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豆花

2020-12-31 07:26:21 短篇小说(原创版) 2020年11期

尹群

好像是一晃,孟繁荣就到了该为女儿的婚事操心的年纪了。女儿小萌在大学的时候有过一个男友,孟繁荣见过小萌拿回来的照片,一面看一面询问人品咋样,家是哪儿的,可是临近毕业却分了手。孟繁荣很是不解,凭女儿的才貌,不说百里挑一也差不多,男友怎么会跟她分手呢?那一阵子,女儿小萌情绪低落,孟繁荣的情绪就也跟着低落,问为什么分的手,小萌说还能为什么。小萌不说,孟繁荣也不再问,反正是分手了。现在的年轻人拿感情的事忒不当回事。小萌大学毕业之后没有找到工作。毕业了找不到工作当家长的比孩子还着急。那段时间,孟繁荣急得嘴上起了水泡,却还要装着不着急的样子,发短信安慰女儿慢慢找。后来曾经资助过小萌上学的那家企业不知怎么知道了,就主动让小萌上他们公司先干着。小萌知道那家企业很小,网上都查不到,犹犹豫豫的。那家企业的老板又说,一面干一面再找嘛,也算先帮帮公司的忙。

还在小萌刚上大二的时候,孟繁荣的丈夫就突发心梗去世了,生活一下陷入了窘境,那家公司就是这时候开始资助女儿继续完成学业的。那家公司总是在节骨眼儿上伸出援手,好像他们有一双眼睛时刻都在注视着孟繁荣家的一举一动似的。可是那家公司在城里,她家在乡下,人家怎么会知道她家的情况呢,肯定是通过学校了解的。孟繁荣暗想,看起来,有钱人跟有钱人还真有不一样的,真有好心肠的。就嘱咐女儿好好努力,不管公司咋样,现在毕竟是人家收留了你,让你有个地方在城里落脚,你要为公司多付出一些,对自己也是一个锻炼的过程,对公司呢也算是一种报答。孟繁荣的意思是让女儿小萌先上那家公司干着,不行以后再跳槽嘛。女儿小萌开始的时候好些天都没什么信息给她,孟繁荣就感觉到女儿的情绪不是太好。一问,果然。那家公司的情况比小萌事先想象的还要糟,小萌甚至有一种被骗的感觉。公司是做土豆加工生意的,生产粉条、粉丝、粉带、粉面子,是个只有十几人的小企业。

小萌管那个公司干脆就叫土豆公司。小萌说,不过有一样,我们土豆公司生产的粉条、粉丝、粉带、粉面子等等土豆制品,绝对是土豆原料,货真价实,一点不掺假的。孟繁荣说,来不来就向着你们公司说话了,为你们公司做起广告来了。小萌说别忘了我是搞市场营销的。孟繁荣说先锻炼锻炼,有了一定的工作经验了,再找也好找。小萌说知道了。又过了一阵子,小萌的心情逐渐好起来,给孟繁荣发的短信也逐渐多起来,孟繁荣自然又开始关心起女儿的婚姻问题,说你们公司有没有好小伙呀?小萌说好小伙有的是,我们公司十几名员工,个个都是帅哥猛男。孟繁荣不相信,说我跟你说正经的呢。孟繁荣认为女儿是在跟她开玩笑,那么大个大学里都没有几个女儿能看得上的,那么个不起眼的小公司,还个个都是帅哥猛男?瞎扯。不过孟繁荣还是试探着说,那你就长住眼神,选一个好的。小萌说就怕人家看不上我。孟繁荣就惊讶了,问你是不是已经看上谁了?小萌说没有。孟繁荣说有了目标得先让妈看看,妈给你把关。别忘了你可是地地道道的大学生,不能太委屈了自己。后来孟繁荣慢慢发现了一个问题,在女儿的短信里,提到最多的是他们的老板。说我们老板长得精神,一米八大个,相貌堂堂,风度翩翩,要头脑有头脑,要口才有口才,要品格有品格,要能力有能力……小萌把他们的老板夸成了一朵花。可小萌越夸他们的老板,孟繁荣的心里就越是不舒服。孟繁荣给女儿小萌回短信,说你们这个年龄的女孩子,就知道盲目崇拜。不要被人的外表所迷惑。小萌说才不是呢。我们老板不但外表好,心也好,对待职工像对待自己的亲兄弟一样,员工家有啥事他都跑在前头,而且年轻的时候,我们老板还是个多情的种子呢。小萌说要不要我给你讲个故事?孟繁荣回了一条说你爱讲就讲,反正我现在一个人在甸子上放牛呢。小萌不一会就发过来几大段。

念书的时候,我们老板偷偷喜欢上一个女同学,喜欢得不得了,只要是一上学,眼睛便须臾不离人家。那女同学的一举一动,一笑一颦,他都看在眼里,爱在心里。我们老板个子大,坐在班级的最后一排,上课的时候同学们都聚精会神地往前看黑板,看老师,我们老板也聚精会神地往前看,可他看的是那个坐在他前面的女同学,看人家的后背,看人家的头发,看人家的后脑勺。有一回可能是被老师发现了苗头,讲课的老师讲着讲着冷不丁对他搞了个突然袭击,单单把他叫起来,问他刚才老师都讲的什么,他挠着脑袋回答不上来。老师说那你眼睛瞪滴溜儿圆,你看什么呢?同学就笑。那女同学若是离开座位,我们老板的眼睛马上像被一根线儿牵着似的,人家走到哪儿,他的眼睛就被牵到哪儿,人家到窗外,他的眼睛就跟到窗外,人家经过操场上厕所,他的眼睛也跟着,远远地把人家送到厕所。若是稍有一会儿工夫人家的身影离开了他的视线,我们老板的一双眼睛就会屋里屋外到处寻找。我们老板说,那时候是中了邪啦,自己就是控制不住自己,心里整天想着人家。我们老板说,你知道啥叫鬼迷心窍吗?这就是鬼迷心窍。可是那女同学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喜欢他。无论他怎样表现,她都无动于衷。好比一潭死水,无论你怎么往里扔石子,都激不起一星半点的波澜。那时候我们老板的家庭条件在同学当中算最好的,父亲在乡政府当干部,他经常把他父亲的摩托骑出来兜风,经常拎着家里的录音机,听当时流行的《牡丹之歌》《外婆的澎湖湾》。且把声音弄得挺大,一路招摇。别人都羡慕得很,可他喜欢的那女同学却连看也不看,连听也不听,好像是故意让他枉费心机。他甚至将未来都设计好了,如果那女同學能跟他好,将来就是她考不上什么学校的话,他父亲也一定能帮她安排个工作,比如上学校当个代课老师,上卫生院当个护士,上乡政府当个广播员什么的,都不成问题,任她选。

可是那女同学似乎一点也没把这些放在眼里,一点也不被他那么优越的家庭条件所诱惑,相反却跟一个家庭条件不好,也不怎么爱说话的男同学来往较多,比如学校栽树啦,铲操场啦,打扫卫生啦,都是她让那男生帮她扛铁锨、锄头什么的,好像是故意气我们老板呢。而我们老板多么想在那女同学身上发扬一点雷锋精神啊,人家却始终不给他机会。我们老板就对那个男同学心生嫉妒,瞅那男同学也没个好眼神,也不跟那男同学说话,甚至联合一帮同学孤立那个男同学。我们老板遭受的最沉痛的一次打击你猜是什么?孟繁荣想了想说,能是什么,无非是偷着往人家女生书包里塞纸条、塞相片啥的被人家给撕了,或者上交给老师了。要不就是等在半道堵人家,叫人家报告老师了。小萌惊讶了,说妈呀,你咋这么会猜?孟繁荣说那时候很多男生都这么干过。小萌说,这么说老妈你也遇上过?孟繁荣回说没有。有一回,我们老板买了个非常漂亮的红皮日记本,日记本里有很多漂亮的风景插图,他在日记本里夹了张说是昨晚梦见人家的纸条,趁午间放学的时候偷偷塞在人家的书包里。没承想那女同学回家发现之后,竟然很生气,第二天上学来就把那个日记本连同那张纸条扔在了前面老师的讲桌上。这等于是将我们老板的心思大白于天下,让我们老板的自尊心受到了极大的伤害,简直无地自容。按理他应该恨死了她,从此再不搭理她。可是他说,他可能是上辈子欠她的,他就是恨不起来,依然那么喜欢她。几天见不着心里便长了草,心烦意乱的。我们老板说,念书的时候,别的同学天天盼着放假,而他最讨厌放假,因为一放假他就看不到她了。他希望学校一天假也不放才好,一天假也不放他就可以天天看见她,连星期六星期天他都讨厌得不行,觉得是那么的漫长难挨,就更别说寒暑假了。放寒暑假的时候,他几乎天天骑上自行车,上那女同学家所在的屯子去,去是去,去了也不敢上人家家里,而是围着她家那个屯子转悠,远远地对着人家的院子张望。

孟繁荣说你们老板连这些也好意思跟下属说,不是编故事吧?小萌说,不会吧。为了那个女同学,他可是至今未娶呢。四十多岁了还一个人,连个女朋友也没有过吗?世上这样的男人还真是少见呢。孟繁荣不大相信,在鼻子里哼了一声,暗想没结婚不等于没女人。

过了一段时间,小萌又跟母亲说起他们老板,小萌说我们老板最大的爱好,就是喜欢唱歌。不过都是老歌。最拿手的就是《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上歌厅的时候我们都笑话他点的那些歌老掉牙了,可我们老板一听到那些老歌就激动,唱着唱着,眼泪就唱下来了。我们老板也喜欢跳舞,却从来没上过舞厅,你知道为什么吗?这回你绝对猜不着的……你们老板你们老板,你能不能说点别的?孟繁荣见女儿小萌一说起他们老板就没完没了,便不理女儿,小萌发过来好几条短信她也不回。这孩子一定是对那个四五十岁的老男人有意思了吧。孟繁荣一这么想,心中不由得紧张,就不厌其烦地嘱咐女儿凡事要多加小心,不要轻易相信别人。人心隔肚皮,千万别上了坏人的当。小萌说我不是小孩子了。小萌的固执更令孟繁荣忐忑不安,心说这孩子,越大越不听话了。一定是让人给灌了迷魂汤啦。她是被那个老板的人给迷住的,还是被人家的钱给迷住的呀?这可如何是好。孟繁荣在家里这边急得不得了,整天都在替女儿担着心,神思恍惚拿东忘西,放牛的时候,老牛上地吃了人家的庄稼她瞪眼看不见。这一回,孟繁荣一改以往的态度,不是劝女儿小萌在那家公司先锻炼锻炼了,而是劝小萌趁早离开,把那家公司说得一无是处,说那家土豆公司那么小,职工那么少,充其量也就是个作坊,一点科技含量也没有,一点发展前途也没有。可是小萌说她暂时还不想离开那家公司。她已经喜欢上了那里。孟繁荣就生气了,说你是喜欢上土豆公司了,还是喜欢上土豆公司的老板了?你说!女儿小萌回信说你猜呢?孟繁荣不高兴了,说猜什么猜,你不能跟他!

小萌依然时不时地就跟母亲描述一段他们的老板。小萌问孟繁荣,你知道我们老板喜欢什么花吗?你猜都猜不到,就是土豆花。我们公司自己在城外种了大片的土豆,夏天土豆开花的时候,星期天我们老板还领我们上那里游玩、赏花,在大片大片紫莹莹的土豆花地里野餐、照相。你知道我们老板为啥喜欢土豆花吗?我们老板说,还在孩提时代,他曾经跟几个小伙伴,傍晚的时候在开满紫花的土豆地里抓沙虫玩,沙虫沙沙地在头上飞,小伙伴们仰头拍着巴掌,晚霞把他们的一张张小脸映照得跟土豆花一样灿烂,一样美丽,这其中就有那个后来他喜欢的女同学。从此那个土豆花盛开的黄昏,便永远地留在了他的记忆里。

都过了很长一段时间了,孟繁荣才知道女儿小萌那个土豆公司的老板叫郭兴旺。孟繁荣觉得郭兴旺这个名字有点耳熟。孟繁荣就问小萌,说你们老板是啥地方人,小萌只回答两个字:老乡。老乡两个字让孟繁荣的脑袋嗡了一下,知道资助女儿的老板肯定就是当年的那个郭兴旺了。

孟繁荣在高中上学的时候正是十八九岁的年龄,窈窕的身材,姣好的容貌,如一枝盛开的花朵,令许多男同学为之倾倒。男同学们背后都叫她冷美人。其中有个叫郭新的,因为一心想追孟繁荣,居然把自己的名字也改了,不叫郭新了,叫郭兴旺。据说是为了跟孟繁荣的名字凑成一个词组“繁荣兴旺”,这样人们一说繁荣兴旺,就必然把他俩的名字连在一起,连在一起似乎就有了某种象征和寓意,告诉人们“繁荣”跟“兴旺”是分不开的。孟繁荣对郭兴旺并没什么好印象。当时郭兴旺的父亲是乡上的干部,郭兴旺的家庭条件比一般的家庭要好多了,郭兴旺的穿戴也比别人好,骑车子戴表的,有点纨绔子弟的样子。当时很多干部家庭的子女都有一种优越感,也常常利用他们优越的物质条件作为诱饵,来引诱一般家庭的子女跟他们搞对象。但孟繁荣对那些物质的东西似乎并不大感兴趣。郭兴旺性格张扬外向,班级有什么事他都张罗在前头,比如开运动会,不管跑得快慢他都下场跑,演节目的时候,不管唱得好赖他都上台唱。只要学校有个啥活动他比谁都积极。女同学犯心脏病了他也抢着往医院背。在孟繁荣看来,郭兴旺不是一般的轻浮,用我们东北话说就是忒能嘚瑟。而孟繁荣则性情温和稳重,所以骨子里也就偏好性情稳重的人。对那种疯疯张张,坐没坐相站没站相的人,无论男生女生,都不喜欢跟人家交往。孟繁荣看郭兴旺那股张罗劲就蹙眉头,连看郭兴旺都懒得看,也就根本没把郭兴旺当回事,郭兴旺在她身上花费的心思孟繁荣竟然无动于衷。一开始郭兴旺改名孟繁荣还觉得奇怪,依然把这归结到郭兴旺轻浮上来,暗骂郭兴旺能嘚瑟。别人动不动在她面前就说“繁荣兴旺”,孟繁荣也不明白是啥意思,觉得这些人有点莫名其妙。那阵子,同学之间说话,不管该不该用繁荣兴旺的地方都使用“繁荣兴旺”这个词,繁荣兴旺成了一句流行语。说农业繁荣兴旺可以,牧业繁荣兴旺可以,说学习也繁荣兴旺,学雷锋做好事也繁荣兴旺,见了面你张口来个“繁荣”,他闭嘴对个“兴旺”,像对口令一样,弄得全校到处一片“繁荣兴旺”。渐渐孟繁荣才知道,原来大家这是在调侃她。而那个郭兴旺呢,不羞不恼,反而自鸣得意。似乎只要“繁荣”跟“兴旺”搭配在一起,他跟孟繁荣就沾了边,好像孟繁榮跟他郭兴旺的关系想不密切都不行,他愿意让人家这么永远地叫下去。孟繁荣则又羞又恼,处处躲避郭兴旺,不给郭兴旺好脸色。郭兴旺越想接近她,她越是躲着他。

毕业的时候同学之间相互赠送照片留念,郭兴旺手里每个同学的照片都有了,唯独没有孟繁荣的照片,他不敢张口朝她要,也不敢再把自己的标准照赠送给孟繁荣,怕被孟繁荣毫不留情地撕个粉碎。孟繁荣真能干得出来。

高中毕业之后,孟繁荣没有考上大学,补习了一年也没考上,后来是她在中心校当校长的舅舅出面,到县教育局托关系,孟繁荣才当了个代课教师,不久跟一个也是代课的老师结了婚。后来有过几次转正的机会,可孟繁荣都没有考上,她舅舅退休之后,孟繁荣也就理所当然地下来了,成了一名名副其实的家庭妇女。而对于郭兴旺,是好是坏,毕业之后孟繁荣从没有打听过他的情况,一点也不知道这个人的下落。

知道女儿小萌公司的老板是当年的郭兴旺之后,孟繁荣心里就更多了几分担心。当年的郭兴旺就没给孟繁荣留下什么好印象,如今郭兴旺发达了,当了老板,更不会好到哪儿去。况且女儿小萌长得比当年的自己漂亮多了,比自己个高,比自己白净,要身材有身材,要相貌有相貌,又是大学生,比当年的自己强百套。像郭兴旺这样的人,年轻时就那么轻浮,追起女人来就那么脸皮厚,如今有钱有势了,谁知道他有多少个金屋,藏了多少个女人?没准从一开始捐助小萌上学就是在打小萌的主意呢。孟繁荣一这么想,心也惊肉也跳,心说小萌这下是把自己送进虎口狼窝了,就一遍又一遍地给女儿发短信。小萌说我们老板可不是你想象的那种人。孟繁荣说你不了解他。小萌说,听这意思你了解我们老板了?孟繁荣没有直接说郭兴旺当年追求过她,但孟繁荣最后还是说出了他们的同学关系。小萌嘻嘻地笑,说其实我们老板早就跟我说过,他不让我告诉你。他说你若是早就知道了,怕你不肯接受他的资助,也不会让我到他的公司上班。我们老板说你看不上他。孟繁荣说反正你还是离他远一点好。

自从丈夫去世之后,生活的重担一下子落在了孟繁荣一个人的身上。家里的活计,地里的活计,里里外外,一切全得靠孟繁荣自己。丈夫在的时候家里养了两头奶牛,每天喂牛、挤奶、打扫牛圈,把牛粪挑出去,把牛睡觉的地板刷干净,这些都是丈夫的活儿,现在这一切都需要孟繁荣自己來料理。早晨起来先是喂牛、挤牛奶,然后再用自行车推着两桶奶,送到四五里地之外的收奶站去,风雨无阻。下雨天也要把奶牛赶到屯外的壕沟边去放,孟繁荣披着丈夫穿过的黄帆布雨衣,站在风雨里。谁也没想到孟繁荣竟然是一个这么要强的女人。人们仔细一想,就想明白了,其实支撑孟繁荣顽强坚持的精神力量,就是她的女儿小萌。孟繁荣的丈夫死了之后,当初很多人都猜测,孟繁荣用不了多久就得嫁人,不为别的,起码这个家庭得需要一个男人来帮她,帮她把女儿的大学供下来。然而人们的猜测都错了。

小萌上班后就不让孟繁荣再种地了,不要再养奶牛了,太辛苦。那些根本就不是你一个女人家干得了的。孟繁荣笑了,傻孩子,这也干不了,那也干不了,咋活呀,喝西北风啊?小萌说,都卖掉,上城里来。孟繁荣说上城里?说得轻巧。你刚上班几天,挣那么两个钱,我可不能现在就让你养活我。小萌劝了几次都不成,后来小萌说了实话,说其实这都是我们老板的意思。他看你太辛苦了,要在公司里给你找份工作。孟繁荣用鼻子哼了哼。小萌说,其实我们老板真的很善良。不久小萌又告诉孟繁荣,公司给她租了房子。这样你来了也有地方住了。孟繁荣一听就火了,说又给你高工资,又给你一个人租房子,你是他什么人哪?啊?觉得女儿忒不长志气,忒没出息,说房子再宽敞我也不去,你自己住吧!孟繁荣不去,一个是生女儿的气,一个是恨郭兴旺。都给小萌自己租房子了,这不是金屋藏娇是什么?当年追她不成,如今竟然又来追她的女儿,什么东西!夜里躺在床上,孟繁荣翻来覆去睡不着,越想越气愤,她决定上一趟城里。

孟繁荣是到了城里之后才发短信告诉女儿的,小萌很惊讶,你怎么不事先告诉我?走丢了咋办?你在车站等着,别动地方,我们去接你。孟繁荣说我要直接上你们公司,见你们老板。小萌说你见我们老板啥意思?你不是不想见他吗?孟繁荣说别废话。

孟繁荣见到女儿的时候,小萌上来一下子把她给抱住了,眼里涌出了泪水,说我的老妈,我可想死你啦!孟繁荣也忍不住把女儿的头搂在怀里,贴了贴女儿的脸,眼圈红了。车站门口人流滚滚,一辆面包车从人群里慢慢开过来,一直停在了小萌的身后。面包车是经过改装的,里面的座椅全部拆掉了,正好可以宽松地放得下一辆轮椅,有两个人从车的后面吃力地抬一辆轮椅下来,小萌说慢点慢点,然后指着坐在轮椅上的人说,妈,你看看他是谁?孟繁荣转头看了看,不认识。他就是我郭叔,我们老板。他听说你来了,高兴死了,一定要亲自到车站接你呀。坐在轮椅上的郭兴旺手里拿着一大束鲜艳的土豆花,远远地向孟繁荣递过来,笑着说,老同学,二十年没见啦!孟繁荣愣愣的。郭兴旺对小萌说,看看你妈,连我这个老同学都不认识了。你妈可是没多大变化,跟当年一样漂亮。就是混在人山人海里,我也一眼就能把她认出来。孟繁荣红了脸,方才认出坐在轮椅上的人果真是郭兴旺,说你这是……孟繁荣依然不大相信眼前的郭兴旺真的没了腿,用一种不解的眼神看着郭兴旺,说你这是演的哪一出儿啊?郭兴旺又扭头对小萌诉苦,瞅瞅你妈,对我始终就没个好印象。你看看我这像演戏吗?郭兴旺笑了,我这双腿呀,十几年前就捐献给国家啦!

原来郭兴旺高中毕业就选择了当兵,后来在部队的一次抗洪抢险救灾中负伤截去了双腿,成了一名一级残废军人。转业后在国家的优惠政策帮助下,自主创业,成立了一家生产土豆制品的小厂。他的厂里用的也大都是退伍军人。

孟繁荣第一次用充满柔情的目光,把坐在轮椅上的郭兴旺上上下下细细地打量着。在郭兴旺的印象里,孟繁荣从来没有这样看过他。小萌拉着孟繁荣的手,望着郭兴旺说,你看看我郭叔这些年,多不容易。孟繁荣的眼圈红了。小萌趁机说,我郭叔可是一直在等着你呢。郭兴旺被小萌这么一说,脸也红了,做出一副严肃的样子,小萌你瞎说啥。你看看我这样子,哪还有资格等人家啊!郭兴旺说的是真心话。郭兴旺这么一说,孟繁荣含着的眼泪就簌簌地流了下来。

责任编辑/何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