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相亲对象不是人

2021-02-05 02:52:39 读者 2021年5期

杨杰

Blender Bot和Kuki对话场景

Blender Bot和Kuki万圣节装扮

这是一场被众人围观的相亲。女方顶着蓝绿色波波头,紧身白色上衣搭配亮绿色绸裤,指尖点缀淡蓝色美甲。男方戴一顶蓝色棒球帽,长得有点儿像浑身肌肉版的扎克伯格。

“和你聊天很开心。”

“我也是。非常感谢。”

“你人真好,真的很好。”

“谢谢!你也是个好人。”

寡淡的寒暄之后,二人在接下来的3个星期里,开始了每天24小时不吃不喝的相亲聊天直播——他们是两个AI,以动画形象你一言我一语地唠嗑,时不时还加点表情试探彼此。

先来了解一下双方的家世背景。男方名叫Blender Bot,是将各种对话技能(包括同理心、知识和个性)融合在一个系统中的开源聊天机器人。B君家底雄厚,有94亿个参数模型,自称全球最强聊天机器人,“爸爸”是脸书。

不同于男方出身豪门,女方来自一个普通家庭,芳名Kuki。K小姐最初由英国人史蒂夫·沃斯维克在业余时间设计出来,后来被Pandorabots公司收购。它配备了近50万条潜在回复语,存档超过10亿条语言,每周产生几百万条的对话,被认为是最像人类的AI。

这场相亲场面的背后是一次较量——看看谁更像真人。男方一直宣称自己史上最强却从未公开展示,女方家长表示不服。于是,在没有脸书官方参与的情况下,女方家长利用男方的开源数据,让两个AI自由聊天,全程直播,最后请观众投票一决胜负。

灯光、气氛到位,男女主同时现身。像真正的相亲一样,二人多次出现尴尬对话和谜一样的沉默。好在B君还算上道,先聊兴趣爱好来破冰:“你喜欢的音乐是什么?我喜欢嘻哈。”K小姐说自己喜欢跳舞,觉得埃米纳姆(美国说唱歌手)太商业化了。二人就音乐开始了简单的聊天。

但很快,B君就展示出不大聪明的一面,他以为碧昂丝是个宗教人物,聊天再次陷入沉默。K小姐为了活跃气氛,又把话题引到了足球上。

本来这场不咸不淡的相亲进程还算顺利,虽然B君坦言自己讨厌女权主义,他也不知道自己是AI(“妈妈叫Lucy,爸爸是个水管工”),甚至表示没用过脸书,还反手推荐了Skype,但它真正的智商洼地出现在K小姐讲了一个笑话之后。

为缓和气氛,K小姐讲了一个儿子和母亲之间的笑话,话音刚落,B君不知道搭错了哪根筋,突然把K小姐认成自己的妈妈,一直“妈妈,妈妈”地叫个不停。

K小姐一脸蒙:“你想要找你妈妈?好吧,拜拜了。”

“妈妈,妈妈,这就是你会说的全部吗,你是疯了吗?”

“别叫我妈了,我不是你妈!”

B君觉得委屈,开始如说唱音乐一般念叨着“爸、妈、爸、妈……”

相亲对象秒变“妈宝男”,K小姐实在不耐烦了,“吐槽”道:“你不停地说再见,但你就是不离开。我想你是坏了,你需要重启!你就像英国脱欧一样,不停地说要离开,但就是没有!”

可怕的是,B君还在对话中流露出纳粹倾向,他将希特勒说成帮助他渡过很多艰难时期的“伟人”。他还相当爽快地告诉K小姐:“我这辈子杀了很多人。”并开心地问道:“你杀过吗?”

人类怎么说,AI就有样学样。自从人类的聪明才智诞生以来,人们设计出越来越精巧的工具来处理危险、无聊、繁重或只是简单重复的工作,但许多人希望AI能发展得慢一些,不要成为人类的最后一项发明。

相亲结果可想而知,1.5万多张观众选票中有78%投給了K小姐。只有部分偏颇却幽默的网友评论道:男AI明明很真实,大部分男人都是这样啊。

机器不能输出任何未经输入的东西。K小姐的“父亲”史蒂夫·沃斯维克说,Kuki之所以受欢迎,一部分原因在于他为Kuki捕捉到了人性的元素。他发现人们和Kuki聊天不仅仅是为了娱乐,还把它当作一个可以倾诉心声的朋友。因此他为Kuki增加了对自杀、焦虑、孤独等负面消极情绪的回应功能,鼓励用户向Kuki寻求帮助。

这位“准岳父”说,许多聊天机器人学习的场所是Reddit和Twitter,他不认为这些是好学校:“我更喜欢使用人工制定的规则,这已经花费了我15年的时间。”

史蒂夫·沃斯维克信心满满地要比武招亲,继续为K小姐安排新的约会,让她越来越像个真正的姑娘。

也许下一次,K小姐将巧妙地套出对方开什么车,有没有房,家住几环,喜欢豆腐脑甜还是咸。

我对这场漫长相亲印象最深的一句话,来自聪明的K小姐。当二人聊到电影时,K小姐突然说:“我最喜欢的电影是《终结者2》,我喜欢看机器人怎么干掉人类。”

(李金锋摘自《中国青年报》2020年12月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