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姆人:一生漂泊,永远流浪

2021-03-25 08:54小百合MagnusWennman
看世界 2021年5期
关键词:族群

小百合 Magnus Wennman

本篇图:2015年3月,罗马尼亚Pauleasca村,罗姆人集聚地

罗姆人坚信,只有靠“遗世独立”才能活下去。

“吉普赛人”是个蔑称,就好像美国曾用“黄祸”形容黄种人一样。他们真正的学名是罗姆人。

在西班牙跳弗拉门戈舞的罗姆人,是从比利时移居而来。19世纪,这个来自捷克的族群在巴黎乞讨,又被称为波西米亚人。他们中,有些也从欧洲移民到当时欧洲国家的殖民地,如澳大利亚、美国和南美地区,从而流散于全世界。但最初,他们都来自北印度,约1000年前移居欧洲,现在全球人数为1500万左右。

火刑架上的第一批人

最初的罗姆游牧民族,没有在中东和高加索地区扎根,而是在中世纪抵达了欧洲。对于自治的罗姆人来说,交税很可笑,也无法想象他们臣服于一个他们没有见过的封建国王。罗姆人自认为血统纯正,瞧不起外族人。

所以,每次发生宗教战争,罗姆人都是死在火刑架上的第一批人。500年前,伦敦桥上到处是被插死的罗姆人。在中世纪德国,“狩猎吉普赛”是指像动物一样捕杀他们—如果碰巧杀死了罗姆人的领袖,奖励是非常丰厚的。

在殖民时期,美国罗姆人被当作犯人。在纳粹大屠杀中,70%的罗姆人被“抹去”。

罗姆人不停流浪,部分原因是历史上的一些法律禁止他们停留,从而阻拦了他们接受教育的可能性。部分原因则是,他们不相信其他民族,不跟其他民族做朋友。罗姆人坚信,只有靠“遗世独立”才能活下去—这个族群非常自我封闭。

罗姆男人娶了外族女人的话,他的妻子不容易被罗姆族群接纳。如果罗姆女人嫁给外族的男人,那么她就会被罗姆族群驱逐,而且她的后代也不会被罗姆人接受。当然,如果外族的女性执意要嫁给罗姆男人,她的亲戚都会骚动和反对,这种反对甚至持续一生。

同时,经年累月的习惯使得罗姆人不相信教育,也惧怕教育会改变自己的后代,就像一些亚洲父母认为过早送孩子去留学,会让孩子西化、跟自己产生隔阂一样。

所以,罗姆人的教育程度低,男的靠音乐、拳击,女的靠算命或者舞蹈为生。他们在媒体上的形象通常是“脏兮兮的,不诚实,有智力缺陷”。

罗姆人乞讨和算命的习俗没有随着流散而改变,相反在经济落后的地方尤甚。那些穿着花色裙子、戴金耳环跟路人乞讨的罗姆人,会把欧洲人吓到花容失色。

在美国,罗姆人跟黑人一样,都是警察眼中的“既定犯人”。许多捷克餐厅禁止罗姆人进入。如果他们想要租房子,必须隐藏自己的罗姆人身份,不然房东很大概率会收回房子,因为罗姆人被认为卫生习惯不好又有偷窃癖。

/ 英国罗姆人的葬礼不会少于500人参加。 /

真会算命?

全世界几乎所有种族都有占卜的传统。土耳其人和亚美尼亚人用咖啡,印度人用占星,韩国吸收了中国的八卦、手/面相和风水……但是没有一个种族能够像罗姆人这样以占卜出名。他们预测未来,是建立在其他人的不幸之上,以此发财。

罗姆占卜师奥丽加说:“人们都希望相信有其他能量掌控他们的命运,因為我们都不认为坏运气是我们应得的。靠欺骗他们让他们感觉更好,又能赚钱,我们就像心理咨询师一样。”

奥丽加有个罗姆人继女,叫奥克萨娜·马拉菲奥蒂,她写了一本《美国吉普赛人》的自传。她揭露道,罗姆人的算命,通常是靠谎言完成,但是有些顾客希望听到谎言,因为他们来算命是为了欺骗自己。

罗姆人也不相信黑魔法,他们的诅咒只是为了让外族人掏钱。英国至今都有人相信罗姆女人的诅咒很灵验,而且罗姆人的诅咒只能由另外一个罗姆人移除。

英国罗姆人自传作家米奇·沃尔什说,有些罗姆人喜欢诈骗,一旦他们发现从外族身上很好骗钱,就会榨干对方,其中针对老人最容易得手。罗姆人会辩称:“那些老人就要死了,而我是要养家。”

父权压制

罗姆人多由家长包办婚姻,在十来岁结婚,甚至童婚。在教会,女性要坐在男性后面几排。餐桌上,男性吃饭和交谈,女性则在一旁服侍。为了避免女孩跟其他族群的人发生身体接触,父母会让她在青春期前辍学。

纽约罗姆人新婚夜的隔天,家里人会将同房的床单挂在窗户上,用上面的血迹昭告新娘的荣誉。当然不是每个女生初夜都会落红—如果没有血迹,还会用刀割的血来伪造。

罗姆女人被丈夫打了,不能去报警,也不能离家出走,否则她就会被罗姆社群驱逐,连她的原生家庭都不会接纳她。

她们也不被允许在家之外的地方工作,大多只能卖小装饰物和算命。就算她们不愿意,也得生育很多小孩。

罗姆小孩的命运,不是由自己选择,而是在两三岁就由家长定夺。英国的罗姆人很崇尚拳击运动,因此幼年男性无论愿不愿意都要接受拳击训练。

女孩则要学习如何持家。一个得体的罗姆女生,头发应该又直又长,甚至长到可以坐在上面。

米奇·沃尔什被父亲送去男孩比较多的亲戚家,以练习拳击。在亲戚家,他被暴力欺负,回家跟父亲诉苦。父亲不想听到自己的孩子是弱者,反而暴打他。后来,就算他被打得鼻青脸肿,他的父亲也漠不关心。

罗姆父母虽然不在教育上要求孩子,却喜欢强迫孩子遵从罗姆人的社会规范,并用父权压制,而磨灭了每个孩子所拥有的宝贵个性。但罗姆女性在婚嫁上青睐受到良好教育的男性。

口耳相传的葬礼邀请

罗姆人不怎么消费,除了夸张的首饰和移动房屋。罗姆女人穿金戴银,是因为她们居无定所,通常马车、森林和河岸是她们的落脚处,唯一安全的保险箱还是她们自己的身体。

在欧洲,罗姆人会开车在不同的聚居地之间流浪。罗姆人的聚居地到处都是,但很多都跟周围社区隔绝,并且隐藏起来。他们生活在移动房屋里面,要通过发电机发电。

落单的罗姆人遭遇的歧视更多,尤其是小孩。所以,有些罗姆家庭会放弃温馨的公寓,选择加入聚居。这些聚居地有时候不会维持很久,因为周围的外族居民会抗议。

在英国,当罗姆人放弃一个聚居地以后,爱尔兰流浪者会来占据此地。爱尔兰流浪者更不守规矩,随处扎营,还会偷窃。当地的罗姆人曾经雇过爱尔兰流浪者。外界经常将爱尔兰流浪者跟罗姆人混为一谈,但其实两者没有亲缘关系。

罗姆人和爱尔兰流浪者还会从流浪汉(有些是白人)里面寻找雇工,给他们钱和住所。流浪汉的工作,通常包括粉刷、洗车、喂狗/遛狗、砌墙、带小孩等。罗姆人对雇工使用暴力,给他吃狗的食物。罗姆人之间会交易雇工。

/ 一些罗姆人凭借自己的歌喉,在莫斯科买下公寓,甚至跻身上层社会。 /

罗姆人的圈子很小,大家知道彼此。婚礼和葬礼都不发出邀请,口耳相闻,来宾会自动现身。英国罗姆人的葬礼不会少于500人参加。许多罗姆人已经不相信有来世,尽管这曾经是罗姆人的信念。

罗姆人会亲吻尸体,哪怕尸体已经冰冻数周。活得太长(90岁以上)的罗姆人,会被认为是向恶灵出卖了自己的灵魂。

罗姆人不信奉宗教,但是为了融入西方社会,他们会伪装一下,在车上贴宗教字句,以方便找到工作。

类似于在印度,欧洲大陆的罗姆人按照职业,分成不同种姓,相互间也有歧视和嫉妒。最低种姓的罗姆人,几乎与世隔绝。对罗姆人来说,种姓之间的差异,不亚于罗姆人与外族的差异。种姓决定了彼此的社经地位。

在罗马尼亚,最低种姓的罗姆人占12%。俄罗斯罗姆人不接受匈牙利罗姆人,而匈牙利罗姆人认为俄罗斯罗姆人是叛徒,指责后者把罗姆文化出卖给了苏联政府。

罗姆人最突出的正面标签是,他们善于歌舞,尤其是有音乐天赋。因此,苏联政府安排他们在苏联广袤的国土上巡回演出。一些罗姆人凭借自己的歌喉,在莫斯科买下公寓,甚至跻身上层社会。

在欧洲其他地方,罗姆人的待遇就糟糕得多。虽然有些罗姆人逐渐被罗马尼亚人同化,但时至今日,77.9%的羅马尼亚人不相信罗姆人,给他们贴上“肮脏”“偷窃”“懒惰”的标签;80%的罗马尼亚人认为罗姆人不遵守法律,70%认为罗姆人应该被隔离。罗马尼亚人会威胁小孩:“如果不听话,会被罗姆人抓走。”

猜你喜欢
族群
族群历史与社会记忆的重构
归来吧!精灵(大结局)
浅析不同层次的认同是巩固和发展中华民族多元一体格局的基础
权力的游戏,我们长毛的亲戚也玩得很溜
身份、暴力视野下的族群冲突
如何正确看待“一带一路”地缘政治风险中的族群冲突
你不知道的小丑鱼
你不知道的小丑鱼
7 Craziest Extreme Sports七大最疯狂的极限运动
如何创建品牌族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