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乌龟

2021-03-24 11:27蔡冰
金山 2021年3期
关键词:编织袋网兜脸盆

蔡冰

今年夏天的一个中午,太阳无比猛烈。哑正在垃圾池里面翻找“珍宝”。

哑,是一个以捡垃圾为生的哑巴,也是一个傻子,没有兄弟姐妹,父母平时身体也不好,家境凄凉。听说他很孝顺父母,平时卖掉破烂买东西回来都是让父母先吃。前不久他父亲因为生病死了,紧接着母亲因悲伤过度意外溺水也死了。

我认识他有些年头了,当时他还是一个七八岁的孩子,一晃20年过去了。出于可怜他的心理,我每次见到他都会给他钱。他每次遇到我都会咿咿呀呀地跟我打招呼。

现在太阳这么晒,他为了挣钱买点吃的而置身于充满腥臭味的垃圾池,也是不容易。

我习惯性地喊了一声:“哑啊,吃饭了吗?”他听到我的聲音,竟然比往常兴奋。只见他一下子丢下编织袋,迅速跑到我跟前,咿咿呀呀向我伸出双手。我不由自主向后退了一步,眼光在他身上快速地扫了一遍。那双因为找破烂而沾满灰尘的双手,细小得似乎一捏就会折断,头发好像是半年不洗的样子,油垢黑亮,都要往下滴了,身上的衣服,也不知道多久没换,找不到一寸干净的地方,连脚上的那双鞋子,也咧开嘴,仿佛在嘲笑着什么。他见我不做声,咿咿呀呀地讲到了“钱”。以前都是我主动给钱,他可没有开口要过钱。当时虽然觉得奇怪,但想到他的不容易,我马上就给了他10元。

我等着他那句咿咿呀呀的致谢,可是,他手里还在不停地比划着,要50元。我犹豫了一下,在揣度他的动机。他似乎也明白我的意思,一时间脸涨得通红,眼睛张得大大的,充满期待和乞求。

我不忍心了,只好再次掏出40元给了他。没想到,他拿到钱,连编织袋都不要了,撒腿就跑。那里面装的可是他活命的“宝物”啊,他到底是咋了?

我满腹狐疑地盯着他瘦小的背影,决定跟踪他。

哑跑得挺快,不一会就来到了喧闹的市场一角。那里有好多人围在一起,地上有一个大大的脸盆,里面趴着两只火柴盒那般大小的乌龟,一个年轻人在不断地吆喝:“就剩下这两只了,每只25元,不叫价不讲价,买了可以养,养大可以吃,吃了可以清热解毒……”哑一下子钻进人群,双手紧紧地按在那个脸盆上。

围观的人看到他,都捂着鼻子闪到旁边。卖主可不乐意了:“快滚开,早上都来看几遍了,你又没有钱买,别挡着我做生意!”

哑很着急,他一只手按着脸盆,一只手紧张地伸进口袋,将那50元拿出来紧紧地攥在手里。卖主看到钱,眼神柔和了起来,语气也友善了起来:“你的钱够吗?少一块我都不会卖的哈。”

哑听到这里,赶紧松开另一只手,小心翼翼地将那50元数了又数,然后递给了卖主。

卖主接过钱,拿起一个红色的网兜,将那两只小乌龟放进去。哑捧着这两只小东西,如获珍宝。他立马起身,离开了人群。

我心想这哑巴真有雅趣,还养宠物了呢。

傍晚时候,我去市场买菜,听到一群人围在一起叽叽喳喳地议论着哑的事情。哑在小镇生活二十几年,大家都认识他。说是有人看到哑中午在水库边玩耍,也没人关心他这样一个哑巴,没想到他竟然失足落水丢了性命。人们还说在他玩耍的地方看到了一个红网兜,像是平常市场上装乌龟的那种。

这时,人群里有人突然想起来:“我早上也看到他想买乌龟,可是他没钱买。”人群里又有人说:“他中午来买了,拿着50元买走的。”“我记得早上有人说买乌龟放生可以超度亡灵,哑也在旁边听着呢。难道是……”

我无心再听这些议论,眼前老是晃动着那个红色的网兜,还有里面那两只小小的乌龟,想象着他虔诚地跪在水库边放生的情景。我有点后悔给了他那50元。可是,这50元,却让我知道了哑的孝心,与那个网兜一样红。

点评:

小说刻画了一个不平常的残疾人的形象。作品没有展示他的苦难,而是着眼于对他美好心灵的赞扬。宁可自己饿着肚子,也要把要来的钱,买了乌龟放生。结尾点出主题,他在对亲人尽孝。小说对当前社会上一些身体健全、生活优越,却不孝敬老人的人,是一个强烈的反讽。

猜你喜欢
编织袋网兜脸盆
“军营第一神器”:军用脸盆
编织袋变身高级时装
海边捉蟹
巧用编织袋培养学生的合作能力
网兜与大鱼
购物袋的米口袋可以变成时尚
网兜与大鱼
我家的脸盆最大
综采工作面上隅角充填材料和充填方式的改进
交换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