蛮人刘五

2021-03-24 11:27陈华东
金山 2021年3期
关键词:销路铁牛柚子

陈华东

黄竹村有一名人,名为刘五,外号“蛮人”。性格豪爽,喜欢打抱不平。两年前,因为一点误会殴打过镇里的一名干部,被派出所拘留十天。

这天,刘五吃过早饭,赶着鸭子来到河边,鸭子们到河里觅食,他自己倒在河滩上睡觉。

忽然,一阵喇叭声把他吵醒了。他爬起来一看,只见一辆小车驶进了村里。

车里坐着几个人,其中一个正是村长刘富贵。

看来,又是上头哪个部门的干部来了,村干部全程陪同。以往这样的事他见得多了。

这些人以检查为名,实则是到下面来大吃大喝。吃完了还要“拿”,什么土鸡、活鱼啦,农户家种的果子啦,等等,不塞满汽车后备箱不走。

眼看小车驶向了村西。那不正是村里的种植户刘铁牛家吗?现在正是柚子成熟的季节,这伙人一定是去摘柚子去了!

一想到刘铁牛辛辛苦苦种出来的柚子,还没有来得及拿到集市上去卖,就要被这帮人“抢”走,刘五心里的火一下子就上来了。

刘五想上去堵住他们痛骂一顿,又担心再次被抓去拘留,无奈暗暗“呸”了一声,悄悄跟过去观察动静。

小车在刘铁牛家门口停了下来,除了富贵以外,车上下来五个干部模样的人。

刘铁牛出来,一行人朝柚子园走去,一会儿,便摘了两大袋柚子回来,放到车尾箱里开走了。铁牛还满脸堆笑地跟他们挥手。刘五很同情他,被白“拿”了这么多柚子,还要强装笑脸,真可怜啊!

“王八蛋!”刘五狠狠地骂了一声,继续潜伏着。

小车驶离铁牛的家,接着朝村里张四阿婆家而去。

他们去张四阿婆家干什么?刘五感到有些不解。

不一会儿,张四阿婆从屋里拎着一个笼子出来,里面装着十来只鸡。一个干部模样的人连忙上去接住。

刘五一见,双目几乎冒出火来。别人家的东西,你们吃点拿点也就算了,张四阿婆可是五保户,他们竟然连她家的鸡也不放过!这简直是强盗行径!

不行,今天绝对不能轻易饶了这帮混蛋!

想到这里,刘五攥紧了拳头。

眼见小车停在马路边,刘富贵带领这些人,朝着村口自己家去了。

不用说,肯定是去吃午饭。

以往干部一检查,都在村干部家吃饭。什么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泥里钻的,应有尽有。村干部也不知为此虚报了多少开支。前任村長就是因为经济问题下台的。

天下乌鸦一般黑,刘五不相信刘富贵能好到哪儿去。

刘五肚子也咕咕叫了起来,可为了把事情调查清楚,便强忍着,继续躲在远处监视着。

不一会儿,里面便传来了“敬酒”的声音。不用说,这伙人正在大快朵颐呢!

今天我刘五豁出去,好好地治一治这帮人!

他回到村里,召集了两个“死党”——狗蛋和牛二,三人拿着腕口粗的杠子,来到小车停放的地方。

到那一看,小车后备箱开着呢。刘五上前就把鸡全部放了,把两麻袋柚子背下来,放在路边。

随后三人合力,用木杠把小车掀了个底朝天。

“龟孙,这下看你们怎么回去!”

干完这一切,三人把柚子送回铁牛家。铁牛这会不在家,三人各自散了。

刘五回家匆匆扒了一碗饭,返身朝河滩而去。

快到村口时,看到铁牛正匆忙朝富贵家跑,便上去道:“铁牛,我帮你把柚子抢回来了!”

“我正为这事想得脑壳痛呢!原来是你弄的呀!五叔,你误会了,那柚子是陈书记帮我联系县水果公司打开销路的。唉!”铁牛哭笑不得。

“什么?这……”刘五感到头一下大了。

正在这时,张四阿婆蹒跚地走过来,一边满地赶鸡,一边喃喃自语:“陈书记不是答应帮我卖鸡,鸡都捉上车了,怎么又放回来了呢?”

“什么……”刘五一听,脸色顿时变成了猪肝色。

这时,村长刘富贵满脸焦急地从马路上赶回来了。刘五转身想溜,已经来不及了。

富贵叫住了他:“刘五,你别走!我就知道是你!你是不是以为干部来村里又吃又拿?这一切都是你干的好事是不是?”

原来,刘铁牛和张四阿婆都是村里的贫困户。刘铁牛这两年在扶贫部门的帮助下,学习了柚子种植技术,却苦于没有销路,第一书记陈小康得知后,帮他联系了水果公司,助他打开销路。张四阿婆养了几十只鸡,年底想把鸡卖掉换钱。陈小康担心她老人家腿脚不便,怕有个闪失,便联系了自己开饭店的同学。同学一听是农村的土鸡,连说这可是好东西,正愁买不到呢,二话不说全买了。

刘五内心还是不服气,冷哼道:“白拿是没白拿,可公款吃起来却一点不含糊!”

富贵啼笑皆非:“这你可误会了,今天中饭我们是AA制,陈书记带头交了钱,没花村集体一分一毫。6个人,一人20元钱,一分不少,现在还在我荷包里躺着呢,你要不要数数?”

说完,富贵掏出钱包,递到刘五面前。

刘五哪有脸数,转念一想:“那……你们也不应该违反八项规定,在工作时间喝酒!”

“喝酒?这样吧,蛮人,中午的碗筷还没收拾,你自己进去看,要是我们真喝了酒,任由你处置!”富贵指了指自己屋里。

“去就去!”事情到了这一步,刘五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他走进富贵家一看,桌上果真没来得及收拾。只见,除了碗筷以外,桌子上摆着的,分明是一只空着的雪碧瓶子和几只一次性杯子!

刘五满脸通红走了出来。

富贵逮住他一顿数落:“刘五,你没问清楚,闯出这么多的祸,柚子和鸡倒好办,可你害得陈书记他们现在在路上回不去,他下午还有个重要的会议,要是耽误了,我饶不了你!几年前的教训难道你忘了?”

刘五一听,连忙操起一根扁担。

“你又想干什么?”富贵双目圆睁。

“还能干什么,去帮陈书记抬车子!”刘五低着头只顾走,身后紧跟着狗蛋和牛二,还有一群热心的乡亲。

点评:

小说写得不错,运用的是“阴差阳错”法,以一个固执己见的“蛮子”的视角,来观察、表现出整个事件。从一个特殊的角度,来反映社会的变化,讴歌了干部的新风,宣扬了正能量,但不是空洞的说教,而是通过一场“误会”表现出来,使小说充满了情趣。

猜你喜欢
销路铁牛柚子
春到小康村(新韵)
春晓
落叶之舞
柚子灯
柚子,变变变
人民日报
日本高中生自创猪肉品牌 卖出“香蕉菠萝猪肉”
碰碰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