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火中的奇恋

2018-09-13 11:30崔新三
民间文学 2018年6期
关键词:伤兵手镯翡翠

崔新三

一九四八年初冬时节,震惊中外的淮海战役打响了,徐州城外一片残垣断壁,到处弥漫着战火的硝烟。这天,解放军通信兵朱大贵冒着枪林弹雨,在战壕里查电线的时候,突然,脚下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猛然摔了个大跟头。他低头一看,原来是个国民党伤兵。朱大贵举起枪大喝一声:“举起手来!”

伤兵慢慢地举起双手说:“别……别开枪……我是来投诚的!”

朱大贵惊奇地发现,这个国民党伤兵竟然是他的儿时好友张梦飞!朱大贵和张梦飞都是苏北凌山镇人,当年同在镇上的一所私立中学读书。凌山镇解放后,朱大贵参加了人民解放军,张梦飞去上海继续读书,山不转水转,没想到两个年轻人竟在战场上相遇了。朱大贵惊诧地问道:“你不是去上海念书了么?怎么又當上国民党兵了?”张梦飞叹了口气说:“一言难尽……我是在上学的时候应征入伍的……我不想在国民党的军队干了,我想向解放军投诚。”

朱大贵拿出随身带的急救包,一面给张梦飞包扎伤口一面说:“我给你包扎一下,我们部队就在前面,你自己去找吧,我还有重要任务……”

谁知,伤口还没包扎完,张梦飞就呼吸急促地说:“朱大贵……我不行了……如果你日后能到上海,麻烦你把这个交给……”

张梦飞从怀里掏出一个印花布小包,头一歪就闭上了眼睛。

朱大贵颤抖着双手,打开张梦飞手中那个印花布小包,里面是一封信,还有一只石榴红翡翠手镯。原来,信是写给一个名叫肖媛媛的姑娘的,石榴红翡翠手镯是两人的定情信物。朱大贵匆匆把小包揣进怀里,继续去查电话线。

谁知,就在这时候,一颗燃烧弹在距离朱大贵不到一米的地方爆炸了——

朱大贵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的脸部被烧得血肉模糊,一条腿也被炸断了,身上的军装被烧成了一条一条的。他强忍着伤痛,沿着战壕一步一步向解放军阵地爬去。没有了军装的遮挡,流血的伤口在焦土上擦过,就像针扎一样疼痛,朱大贵几次疼得昏了过去。他看见战壕里到处都是被击毙的国民党士兵的尸体,就从一具尸体上扒下一套军装穿在身上,继续向前爬去……因为伤势过重,朱大贵爬着爬着又昏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朱大贵再次醒来的时候,万分惊讶地发现,自己竟然躺在国民党军队野战医院的手术台上,一个军医正在给他清洗伤口!那场战役打得空前激烈,敌我双方展开多次拉锯战,交战双方的阵地随时都在变换,混战中穿着敌军服装的朱大贵,被敌军的战地救护人员当成自己人给抬回来了……因为朱大贵身上带着张梦飞托付他的那封信,信封上有张梦飞所在部队的番号,朱大贵就阴差阳错地被当成张梦飞了!

在国民党军的野战医院里,朱大贵多次寻找机会逃回自己的部队,都因为身负重伤行动不便,不得不放弃了这个念头。国民党军这所野战医院经过几次转移,最后在上海苏州河畔一座兵营里驻扎下来。

躺在国民党军医院的病床上,朱大贵这个特殊身份的伤员,心都快提到嗓子眼儿了,万一被敌人识破,随时都有生命危险!还好,朱大贵跟张梦飞年龄相仿,又都是一口浓厚的苏北口音,再加上他大半张脸缠满了绷带,竟然没人认出他是冒名顶替的。医生和护士都叫他张梦飞,朱大贵也含含糊糊地答应着,他就这样在国民党军的医院里养起伤来。朱大贵心想,一定要想方设法逃出去,然后再到苏北战场寻找自己的解放军部队。

这天,朱大贵拄着双拐,站在病房窗前正琢磨着如何逃出虎口的时候,一个护士走进病房说:“张梦飞,你的女朋友看你来了!”

这句话,差点儿没把朱大贵吓昏过去!他的大脑飞快地思考着:张梦飞的女朋友,肯定能认出我这个冒牌货,看来我今天是在劫难逃了……怎么办?怎么办?医院里全是国民党军的伤兵和医护人员,只要张梦飞的女朋友一声惊呼,一切都真相大白了!

朱大贵惊慌失措地像热锅上的蚂蚁,急得在病房里团团转。同病房一个四川籍伤兵打趣地说:“张梦飞,你怕啥子嘛,你女朋友又不是老虎,她还能把你吃了!”

这个四川籍的伤兵是个三十多岁的老兵,大家都叫他老四川。老四川多次在朱大贵面前流露出厌战情绪,还说伤好之后,就想办法逃回四川老家。老四川很知趣地站起来说:“你们两个情人相见,我就不在这里当电灯泡了!”说完,就一瘸一拐地走出了病房。

就在这时,一个身穿学生服,看上去也就二十来岁的漂亮女孩款款走了进来。面对这个不速之客,朱大贵忽然灵机一动,一头扑在病床上,背对着这个自称是张梦飞女朋友的女孩大吼一声:“走,赶快走,我不想见你!”

女孩哭着扑在朱大贵身上说:“梦飞,真的是你么?梦飞,梦飞,我是肖媛媛呀!你转过身来,让我好好看看你……你知道这些日子我是多想你呀!”

朱大贵猛然想起了张梦飞托付他的那封信,看来这个女孩果真是张梦飞的女朋友,他不敢转过身,一转身就露馅了!朱大贵尽量模仿着张梦飞的声音说:“肖媛媛,你走吧,我真的不想见你……”

肖媛媛抽泣着说:“梦飞,我知道你生我的气了……你走的那天,我没去火车站送你。不是我不想去,是我爸爸不让我去……我爷爷就是被国民党杀害的,现在你又穿上这身黄狗皮,你想想看,就我爸爸那脾气,能让我去送你么?”

此时此刻朱大贵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赶快把张梦飞的女朋友赶走,先度过眼前这道难关再说。就在朱大贵挖空心思,琢磨着怎样才能让这个不速之客离开的时候,肖媛媛却在一旁鼻涕一把眼泪一把地诉说着:“我是从在这家医院当护士的同学那里听说你是在战场上负伤后,被送到上海来养伤的……我是瞒着爸爸来看你的……梦飞,你转过身来,我们好好谈谈。”

朱大贵仍是一言不发,他索性趴在病床上,手臂上的伤口被什么东西猛地硌了一下,钻心的疼痛袭来,额头上顿时冒出豆大的汗珠。这一下,朱大贵反而清醒了,刚才是碰在了张梦飞托付他的那只石榴红翡翠手镯上了。

朱大贵灵机一动,拿出那个石榴红翡翠手镯,背对着交给肖媛媛说:“拿走,从今以后,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我们井水不犯河水,你再也别来找我了!”

肖媛媛一看到这个石榴红翡翠手镯,浑身猛然一震,差一点没昏过去!她似乎完全绝望了,嘴巴张得大大的,半天没发出声来。

朱大贵偷偷看了肖媛媛一眼,只见这个模样俊俏的姑娘面如死灰,泪花就像断了线的珍珠似的,顺着苍白的面颊无声地流了下来。朱大贵甚至有点儿同情这个痴情的姑娘了,差一点就把张梦飞已经死在战场上的事说了出来。就在这时,查房的军医和护士走了进来,朱大贵怕事情败露,违心地大吼一声:“你快走啊!”

肖媛媛双手捂着脸,哭着离开了病房,朱大贵心中这才一块石头落了地。这天晚上,朱大贵失眠了,他躺在病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一闭上眼睛,眼前就浮现出肖媛媛那张绝望的脸。朱大贵在心里默默地说:等我逃出敌营,一定要把事情的真相告诉肖媛媛,还要把张梦飞写给她的信一并交给这个不幸的姑娘。

不久,朱大贵的伤完全好了,就在他寻找机会逃出敌营,准备重返日夜思念的部队时,肖媛媛突然又来到了医院。这一次朱大贵脸上没有了绷带遮掩,再加上肖媛媛是突然袭击,朱大贵没有一点精神准备,两人一见面,朱大贵就暗暗叫苦:完了,看来这回是瞒不过去了!

肖媛媛用一种令人捉摸不定的眼光,上下打量着朱大贵,半天才冒出一句话:“这里说话不方便,我们出去走走好吗?”

两人来到苏州河畔,肖媛媛开门见山地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因为不了解肖媛媛究竟是什么用意,朱大贵还是不想说出自己的真实身份,他含含糊糊地回答说:“我是个军人……”

肖媛媛进一步追问:“那只翡翠手镯是怎么到了你的手中的?”

朱大贵说:“是张梦飞亲手交给我的,他让我转交给你。”

肖媛媛问:“除了翡翠手镯,还有别的么?”

朱大贵说:“还有一封信。”

肖媛媛急切地问:“信呢?”

朱大贵把那封信交给肖媛媛。肖媛媛接过信,看着看着,就忍不住抽泣起来。朱大贵很同情这个不幸的姑娘,他想安慰一下肖媛媛,可是又不知道说什么好。肖媛媛抽泣了一会儿,心情终于平静下来,她凝视着缓缓流动的苏州河水,似乎是自言自语地说:“张梦飞死得太没有价值了!”

朱大貴惊诧地问:“你都知道了?”

肖媛媛含着眼泪说:“张梦飞死在苏北战场上,是解放军帮助埋葬的,一个老乡认出了他。几天前,这个老乡在他写给家里的信中谈到了这件事,张梦飞的父母才知道儿子已经死在战场上了……我是从张梦飞的父母那里得到这个消息的。”

事已至此,朱大贵就把他在战场上遇到张梦飞的事如实告诉了肖媛媛,肖媛媛万分惊讶地说:“你是解放军?”朱大贵点了点头说:“是的。我现在处境非常危险!”

肖媛媛说:“夜长梦多,我现在就带你离开这里。”朱大贵万分激动地握着肖媛媛的双手说:“太好了,谢谢你,谢谢!”突然,背后传来一个人的声音:“你们走不了了!”

朱大贵和肖媛媛猛然转身,原来是老四川!朱大贵吃惊地问:“你在偷听我们的谈话?”

老四川非常镇静地说:“我长话短说,其实我早就知道你不是张梦飞,因为我和张梦飞在一个连里当兵,你入院的第一天我就知道你是冒名顶替的……”

朱大贵警惕地握紧了拳头说:“你想怎么样?”老四川说:“放心吧,我不会出卖你的,老子早就不想在国民党的队伍里干了!”朱大贵和肖媛媛这才松了一口气。

老四川接着说,最近国民党在前线节节败退,军心动摇,开小差的人天天都有。为了防止住院的伤兵开小差,执法队在这所医院的大门口设了好几层警卫,没有军医签署的出院证明,谁也走不出医院大门!

肖媛媛焦急地问:“那可怎么办呀?”老四川说:“活人不能让尿憋死!我的伤已经好了,军医给我签署了出院证明,我明天就要回部队了。”说着,从怀里掏出一张盖着医院大印的出院证明,“你拿着我的出院证明赶快走吧,我听说明天我们连长要来医院接我出院,你再不走可就真的要露馅了!”

朱大贵说:“我拿走你的出院证明,那你怎么办?”

老四川说:“我就说老子上茅房没有草纸,就把那东西揩屁股了嘛!反正我又不是冒牌的,他们也不会把我怎么样……”就这样,朱大贵在老四川的帮助下,安全地离开了国民党军的野战医院,终于回到了自己的部队。

上海解放后,肖媛媛也参加了解放军,恰巧分到了朱大贵所在的部队,再后来,他们两人还结为夫妻。老四川也在解放上海的战争中投诚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他还参加了这对奇特恋人的婚礼了呢!

猜你喜欢
伤兵手镯翡翠
手镯能减肥
Don??t Judge Others Freely
莫高窟的诞生(上)
翡翠森林:狼与羊
翡翠中国风
设计感手镯
伤兵
奇洛李维斯的回信
我必须放弃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