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犬:沙场上的忠诚战士

2020-03-13 08:15郭晔旻
风流一代·经典文摘 2020年1期
关键词:军犬战争

郭晔旻

一战后军犬被当作赔偿物资

在 18、19 世紀之交的拿破仑战争期间,军人习惯将狗当作吉祥物带在身边。在奥地利战役中,一只名叫“长胡子”的黑狗作为宠物生活在法国军团中。1800 年的一个夜晚,当法军宿营时,“长胡子”突然开始大叫,它及时唤醒了士兵们,士兵们因此击退了深夜突袭的奥地利人。而在奥斯特利茨战役中,“长胡子” 更是在援救一位重伤濒死的法国旗手时,帮他把军团旗帜带回了自己的阵营。

为了奖励“长胡子”的非凡战绩,拿破仑的陆军元帅让·拉纳给它戴上了一个三色旗的项圈,项圈上还坠了一枚银质勋章,勋章一面刻着:“长胡子,一只法国狗,一位值得尊敬的勇士”;另一面刻着:“在奥斯特利茨战役中,它为了保护自己军团的旗帜而折断了一条腿。”

大约一个世纪之后,1900 年左右,大多数的西方国家都已在自己的军队中配备了军犬。在南非的布尔战争中,英军将具有强壮体力和坚韧力的苏格兰犬作救护用,取得了突出的成绩——尽管当时的训练方法还比较原始,一些军犬有时无秩序地乱叫也曾暴露过军事行动的企图。

到了1914 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爆发掀起了历史上第一次驯狗热潮,许多国家大规模训练狗来执行战争中的特殊任务。这是由当时的战争特点所决定的。第一次世界大战西线战场的作战方式(“ 堑壕战”)不同于以往的战争,也有别于之后的战争。

例如:战线有时候几周都不移动,士兵们就要在战壕中留守很长时间。在敌对双方的战线之间有一条荒无人烟的延伸地带。在这一地带,士兵活动容易暴露在敌人的火力之下,军犬却有了用武之地,它们可以凭借自己低矮的身形和敏捷的四肢在这一无人地带完成人所不能完成的任务。

譬如,当时使用最广泛的搜救犬受训后能寻找并带回伤兵;警戒犬会为战壕中的主人预先发出危险信号,防止敌人潜近后投掷手榴弹;通信犬则可以携带紧急信号穿越封锁带、战壕甚至毒气带传递信息。军犬在战场上功勋卓著,成了士兵 “无言的战友 ” 和 “ 忠实的助手”。

到 1918 年为止,意大利为战争训练了 3500 余只狗,法国和英国有两万多只军犬,而德国甚至有 3万只,其中 6000 只直接参战。与之形成鲜明对照的是,在这次战争开始前,德、英、法国仅仅只有几百条军用犬。

不言而喻,随着战事的发展,参战国军队对军犬的需求量激增。德国方面,仅柏林一个城市,从战争开始到 1915 年 6 月止,就从养犬协会征得 3678 条军用犬。与此同时,法国陆军部门也没收大量的居民用犬充军。养犬的爱好者和驯养犬的职业专家都被征集来训练这些狗。

当时的主要参战国中,大概只有姗姗来迟的美国军队中尚无自己驯养的军犬。结果,其远征军出征欧洲前还得向法国和比利时等盟国借用军犬。

鉴于军犬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使用的效果显著,在战后《凡尔赛和约》中曾专门规定,战败的德国要交给英、法及其他战胜国几万条军犬,作为赔偿物资的一部分。

反法西斯的英雄犬

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协约国各国纷纷关闭了他们的军犬训练学校。和始终热衷于培训军犬的德国不同,英美都认为在未来的战争中,军犬没有机会再度发挥它们的威力了。

然而,20 年后爆发的第二次世界大战证明这种观点大错特错,军犬在此次人类历史上规模空前的战争中继续广泛应用到许多军事领域。在沟通部队联络、侦察敌情、捕获和押运战俘、寻觅救助伤员等活动中,充分体现了军犬是部队作战必需的战斗力。

实践出真知。就连传统上一直轻视军犬地位的美军也从 1942 年 3 月开始为代号叫“k-9”的军犬部队培训“ 士兵”,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总共大约征募了 2万条狗受训。

1943 年 7 月 10 日,一本叫《军犬》的训练手册出版发行,规定 1 条军犬总的训练时间需 8 ~12 周;在训练基地,军犬开始严格的军事训练,一个基本功的训练期是从基本的命令,如坐下、停、来等开始的,直到它们习惯于车辆和枪炮等战场环境,在完成基本科目训练之后再进入专项训练。实际上,只有半数军犬(约 1.1万条)受训合格,其余的则是因为健康、性格、嗅觉听觉能力等因素被淘汰。

到 1944 年,人们发现综合能力最强、性格最稳定、服从性最高、最适宜在战场上使用的几种狗是:德国牧羊犬、比利时牧羊犬、杜宾犬、苏格兰粗毛牧羊犬、西伯利亚雪橇犬、阿拉斯加雪橇犬和萨摩耶雪橇犬以及它们的杂交后代。

二战中的美军根据用途将军犬分成好几种。“警戒犬”与机动部队或普通哨兵一道巡逻,在保护区遇到陌生或可疑情况立即发出警告;“侦察犬” 或 “巡逻犬”除了具有警戒犬的能力外,被训练使之在没有声息的环境下工作,如在特殊区域协助侦察员,侦察敌方的狙击手、伏兵和武装力量,在步兵部队的前面,侦察犬能发现远于 1000 码(约 914 米)的敌人;“信使犬”在两个主人之间单线传递信息,必须学会利用自然隐蔽物和了无声息地工作;“探雷犬”则被训练成能发现导火索、伪装的地雷、闪光雷或无闪光雷。

不过,美军远不是二战中征召军犬最多的军队。二战中,同盟国与轴心国共征召了多达 25 万条军犬,其中苏联即独占 6 万以上。虽然到了近现代,随着枪炮等杀伤力较强的热兵器的出现,军犬通常就不再作为直接进攻的武器使用了。但二战中的苏军却是一个特例,他们驯养出了传奇般的“反坦克犬”。

自1941年开始,苏军开始训练“反坦克犬”。即命令军犬背负炸药钻至德国坦克下,这时,连接炸药包的一根杠杆就会因撞上坦克底部而被扳动,反坦克犬将和坦克里的德国人同归于尽。

这种“反坦克犬”(苏军士兵称之为“犬炸弹”或“犬地雷”)于1941年8月起开始投入苏德战场。苏军总共建立了4个反坦克军犬连,每连编有126条经过专门训练的爆破犬。在前沿,它们常常配置在敌人坦克威胁最大的方面上。

在著名的斯大林格勒战役中,这些军犬组成的“敢死队”为抵挡德军的进攻立下了不可磨灭的功勋。战果最多的一次,曾以16条军犬的代价消灭德军12个装甲目标。

苏联方面声称,整个苏德战争期间,苏军的“犬炸弹”大约消灭了300辆德国坦克,并造成了德军极大的精神压力——德国人借口防止狂犬病的传播,一度下令东线部队对所见之狗格杀勿论。

和平时期的好帮手

到了今天,虽然科技水平与70多年前的第二次世界大战早已不能同日而语,军犬在高技术条件下的战争中仍然不可或缺。

以美军为例,目前,全美的军犬使用机构超过2500个,仅加利福尼亚州就有军犬使用机构 180个。位于德克萨斯州圣安东尼奥的美国空军来克兰基地是美军最大的军犬培训中心,国防部“军用工作犬局”也设在此地。军犬在这里接受“新兵”训练后就分配到美军四大军种以及负责总统安全的特勤处、美国海关及联邦航空管理局等政府机构。

《美军军犬作战条令》将军犬分为巡逻犬(PD)、搜爆犬(PEDD)和缉毒犬(PNDD)三类。训练合格的军犬主要用于阻止非法入侵或者嫌疑犯逃跑,无论在何地,美军军犬都可以作为替代致命装备的一种有效武器,随时为美军提供一种令人生畏的威慑力量。

除了已经并继续在军队扮演不可或缺的角色之外,和平时期的军犬也派生出另外一个“马甲”,即“警犬”。实际上,早期的警犬,与担负其他任务的军用工作犬在其用途上并没有明显区分的界限,主要用于救护、通信、警卫等方面。因此,几乎可以断言,警犬实际上就是军犬的一个变种。

(张甫卿摘自《国家人文历史》2018年第5期)

猜你喜欢
军犬战争
各国军犬的高科技装备
象牙战争
体内的战争
奶奶说“战争”
战争催生的武器
揭秘台湾的军犬部队
猪毛里发生的战争
战争
鲜为人知的中国军犬部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