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心“谬敬”

2020-12-23 04:11:30 杂文月刊 2020年11期

华金良

敬以待人,体现着一个人的素养。而尊敬一个人应是发自内心和真挚的,是对一个人高尚品德或超凡能力、卓越成就的敬佩,而不掺杂其他成分,更不违心做作、虚头巴脑,否则,就会成为“谬敬”。

《南史·何尚之传》载:南朝何尚之(字彦德)升任吏部侍郎后,回家省亲时,满朝官员纷纷到码头为他送行。到家后,其父何叔度问他:“闻汝来此,倾朝相送,可有几客?”何尚之颇自豪地答道:“殆数百人。”何叔度笑着说:“此是送吏部郎耳,非关何彦德也。昔殷浩亦尝作豫章定省,送别者甚众,及废徙东阳,船泊征虏亭积日,乃至亲旧无复相窥者。”何叔度话的意思是,人家这是来送吏部侍郎的,跟你何尚之没多大关系。东晋时殷浩赴任豫章太守时,为他送行的人也很多,把码头都堵住了。但后来他被贬流放东阳信安时,亲戚朋友没有一个来送行的。”

很显然,何尚之遇到的就是“谬敬”。“谬敬”作为一种社会现象,略加分析,就能发现其所谬之处。

其一,“谬敬”敬的是职权、地位、头衔之类,是势利之敬、轩冕之敬,也是违心之敬,说到底是以“敬”求利。南宋倪思在《经锄堂杂志》中讲:“人方居权势时,请谒必恭,书问必谨,皆谬敬其所居之官,非敬其人也……而世多以请谒之恭、书问之谨为归依于我,是堕谬敬术中而不悟者也。”此言不仅揭开了“谬敬”的实质,还说出了“谬敬”的迷惑力。

其二,“谬敬”往往“善”择时机,适“时”发生。如上级出差、住院以及工作受到肯定之时,或领导家中遇有婚丧嫁娶之事,或逢年过节之际,“谬敬”就以“送行”“看望”“帮忙”等名义堂而皇之出现了。由于机会选得恰当,又打着人之常情的旗号,于是乎,来者“光明正大”,受者“心安理得”。

其三,“谬敬”也少不了虚荣心的驱使。“岂不爱推戴,颂歌盈耳神仙乐。”清代孙嘉淦任左都御史时曾向乾隆皇帝上奏《三习一弊疏》,从人性弱点的角度,分析了人君“耳习于所闻,则喜谀而恶直”“目习于所见,则喜柔而恶刚”“心习于所是,则喜从而恶违”。如任这些天性发展,就会产生“一弊”,即“喜小人厌君子”。人无完人,或多或少都有爱听好话、愿受夸奖、喜欢被人拥着捧着等弱点,“谬敬”现象便由此而生。

既然“謬敬”是势利之术、轩冕之敬,必然不靠谱、难经远。清代名臣曾国藩曾言:“轩冕而敬,伪也。”可谓一针见血,道出了“谬敬”的虚伪。

清代学者石成金在《传家宝》中讲了这样一个故事:有一军人,穿布衣布鞋游寺,僧以为是常人,不加礼貌。军人问之曰:“我见尔寺中,也甚淡薄,若少甚的修造,可取缘簿来,我也写布施。”僧人大喜,随即献茶,意极恭敬。及写缘簿,才写“总督部院”四个字,僧以为大官驾到,惊惧跪下。待又添写“标下左营官兵”,僧以为是兵丁,即恼立起。又见添写“喜施三十”,僧以为是银两,窃喜又跪。及又添写“文钱”二字,僧遂又起立不跪,脸又变恼。这个故事将势利小人,只敬衣衫不敬人,翻脸比翻书还快的嘴脸刻画得淋漓尽致。这真是:“俯仰尊贵之颜,逶迤势利之间;意无是非,赞之如流;言无可否,应之如响。”

虽然“谬敬”充满虚情假意,但如果行“敬”者会来事,火候拿得好,而被“敬”者又好这一口、吃这一套,就可能被“谬敬”搞得晕头转向。据媒体报道,前段时间,《平安经》这样的荒诞之作之所以能“火”一把,也与有人大搞“谬敬”捧臭脚有很大关系:权威媒体站台背书,隆重推荐;行业协会集中研讨,朗读品鉴;更有人称此书为“跨国传世的经类大作力作……”难怪有网友讽刺说:一部《平安经》,一群马屁精。这说明,人若满脑子功名利禄,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而又被“谬敬”包围,飘飘然、昏昏然,迟早会出大丑、栽大跟头。

所以,对于“谬敬”,首先要看得透,想得开。清人叶玉屏辑录的《六事箴言》有言:“禄位者,势分也;官守者,职分也。士大夫之视势分也宜假,其视职分也宜真。”就是说,爵禄和地位只是随权势而来的一种名分,职守则是应尽的本分,士大夫对权势、名分应该看得淡一些,而对于职守应该看得重一些。做到这点,自然不会被“谬敬”所麻醉和左右。

同时,也当小心提防“谬敬”。尤其有位有才有成者,面对如饴甘言、殷勤笑脸、悉心伺候,更应多长个心眼,多几份留意,多一些定力,识得破、忍得过,这样才能真保平安、真为人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