经跟钟妈打过招呼,告诉她我要给钟嘉泽进行心理铺导,家里最好没人。

钟妈连声答应,说将儿子交给我了。

而我又故意挑近中午的时间才来,算准了没法在午饭前搞定,于是就有了我大展厨艺的机会。

钟嘉泽连拦住我:“这怎么好让你下厨呢,叫外卖就行了。”

我轻点他的额头:“笨啊,外面卖的不是地沟油就是隔夜菜,你敢买,我还不敢吃呢。”

说完不理他脱下外衣进厨房。

这次,我外面依然是老土的套装,但里面是件又紧又小的紧身衣,恰到好处地勾勒出我的好身材,我偷偷瞟过去,果然,钟嘉泽的眼睛时不时往我这儿看一眼。

没错,这若有若无的色诱是第二招。

“欲擒故纵”前招

我又借故上门请教了几次电脑问题,每次的打扮都换新花样,钟嘉泽已经不像最开始那样称我“许小姐”,而且直接喊“娇娇”,听起来,就有些宠溺的味道。

有时候,趁递东西的时候故意碰一下我的手,我在心里窃喜:再老实的男人,遇见心仪的女人都会变成色狼。

没错,一次我正在包饺子,钟嘉泽从身后抱住我,说我真像他的娇老婆。

我转过身将沾了面粉的手指点了下他的鼻头,没有作声,只是笑。

他是个腼腆的男人,知道自己碰了软钉子,退出厨房,但眼里有浓浓的失望。

我知道自己这个时候绝不能表态,否则,他就像食物得手的狼,眼里再也没有猎食的光芒。

他是喜欢上了我,但还没有深到负责任的地步。

这之后,我隔了半个月没有联系钟嘉泽,透过钟妈,他知道我在忙出门旅游的事,他打来电话,扯了些无关紧要的事之后,才问:“跟谁一起去?”

我轻描淡写地回他:“朋友啊。”但就是不说是男的还是女的,那头钟嘉泽郁闷地挂了电话。

到了临行前一晚,我打电话给钟嘉泽,语气有点漫不经心地试问:“刚得知一朋友突然有事不能去了,人数少了一个,要不,你来凑个数?”

他忙答应:“我去,去,去!”

挂了电话,我才乐得猛捶床铺。是的,我故意告诉他一朋友不能去,而他又在心里猜想我是不是与一群男人混在一块,担心之下,哪还顾得上窝在家里。

接下来,我要让他体会到外面的好处,摆脱“宅男”这顶帽子。

到了汇合的地方,我才惊叹,钟嘉泽这个“宅男”不是白得的。他没有拿行李,只在口袋里塞了几千块钱,就赶来了。

“欲擒故纵”后招

“欲擒故纵”虽然不是什么新办法,但绝对是好办法。

我只是跟同游的几个男性稍稍暧昧了那么一小会,钟嘉泽的脸色就变得异常难看,一路上板着脸。

其中一名驴友更是演技出众,看出我与钟嘉泽的关系之后,乐得配合我,买一朵路边的山茶花,别在我头上,只差跟我来一出《苏三起解》。

过险滩,驴友正要拉住我时,钟嘉泽一把拖过我,没好气地对他说:“她是我老婆,你少碰她。”

我没见过那样的钟嘉泽,他的脸上散发的是男人的刚毅,还有誓不放手的决心。

驴友也不甘示弱,将我们之前对好的台词回敬给钟嘉泽:“谁会要一个极品‘宅男作老公啊,肩不能挑,手不能提,活像个吸血鬼。”

钟嘉泽被驳得无处可逃,但他捏着我的手却越来越用力,我打起圆场:“宅男也有春天呀。”

他感激地看了我一眼,这一眼可谓深意十足,不仅仅是谢我替他解围,还含着某种决意。

果然,回程之后,钟嘉泽跟我商量:“娇娇,下次我们来个二人游吧,你说去哪,是杭州还是西藏?”

我装作惊奇地看他:“你不是说,只要有电脑,里面什么世界都有么?”

他挠挠头:“我错了嘛,有些地方,必须得自己亲自去体会才行”,然后,深深地望了我一眼:“跟心爱的女人一起,更有意义。”

我满足地扑进他怀里,闭着眼睛喟叹:“这不会是你的求爱吧。”

他嘿嘿一笑:“我不仅是求爱,还要求婚!”

我目瞪口呆地看他掏出戒指,套进我手指。

被幸福地摆了一道

钟嘉泽打着蜜月先游的旗号,拉着我旅游了两个月。回来后,叫上钟妈和老妈一起吃饭。饭桌上,我猛然想一个问题:“你不会把钟妈的老底给榨干了吧。”

他一脸雾水地看着我:“我用的是自己的钱。”

这下轮到我吃惊了。

钟妈不是说他成天窝在家里啃老么?

钟妈和老妈坐在一排,喝着茶的嘴有掩不住的歪笑。

我这才知道,那天钟妈来,果然是来替自己的儿子做媒,她跟老妈将我和钟嘉泽的情况一合计,乖乖,连星座都合拍,于是,我俩便被她俩合伙给卖了。

她们知道,如果说相亲,想都不用想我会直接PASS,于是才故意将钟嘉泽说成是“啃老族”,激起我的兴趣;而钟妈则告诉钟嘉泽,我不会电脑,没有升职机会,常躲在家里偷哭,勾起他的怜悯。

于是,我登入他家的门,而向来埋头电脑的钟嘉泽,不遗余力地教我。

我无奈地看着这两老宝,钟嘉泽握住我的手:“娇娇,这不是被设计得挺好嘛。”

而我也知道了,虽然钟嘉泽不去上班,但他经营的网站足够应付所有开销。

真是被狠狠摆了一道,不过,还是挺幸福的。

责任编辑:李娟

猜你喜欢
老妈电脑
聪明反被聪明误的老妈
谁动了我的电脑
去外面吃
“贪玩”的老妈
自己买电脑
“眼瘦了”
电脑子变学霸
逻辑
外出就餐
The Apple of Tempt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