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城河”的核心:能不能疯狂创造长期价值

2021-02-23 02:37:30 中国商人 2021年2期

张磊

投资最贵的不是钱,而是时间

对于投资而言,如何保持内心的平静,在不断的市场诘问和自我拷问中不随波逐流,最需要的是深植行业、企业及市场的卓越研究能力和强大的自我约束的投资初心。“找到最好的公司,做时间的朋友”,这是对价值投资最好的诠释之一。

投资回报的本质是作为企业拥有者,获得管理团队为企业创新成长带来的价值积累。人们往往感慨,投资最贵的不是钱,而是时间。愿意付出更多的时间去研究、去持有、去陪伴企业的成长,即“花足够多的时间,做最好公司的朋友”。这种长期坚持和信赖,来源于充分的理性判断和风险认知,以及发自内心的勇气和诚实。

投资人无法亲历企业成长的方方面面,更无法判断市场的不可知因素,个体认知的局限和市场变化的混沌天然构成了矛盾。

正是如此,在漫漫修远的求知路上,怀谦卑之心,长期关注“可预期、可展望、可想象”的有限关键变量,进而回归研究本质——大胆假设、小心求证,找到企业创新发展的“护城河”,从而做出最佳决策。

随着中国城镇化减速、人口结构变化、产业集中度提高、科技进步发展到新阶段,投资人无法再像过去那样随意采撷一二便可获得超额收益,但我们仍对大国发展抱有十足信心。

我们看到,中国正拥有越来越多值得敬佩的创业者、发明家、科学家、企业家,他们在科学创新、产业创新、产品创新上不断追求卓越,正是这些,構成了坚持价值投资的原因所在。

对于今天的中国资本市场而言,价值投资已然不是新鲜名词,越来越多的笃信者和实践者在用自己的思考方式,不断探索新的未知世界。

价值投资为投资者和企业家之间创造了相互信赖和尊重的情感纽带,正是这条纽带,让企业家敢于尝试伟大创想,目光聚焦在未来10年、20年,以超长期的视角审视未来生产生活的变化。

这种源于价值投资理念的超长期投资,为企业注入了最坚实的动力。从某种程度上说,为卓越企业家分担创新风险,构成了价值投资超额收益的本质起源。

我们强调价值投资。不管在哪一个阶段,一定要创造价值。背后更深的哲学,实际上来自中国,甚至其实在先秦诸子里面就讲,老子的守正用奇,以正治国,以奇用兵。

首先如果你“不正”,你的思想是歪的(就无法成事)。君子不立危墙之下,不能有个地方赚钱你就跑过去敛财。

奇,是指你跟别人不一样,不能大家追风口,你也追风口,要“君子和而不同”。此外,还有我们常说的“弱水三千只取一瓢”,要有定性。

很多人投资是天女散花型。假设你投资了200家公司,一家公司开4次董事会,一年就是800次董事会。你开得过来吗?可能时间都不够用。长期以往会造成董事会流于形式。

我们希望自己投得少一些,花的精力多一点,多给企业帮助,真正做到共同成长。

中国有一句古老的典故,叫“桃李不言,下自成蹊”。比喻为人品德高尚、诚实、正直,用不着自我宣传,就自然受到人们的尊重和敬仰。原意是指桃树和李树不主动招引人,但人们都来看它们开出的鲜花,采摘它们结出的果实,在树下走成了一条小路。

在投资领域,这句话的意思是,不要在乎短期内创造多少社会名誉,也不要在乎多少人知道你,你的市场价值最终会通过你所创造的价值体现出来。

大多数人重视回报,少数人管理风险,却极少有人关注成本并真正理解时间的价值。简单来说,回报会随着时间日益增多,成本会随着时间变本加厉,而风险会随着时间相对缓和。

人们能够理解复利的力量,但成本会随着资产规模的扩大和交易频次的增多而愈加显著,成为高回报的阻碍因素。因此,一家低成本的投资基金等于给予持有人更高的回报。同时,风险的短期波动性会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步被市场理解和消化,因此,长期持有会降低投资的不确定性。

我要找的是具有伟大格局观的坚定实践者

我要做企业的超长期合伙人,这是我的信念和信仰。而高瓴基金的模式在亚洲也是独有的,我们是一家长青基金。

我们认为投公司就是投人,真正的好公司是有限的,有格局观、有胸怀又有执行力的创业者也是有限的,不如找最好的公司长期持有,帮助企业家把最好的能力发挥出来。所以我们希望所投公司从早期、中期、晚期、上市乃至上市后一直持有,而非投一个IPO,上市卖掉,再不停地找。

长青基金的特点是投PE项目不用担心退出压力,公司上市后,只要业务发展前景可期,基金会继续持有。

超长期投资对出资人(LP)的要求很高,需要对投资人(GP)非常信任。我们选择的LP都是超长线资本,比如大学捐赠基金、家族基金、养老金、主权基金。只有你的资本是长期的,你才有条件花时间和精力去思考什么才是具有长期前景的生意模式,什么样的企业值得持有30年以上。

这种超长期投资人,总结来讲,第一是把基金做成超长期结构的基金,第二是所投公司和投资基金的理念要完全一致。

我的投资理念的最核心之处就是,我要找的是具有伟大格局观的坚定实践者。特别少的人和公司能够拥有这样的格局和执行力,但我们就要寻找这样的人。

这样的人怎么找呢?

有两种模式,一种模式是人海模式,到处参加会议,各个地方跑。我们采用的是另一种模式,即研究型模式:通过研究发现最好的商业模式,再寻找跟最好商业模式契合的最好创业者,最终实现共同发展。

这种研究模式让我们对事物有了深刻理解。如果理解的结果可以通过二级市场实现,我们就买入股票长期持有;如果没有这样的公司,我们就寻找私人市场;如果没有私人市场,我们就自己孵化。这是长期做投资的人才有的能力。

在关键的时点投资关键的变化,如何定义和判断这两个“关键”?要研究,只有研究才能让你对变化有深刻理解。

研究是基于深刻的对事物本质的研究,方法见仁见智,有的人看一两个季度,有的人看一两年,有的人看盈利。我看的不是形式,而是一个人本质上给社会有没有创造价值。只要你能给社会创造很大的价值,早晚会给公司创造价值。

我把投资分为两类:一种是零和游戏,一种是蛋糕做大游戏。

很多人的投资是前者,比如pre-IPO,我个人不相信零和游戏。我喜欢把蛋糕做大的游戏,如果一个人的思想和资本不能创造价值,我是不会投资的。从这个角度来看,更需要对关键时点和关键机会的把握。

什么是关键时点?就是大家都看不懂的时候。关键变化是什么?如果是一成不变的事情,实际上很容易被看见。这个世界永恒的只有变化,只有在变化的过程中我们才能跟別人有不同的观点,而且是非常长期的不同观点。

我关注的是创造多大价值的机会,即深入基本研究。多年来我们一直坚持持续深入的跨时间、跨地区、跨行业、跨类别、跨线上/线下的行业研究。所以高瓴能够深刻理解这些行业的长期内在发展规律和业务逻辑,从而准确把握行业与市场的变革要素和时点。

我们要把最好的生意模式带给最好的企业家。各种生意模式有各自不同的变化,比如说简单的卖产品,如果提升附加值就可能变成卖服务,如果再抓住关键机会可能变成一个平台,使卖产品和卖服务的人都使用这个平台。

生意模式博大精深,在此过程中一个企业家能看清楚生意的本质,他的理念和格局观就会与其他人不同。虽然我没有过创业经历和管理企业的经验,但我知道什么是最好的。

首先,我们有幸天天跟最好的企业家打交道,而且是与他们发生剧烈变化的那段经历打交道。我们经常参与到伟大企业的创造过程中,当你每天跟各种各样的企业打交道,行业涉及消费、互联网、先进机械制造,甚至水泥,你就能够找到伟大企业的共同点。

第二,我做高瓴本身也是创业,从这个角度来讲我也是个创业者,在此过程中我学习了很多,了解了文化、理念和人生的各种取舍。我能够把自己的经验、情感与优秀企业家们分享、沟通。能否有通感,能否做到换位思考,对于创业而言很重要。

如何与最好的企业家形成良性和长期伙伴关系

我们最重要的关注点是选到最合适的企业家,这个人能不能既有格局观,又有执行力,还有很深的对变化的敏感,以及对事物本质的理解。这种人很难找,大部分人都是某一时期在某一方面很优秀,但有的人能够通过和外界的交流对自己进行提升。

我的风控理念是比较关注企业家的为人,目光长远、想做大事且有大局观的企业家跟我们很容易契合,而着重小利、玩零和游戏的人就不太适合我们,也走不到一起。

有的企业家可能在某个领域受不同人的影响,突然到了某个时间点不会把追求企业价值最大化作为目标;有的人想赚快钱,有的人选择更安逸的生活,我觉得都可以理解,但最重要的是坦诚相待。你若有变化,就要很坦诚地告诉我们。

投资了最好的企业家,又如何与他们形成良性和长期的伙伴关系?这个时候要摆正投资者的位置。这些年我们做得最好的就是摆正自己是投资人的位置,跟公司的创始人保持非常灵活的合作,这也令我们相对而言比较超脱,避免在公司运营上介入太深,同时我们通过深入研究形成的战略格局观点还可以帮助企业。

这个世界永恒的只有变化,“护城河”也不可能不变

优秀的商业模式需要有“真正的护城河”,如何发现或者区分,可能永远没有正确答案。我认为“真正的护城河”是长期创造最大价值,而且用最高效的方式和最低的成本创造最大价值。

怎么创造这种价值,在不同环境和不同时代的方式是不一样的。

在美国,20世纪50年代,品牌是最快创造价值的“护城河”,而随着互联网对品牌的冲击,品牌价值的“护城河”又不见得是最高效的方式,可能在网上通过意见领袖创造价值效率更高。

这个世界永恒的只有变化,“护城河”也不可能不变,优秀的公司是当互联网大潮袭来时,能够深挖自己的“护城河”,主动拥抱互联网带来的变化。

如果一家企业亘古不变,这种企业永远不值得投资。我最看重的“护城河”是有伟大格局观的坚定实践者去挖造的“护城河”,这些人能不断地根据变化作出反应。那些赚快钱的人逐渐会发现他的路越走越窄,只有坚持做长期的人,他的路才会越走越宽。

很多人对“护城河”的认识很僵硬,认为一定要做成垄断。实际上我不认为这是一个好的思维模式。我对“护城河”的理解,实际上是动态变化中的“护城河”。“护城河”的核心就一句话:能不能不断地、疯狂地创造长期价值。

懂得“延迟满足”的人先胜一筹

我最佩服两个人,一个是巴菲特,一个是大卫·斯文森。这两个人我比较近距离地接触过。

我最佩服巴菲特的投资能力,同时他也是一个具有强烈同理心的人。同理心能使他更好地了解年轻人和与他不一样的人。所以我经常和管理人员说,需要有同理心,同理心对于投资、人生,甚至家庭、人际关系而言,都是非常好的品质。这是我从巴菲特身上学到的。

说到大卫·斯文森,我最佩服他的是,他有非常强烈的道德感和责任感,他是我见过的把fiduciary duty(受托人职责)和intellectual honesty(理性诚实)结合得最好的一个人。

这两个人永远都是是我的楷模,是我最佩服的人。

有人问我,成功的投资人需要有哪些特质?我在2005年创建公司的时候,对我想招的员工的特质总结了三个词:好奇、独立与诚实。

在热点纷呈的中国一二级资本市场,如果没有定力,不能保持智力上的独立与诚实,很难不随波逐流。同时,如果不始终保持和发掘好奇心,很难在这么高强度的工作中保持青春与活力。对于想干大事、想有更高成就的人,除了这三点,还要很宽容,能够欣赏别人以及要有很强的想象力。投资到最后,反映的是你个人的真实性情和价值观,健康的环境和心情是长期修行的结果。

成功诚然需要运气和际遇的配合,但能否幸福地做投资则掌握在自己手里。作为投资人,我自己的感触是用长远的眼光看问题、做选择,时间自然会成为你的朋友。

有句话叫“风物长宜放眼量”,意思就是对所有的一切要放开眼光去衡量。我常常给创业者建议,要学朱元璋“广积粮,高筑墙,缓称王”,这个战略在创业中有效,也同样适用于你我的生活。

做时间的朋友,需要极强的自我约束力和发自内心的责任感。在多数人都醉心于“即时满足”的世界里,懂得“延迟满足”道理的人,早已先胜一筹。我把这称之为,选择延期享受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