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林新语

2021-02-01 14:16:43 读者 2021年4期

周维强

◇词学大师夏承焘先生谈诗词选本的编选:“选诗要严,不怕漏,只怕滥。好诗漏选多少都没有关系,因为选者所好、所见不同,所取也必定不同。但平庸的诗、不好的诗一首也不应该入选,选了就表示你不知诗的好坏。所以宁缺毋滥。”

◇文史学家浦江清先生尝与学生语:治中国古代文学,先秦古书是源,小说戏曲是流。现代人怕艰苦,不爱读先秦古书,喜欢从小说戏曲入手,迟早总要由魏晋唐宋上溯到先秦,这就形成了“仰攻”的局面。“‘仰攻就是居于低洼之地向高处进攻,那肯定很难,因为爬上坡路是很吃力的。”而“读了些先秦古书,实际上已攻克了难点;现在读宋元以后的书,数量虽大,却是顺流而下,那会容易得多”。

◇潘光旦是家谱学的权威,孔祥熙曾经托人到他那里说情,请他证明自己是孔子的后代。潘光旦一口拒绝:“山西沒有一家是孔仲尼后人。”

(月亮狗摘自《光明日报》2020年12月4日,〔日〕福田繁雄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