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白活这么大岁数了?

2020-12-23 04:11:30 杂文月刊 2020年11期

郁土

朋友告诉我一件事,听罢心情有些沉重。

前些天,朋友去车管所换驾照,需体检和拍照,车管所明示:支付宝扫码,100元。排在他前面,有两个60多岁的老人,均没有支付宝,希望微信、现金、划卡,均被拒绝。是其他排队的年轻人帮忙支付宝支付,老人给帮忙人现金,才得以解决。

还在手机上看到一段视频,看完心情更加沉重。

视频中,公交车上,一头发全白的老头,颤颤巍巍走向左侧靠窗的座位。众青壮年男乘客在指责他:“这么多人指画你,你不难受吗?”“下去吧,快点!”“你白活这么大岁数了!”“你白活着!”一妇女说:“老人家,你还是下去吧。”

上网查,知是8月17日发生在哈尔滨的事。在该城,乘坐公交、地铁,需要出示“龙江健康码”方可以出行。而该老人没手机,无法出示此码,不能乘车,而他偏要乘车。又恰值上班高峰,众乘客着急,故而指责于他。

从外貌判断,该老者应该70岁朝上了,没有手机。既然有规定乘客必须扫码乘车,那么不扫码就不能乘车了,司机拒载无错;警察严格执法无过;众乘客指责似乎也对。

可我总觉心里十分难受!

要知道,许多七八十岁的老人无手机,或无智能手机,不能扫码。可假如他非要出外办事不可,又无专车可坐;无子女,或凑巧子女不在身边,非乘坐公共交通工具不可,那可怎么办是好呢?很显然,该地制定乘坐公交车必须扫码之规定时没考虑到这部分老人的具体情况,很有修改的必要。

即便已出台的规定不合理,在此规定修改以前,是否可以有临时变通的办法?要知道,规定是死的,而人是活的呀。现场的司机、乘客,能否更人性化一点,在确保公众安全的前提下(比如给老者测量体温),让他顺利地乘坐公交车呢?在此我想举一个发生在身边的例子。朋友之父78岁,前段时间去逛上海植物园。到了才发现须提前预约并扫码入园。两者他均没有。于是工作人员请他在旁边等一等,让那些提前预约、能够扫码者先入园。然后查看他的身份证,证明其是上海市民,且近期从未离开上海,测量体温也不发烧,又戴着口罩,于是网开一面,允许他入园参观。假如植物园工作人员像上述视频中的司机、乘客那般固执、僵硬,朋友之父恐怕只能扫兴而归了。

毫無疑问,有规定就必须严格执行。然而,面对那些有疑议的,甚至不太合理、没有考虑到所有人群、不够人性化的规定,我们在具体执行时,可否可以采取更加人性化的操作,在确保公众安全的前提下,灵活执行呢?

毕竟我们是有温度的人,而非铁面无情之机器!

分享此一视频的网友冯楚军所加按语是这样的:

若未来的信息社会是这个样子,我诅咒它永远不要到来!

我也有同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