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衣

2020-05-21 10:44陈思炳
杂文月刊 2020年3期
关键词:糖衣齐宣王力气

陈思炳

糖是甜的,正常人都爱吃糖。虽然医生一再告诫糖吃多了的危害,但人们依然挡不住“糖”的诱惑,喜欢甜食,尤其是小孩更爱吃糖,一个正在哭闹的孩子只要给他一块糖,也许就不哭不闹了。

人吃五谷杂粮,难免要生病,生病就要吃药,可有些药很苦,病人难以下咽,于是制药厂就在苦味药物表面裹上糖质层,叫糖衣,这样病人就容易吃下去,既治了病又不觉得苦。

聪明的人越来越发现“糖衣”的作用,便把“糖衣”由食品、药品引到社会学领域。人们都爱听甜言蜜语,尤其是恋人之间,一句“我爱你”,醉倒多少情窦初开的少男少女。如果批评一个人的缺点,你也要先讲他的优点,用最动听的言辞褒扬几句,然后就讲这“缺点”只不过是白玉微瑕,瑕不掩瑜,让被批评者舒舒服服地接受批评。如果领导召开民主生活会,征求意见听取批评,明智的批评者大多“寓赞于批”,给批评抹上一层“希望式”“按摩式”“抚慰式”的糖衣,带着甜甜的味道。

领导有什么错误,你要劝谏,如果一上来就直击要害,不给领导面子,恐怕效果不会好,而裹上一层糖衣就不一样了。这方面,古人就很聪明,谷那律,贞观中为谏议大夫,永徽中,尝从猎,途中遇雨。高宗问:“油衣若为得不漏?”对曰:“能以瓦为之,不漏也。”(《唐语林》)谷那律“以瓦为之”的对答,颇见机智与胆识。油衣不漏,需以瓦覆,但覆瓦何以行走?更谈何骑马打猎?此话的潜台词是:若要油衣不漏,就别出来打猎。皇帝打猎属于娛乐活动,极易劳民伤财,万一沉迷于此,难免玩物丧志。但如何劝谏?如果谷那律直接说皇帝打猎糟蹋百姓钱财,势必惹怒皇上,搞不好脑袋搬家不说,还可能诛灭九族。谷那律从油衣不漏说起, 皇帝就乐于接受了。还有大家熟悉的《邹忌鼓琴》劝齐威王管理国事、《触龙说赵太后》劝其子为人质换齐国搬救兵,都发挥了“糖衣”的作用,而起到劝谏效果的。

若“糖衣”用于对领导者进谏,还起到了匡谬扶正之作用,于国于民有利。可自古至今,借“糖衣”而迷惑领导者亦不乏其人。一些缺少自知之明的领导,吃了别人送上的“糖衣果”便飘飘然,导致瑕疵难祛,一事无成。就像“齐宣王好射”那样,他使的弓只用三百多斤的力气就能拉开,那班大臣为了讨好他,故作惊讶地说,要拉开这弓,力气得不少于一千多斤,不是大王又有谁能用这么强的弓呢!由此,齐宣王一辈子都以为自己有一千多斤的力气。

据《资治通鉴》载:安禄山体肥,腹垂过膝,曾自称腹重三百斤。唐玄宗问他肚中何物,安禄山答道:“更无余物,唯有赤心耳!”玄宗听罢哈哈大笑,甚赞其忠。然而,正是这位声称满腹忠心的人,却在掌握了军政大权后,发动了“安史之乱”。还有丁谓拂须谄寇准,赵师铎学犬吠谀韩侘胄,易牙煮子待齐桓公,皆乃糖衣惑主、而其主也自食恶果的典型。

当今,一些心怀叵测之人,不仅对领导极尽阿谀之辞,且行贿也裹着糖衣不那么露骨,不直接送真金白银、香车豪宅或有价证券,而投其所好,让行贿受贿在“雅好”的糖衣内进行着肮脏的交易。近年来,因“爱好”成陷阱而落马的官员屡见报端:爱玉成瘾的倪发科,嗜茶(普洱)如命的周建华,热衷古玩的谭力,痴于摄影的秦如海,迷于兰花的周华清,爱藏紫砂壶的宋铜,这些领导干部年龄、学历、资历、职位各不相同,但都有一个“共病”——管不住自己的“爱好”,被糖弹所中,以至于最终由雅变俗、由廉及贪,沦为党纪国法所不容的腐败分子。

医药上用的糖衣,包裹着的是苦口良药。而一些别有用心的人用的糖衣,包裹着的是害人毒药、是炮弹。敬告那些手握重权者,当有人向你送来糖衣裹着的东西,你要警惕呢,防止中毒,防止在糖弹面前打了败仗。

李宏宇/图

猜你喜欢
糖衣齐宣王力气
别做糖衣里的薄荷少年
力气大
齐宣王好射
冰糖葫芦
糖衣
齐宣王好射
做到
什么动物力气最大?
为什么很多药都是苦味的?
以羊易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