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奖金

2021-03-24 11:27刘君
金山 2021年3期
关键词:大炮督察组老人家

刘君

一下子就炸开锅了!

没有不透风的墙,刘行长刚刚给在职员工分发共計两万元的特别奖金,退休的十几个老领导就坐不住了。

号称王大炮的原王行长召集一帮人突然闯进刘行长办公室,非要行长解释清楚不可:这个特别奖金为什么没有他们的份?

刘行长留着小平头,戴着金丝近视眼镜,穿着银行蓝色工装,彬彬有礼地向他们解释,可是怎么也解释不通,他们咬住一个死理——退休的时候领导说了,什么待遇也不少。

正激烈辩论着,刘行长接个电话,说马上要出去。

看样刘行长要躲,他们暗暗嘀咕:这是耍的缓兵之计啊!今天说什么也不能放过他。

“对不起,你们在这儿等我。”说着刘行长站起身,指了指身边的小李副行长说,“由李行长暂时接待你们,我有急事,先出去一下。”

小李副行长比刘行长小几岁,在座的领导都是他父母的老同事,不是叫叔叔,就是叫阿姨,从小看着他长大。

他毕恭毕敬为老人家倒茶之后说:“奖金是发了,这钱的来源我不知道,职工也不知道,只听刘行长说是特别奖金,还得刘行长回来为你们慢慢说。”至于该不该给这些老人家奖金,小李行长没敢发表意见,生怕惹火烧身。

一个小时过去了,尴尬地等行长回来,还不如趁这机会领老人家们参观日新月异、蒸蒸日上的支行,好让老人家们消消气、开开心。小李行长头脑灵活,于是灵机一动,深情劝说:“你们好久没来了。就当学生回母校,退伍军人回部队,成功人士回家乡,看看你们青春流淌过的地方有啥变化。”老人家们看着为难的孩子,勉强同意了。

楼上几个办公室,员工服装整洁,挂牌上岗,墙上整齐地贴着文明用语。新进了一批大学生,有学财经的、有学金融的、有学会计的,朝气蓬勃。桌子上一排排崭新的电脑,一派新气象,让老领导大开眼界,不住暗暗点头。

楼下营业厅门庭若市,几个工作人员穿梭其间,这个机、那个机,都是自助服务,有限的几个窗口也一改过去“双人临柜,交叉复核”的老规矩,一人办好几摊子业务。这一切,都今非昔比啦!

都是过去不曾见过的!

但赞叹归赞叹,心中疙瘩还是没解开。憋着一肚子气呢。

再次回到办公室。

又过了半个小时,他们误以为刘行长是故意躲起来了,于是决定不能傻老婆等捏汉子了,找个说理的地方。

小李行长没拦住,他们跟着王大炮离开支行。

来到人民银行纪检委,敲门后他们慢慢进来,惊奇地看见刘行长正在和张书记交谈。张书记和他们摆手打招呼,并示意在外面等等。

如梦方醒,原来是这样子,这刘行长岁数不大,心眼还不少,来个恶人先告状。他们气得只好退出来。

不一会刘行长出来了,尴尬地为他们开门并躬身礼让。王大炮蔑视地瞅了刘行长一眼。

老领导一涌而入。不等请,这群人也不客气,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端起杯子咕咚咕咚地喝水。他们当年当领导时,张书记还是个秘书呢。

“找我什么事?”张书记是银行有名的笑面佛,还没说话,先微笑了。

今天可不一样,老领导一个个绷着个脸。

张书记问:“要没事,先回吧,以后再说。上级的督察组马上要下来了,我们的材料还没准备好呢!”

这帮老爷子,管什么督察组不督察组,还是500元的奖金重要呢!

听书记的问话,大家七嘴八舌乱嘈嘈开了。书记也不急,仍是笑眯眯地说:“一个一个说,这么乱,怎么能听得清楚?”

大家这才安静下来。

还是王大炮先开了腔,瞪着个眼,把事情说得明明白白。

他说完,大家又嘈嘈开了:“今天要不给个公正的答复,这事没完!”

“噢,是这事啊!”书记不笑了,脸开始变得严肃起来。

“我说,你们都是多年的老领导了,党性原则强!私设小金库、私发奖金,特别是做银行工作的,这是什么性质的问题,你们想过没有?再说了,现在中央又下发了八项规定,你就是借刘行长个胆,他敢撞枪口吗?”

是啊,书记的一席话一下让大家懵了!

“那这次发奖金,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这事,老刘事先和我通过气,是给年轻人加班的奖励。你们没有在职,所以就没有发。这不很正常吗?”

“可拿银行的钱,也不合理啊!”

“这两万元,是刘行长自己掏的。他儿子是澳门科技大学的兼职教授,去讲课一周,拿的讲课费,这钱是他儿子孝敬老爸的!”

老领导们面面相觑,谁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点评:

小说用的是“盘马弯弓”的写作方法,引而不发。前面用了大量的层层铺垫,造成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态势。又如水库蓄水,用足了气力,突然开闸放出(点出事件真相),给读者以震撼!这种写作方式,特别适合篇幅短小、又令人回味无穷的微型小说的创作。

猜你喜欢
大炮督察组老人家
铭记于心的残缺
几时
过新年
声波大炮
名声
感谢爷爷给我带来精神食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