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句话的镜像(七首)

2020-12-29 12:00:42 山花 2020年12期

郑单衣

一句话的镜像

谁不愿如此,去做

那个

相反的

土豆般深埋

在自己肉身里的

两个

完全吻合的

你,而不必越过

千山万水

隐居

像个病人那样

像个病人那样

隐居

万水千山

而不必越过,你

完全吻合的

那个

在自己肉身里的

土豆般深埋着

相反的

两个

谁愿这样,去做

渡 轮

渡轮拖曳着白浪如纯棉纺锤

它往返,于超慢档

靠岸,离岸

而海只用蓝色去包含

它自己的累

那白色的累

在东京

但三座摞叠的开封府

都是没有城门的

梁,汴,东京,五代

十六国,沉沦

摞叠而已

而《清明上河图》也可以是

互不相让的開封城内

那没有城门的

第四座呢

而我的,大街上

闲逛的我

却是无所欲求的

小诗集

内湖山色浅,就那么

浅着吧。又渐至深

就那么深着,然后

凋零着,千秋光影

流水远去,却怎么也

带不走你的本地风光

几 何

不论人生几何

你都是多面体

我终于找到的,你的

另一面,面海的

那面,内向的

那面,喝醉酒的那面

红绿灯的那面

写诗与不写诗的那面

没面的那面

松山飞雪图

我听见松山唠叨,自言

自语,要赶在自己

对写冷气歌,写白话文

上瘾之前,学写汉隶

写仙鹤,写信,此其一

胡作水墨,无语,苦等

二三好友携酒来温,此其二

忌言冷,暖,天下

而且,只宜

与夏虫语冰,此其三

在对语冰上瘾之前,松山

总会被我听见,一而再

再而三

望 梅

荒山绿于苍凉,以读诵

渐至山香

才去见化名寂寞的静

修禅,称私,行草

纸不吃墨,于是

笔滞,于是咬文

嚼字,不越砚池

满腔的幸灾乐祸

于是墨心便灰了

以至全白,果然

吃墨时,纸舌会淡然

生津,如掘

深井,但见

妙法莲花

一寺净山,于荒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