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小名不叫冯三傻

2020-12-31 07:26:21 短篇小说(原创版) 2020年11期

王建平

我家乡不远处有一座冯家山,半山腰上住着冯旺一家子。冯旺膝下三儿子的小名叫冯三娃。没想到从某一天起冯家山的人不叫他三儿子的大名冯有德不说,将小名也改了,直呼冯三傻,到冯旺离世都还这么叫,一直叫到冯三娃满48岁那年。

冯三娃12岁那年,入夏的夜里做过孝敬他爹的梦,于是这天不上学,他就早早出门满山岗寻找鸟窝。爹,又当爹又当娘,我要给爹弄回鸟蛋补身体。在冯家山嘴,他发现一棵黄桷树上有黑洞洞的圆团儿。他7岁学会爬树,只见他双手抱住树身双腿一蹬,往上十多把就到一个粗枝上,一只手拽枝,一只手伸向鸟窝,果然里面有蛋,他拈一枚放嘴里,拈一枚放嘴里,口腔小,只放了3枚。下树不到一半,手搂滑了,整个人从空中摔地上,他爬起来还能走,回家瞒过爹,晚上还吃下一大碗面条子。其实他脑袋里有内伤,慢慢地变成一个傻乎乎的少年。

冯三傻冯三傻,面对村人越喊越顺口,冯旺泪汪汪,整个人仿佛落入野兽出没的森林,十分无助。但他每天仍就这家那家地为人家打个灶,上房顶翻个瓦,到房后掏个阴沟……他只要有活干,心里就比闲着好受。

要说心里更不好受的是三傻的两个哥。日你先人,狗东西,不得好死……凡能骂人解恨的话他们都骂。是嘛,你们成天冯三傻冯三傻的,那等于我们一个是冯大傻,一个就是冯二傻。日子一久,他们觉得他们跟着老三受辱,于是就怨恨老三,一氣之下离开冯家山。

冯三傻摔伤前,说话一点儿不结巴,看人眼不斜,颈子不乱晃动,《九九口诀表》倒背如流。冯旺看在眼里,痛在心里。于是他出外为人家修修补补时就必须带上一个尾巴,忙时就有人搬个砖递片瓦调个泥的。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有一天傍晚冯旺为冯曾家翻完房子,从檐口往梯子上踩,没踩实,从房檐口跌下来,当场人事不醒。

冯三傻的两个哥哥接到村长的电话,问:人咋样?

村长答:人可能死不了,但料定下不了床。

只听电话那头哦哦哦的:知道了知道了……

好多天过去,冯三傻的哥都没回来,每人往冯家山打了100块钱。

冯三傻每天出门前就在床头为爹备好水和尿盆子,他出门继续爹的手艺。冯三傻作业动作虽迟缓,但在贴灶台、改旱厕、修沼气池等方面还胜过他爹。他想,爹把他盘大不容易,他暗下决心,要多挣钱为爹治病,让爹再站起来。

日子过去三年。一天晩上冯三傻回到家,发现他爹喝了农药,已没有气息。据冯家山的老人分析,他爹走得急,是不想拖累三儿子。

办完后事,三弟兄开始分家。房子三间,三弟兄一人一间。家具呢,老大先挑,老二接着挑。过后老大老二对视一眼,再蔑视住冯三傻。目光如冬天的风,冷得剌骨。老三,你快挑呗,还有两台木柜子和一架床。冯三傻走向柜子,掀起盖子里外看,看了这台看那台,看上去很想要其中的一台。老三想挑柜子?他不傻,木柜子装粮食防潮防老鼠,木柜子的成色比床新。

大哥问:老三,你想要木柜子?

冯三傻点点头。

二哥盯着老三,追问:弟,你要了柜子,你晩上睡哪儿呢?

面对哥哥们质问,冯三傻摇头点头,点头摇头。他明白他两个哥想各得一个柜子。村长也猜出来他两个哥心里的小九九。不过,冯三傻真要了柜子,真还没处睡觉呀!

冯三傻看看大哥又看看二哥,身体斜扭几步着来到一架旧床面前。这床是他跟他爹睡了几十年的床。他朝床拍了两巴掌。

二哥开口了:不后悔吧?说完转过脸朝老大笑笑。

冯三傻摇摇头。

村长认定冯三傻挑床是自愿的。

日子像被风吹着走样,很快又过了两年,冯三傻48岁了,本命年。

邻村一位死了男人的女人不想老了一个人过,经好心人撮合,愿意嫁给冯三傻。冯三傻也想娶,但手上原有的钱给爹看病花光了,还欠有借款。一个男人拿不出钱不仅会急得团团转,而且睡不着觉。冯三傻睡不着就想起他爹。想他爹头上的白发,脸上的笑容。他记起爹对他说过:三娃,你比你的两个哥有良心啊。他爹离世前还说过:三娃,分家时,你啥都可以不要,但你要守住我们父子俩睡觉的这架床,若有一天你讨到女人,就将这架旧床拆了,改做成一架结婚用的床……分家的时候,冯三傻按他爹的话办了,守住了身下的床。

改婚床这天,木匠依次折散床棍子床帮,当床靠背拆开的一刹那,从靠背里滑落出一地的百圆大钞,还有好几十枚像从泥巴里挖出来的那种钱币……

这年冯三傻不仅娶到了女人,女人还为他怀上了一个儿子。

乡俗难测,从此冯家山的人都改口了,喊他冯有德。

责任编辑/文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