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买提放羊

2020-12-23 06:56:35 传奇·传记文学选刊 2020年12期

巴图尔

一场秋雨过后,胡杨林里气温急剧下降,背阴的地方已经开始结冰了。往年这个时候,买买提早就把羊群赶回村子了。各家各户把自己的羊赶回去,他就可以安安心心地逛巴扎了。

前几天,村里来人说,村支书交代了,让他晚回村子几天,配合电视台的记者拍摄一部纪录片。他嘴上答应了,心里却在骂:“倒霉的电视台,什么时候拍不行,偏赶在这个时节!”看着艳阳高照的天气实则冷飕飕的,像小刀片一样的冷风猛劲儿地吹,把他那张老脸都吹得起了皮。可是没办法,村支书说了他就得照办,不然的话他明年就放不成羊了。他既没技术又没有好体力,能到哪里挣钱?

他晚回村子几天街坊邻居也都很高兴,那样他们就可以晚几天操心羊的事儿。他不明白电视台的这些人为什么单挑这个季节来,这么冷的天,干啥都不方便,最主要的是耽误他回家。以往的这个时候,他把羊群赶回村子就没事了,现在每个乡镇都有巴扎,从星期一到星期天,只要他想逛,整个冬天都可以逛巴扎。电视台要拍片子,人也不知道什么时间来,不知道要拍多久。他望着满目金黄的胡杨林,狠狠地吸了一口气,似乎嗅到了巴扎的烟火味道。

自从第一縷秋风刮起,买买提就盼着早点儿回家,安安稳稳地享受天伦之乐。快一年没见老婆孩子了,能不想吗?可是想也没办法,不能把羊群撂在胡杨林里不管,自己跑回家和老婆孩子团聚。他一想到女儿热斯古丽,就是满脸的笑容。

等了两天,电视台的三个人开着小货车来了,下车就搭起一座大帐篷,从车上搬下来很多东西,感觉不是来工作,而是来这里久住的。买买提揣着双手倚靠在门框上,看着几个人摆弄着摄像机。他就像木偶一样听从他们摆布,让他笑他就笑,让他打开羊圈门他就打开羊圈门。羊圈门打开了,羊没有经过他们的同意就往外跑,没有达到拍摄要求,那三个人就喊着,让他把羊群管理好,让羊有秩序地走出来。

买买提笑了,说“你当羊是我吗?你让它们怎么样它们就怎么样?”

买买提把羊群又哄回圈里重来。连续拍了几遍都没有达到拍摄要求,那几个拍摄的人有点儿着急了,其中一个年轻点儿的人走过来,对买买提说:“你怎么搞的?这么冷的天多不容易,都拍了这么多遍了,就是达不到要求,羊一出来就乱了套,这怎么行?”

买买提微微一笑,说:“羊可不是人,你叫它干什么它就干什么。”

“你不是牧羊人吗?怎么这点儿事都做不好?”

“我是牧羊人,但羊不可能像人_样排着队走出来。”买买提说,“我不懂你们拍这个片子干什么,可我觉得拍片子就是给人看的,要保留生活的原汁原味。我是放牧人,不是马戏团的驯兽师。再说了,我的羊如果都和马戏团里的动物一样,就失去真实的牧羊效果了。”

终于拍完了,三四天的时间,把买买提折腾得够呛。临走的那天,晚上做饭的时候,电视台开车的司机在胡杨林里转着玩儿时,从胡杨树上弄了一块胡杨碱,回来就对导演说:“清炖羊肉掸上胡杨碱特别好吃。”电视台的三个人就让买买提杀只羊清炖。

买买提说:“羊都是村里街坊邻居的,少一只羊我回去都没办法交代。”

电视台的三个人和驾驶员都很不满意,嘟嘟囔嚷地说:“给你们拍片子,连一只羊都不给吃。”导演问买买提:“这群羊里有村支书家的吗?”

买买提说:“有。”

导演说:“好,我现在就给村支书打电话,我就不信跑到胡杨林来干活儿,连清炖羊肉都吃不上,别人拿山珍海味请我们都请不到。”说着就掏出手机给村支书打电话,可是没有信号。

买买提说要去给羊饮水了,就赶着羊群走了。最后导演爬到小货车上才打通村支书的电话,然后等着买买提回来杀羊。他们把水倒进锅里,火也点着了,可就是不见买买提和羊群回来。

下半夜,买买提赶着羊群回到了村子。他敲开村支书的家门,村支书惊讶地问:“你怎么回来了?”

买买提说:“拍完了。”

“羊杀了吗?”

买买提说:“他们给你打电话的时候,我说要给羊饮水,就把羊群赶回来了。”

村支书笑了,拍了拍买买提的肩膀说:“平时看你像个榆木疙瘩,关键的时候还能做出这么出奇的事儿来。好,明年放羊的活儿还是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