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光曲(组诗)

2021-05-07 15:40高亚斌
江河文学 2021年2期
关键词:酒坛竹影刀刃

高亚斌

沦陷

窗口的外边是村庄

山河在村庄外边,月光遍野,攻陷了它

一个隐秘的朝代,在夜间浩大展开

无边无际的甲胄、看不见的短兵相接

柔顺的女子月下低头,被迫走进谁家

白银装饰的宫室

兵败山倒

就算满腹韬略,也不能收复什么

——城头的雉堞皎洁

城下流水的一路银波

连夜奔逃,有人隐居梦中,月光洒遍梦乡

月下

月光带来山河、道路和树影

爱吟唱的虫子和爱忧伤的诗人们

它铺开自己,像古埃及人铺开羊皮经卷

高柳上有菩萨,芦苇里住着的观音

草地上两童子相伴:明月和清风

连瓦屋都成了寺院

连老翁都成了高僧……

童谣响起、情歌飘散

让女人回到少女吧,让老人返老还童

让流水有了腰肢、让庄稼受孕

让所有心开窗接受明亮

——只是,月光下不要来风

会把树叶和人心都吹乱了

心绪零落,比草木还凌散

城外

秋天走过朝代和吊桥,城头的落霜

城外的草荒

一弯月儿,点亮梢头的爱情

姑娘们出来了,舀取泉水中的月亮

月光抚摸遍野草棵,啊,它们曾经那么丰美过

在风中说出爱情与寂寞

它们的话,捎给蝴蝶的翅膀

它们的梦,托给了飞鸟和昆虫啼鸣

它们老了,腰身弯下、头颅仰望

而女人们埋头捣衣,她们的身体

已经到了秋天,风吹瘦往事

月光削薄家室,她们同城外的枯草

在命运里一道起伏

我也走到了秋天,身体里失去了黄金

梦里失去了月光,思念荒芜出草莽

眼里多么感伤

饮酒

这样的夜晚,到处都是酒坛

那高高的山崗不是吗?那敞开的平川

还有人家的屋子、树木和草垛

月光的酒浆已经酿好

她明亮的手指倾倒

酒浆泛出光芒,灌注山河

我也会说——

万事不如杯在手,人生几见月当头

让月光一次次注满我,让她用爱情一次次灌醉我

我饮完前半夜,饮不完后半夜

我饮完前半生,饮不完后半生

饮完地上的,饮不完天上的

直到我醉了,打翻了月光的酒坛

——醉了的千门万户

千杯未醉的山河与岁月

月光屠戮一切……

从初一开始,月光的刀刃斜着往上切

从十六开始,它的刀刃又斜着往下切

古槐苍老,被月色抚摸,凉风一起

草就瘦了,它的头颅破败

那些少年,面如满月

光阴的秋风吹过,就月缺花残……

从一月开始,月光的刀刃斜着往上切

从七月开始,它的刀刃又斜着往下切

一座宫殿在月光下倾圻、荒凉

一个城池在月下涣散,归于黄沙

月光照临,一个朝代渐渐远去

月色来到无数的坟墓,徘徊、凭吊

月光继续屠戮一切

竹影

在月下,我栽下一树竹子

它瘦小、单薄、胆怯,像我早年微渺的爱情

竹影横斜,不会遮挡月光和天空

月光如水,流过竹子

浇灌一切生长的事物

竹子高起来,只为抵达月光,并且在月前

写下幸福阴影,和稀疏的寂寞

而我,也把目光抬得更高些

把心铺的更开些,承受风吹和月光

我还要在人间写下一片竹子

在竹子间,写下清瘦、萧疏的爱情

责任编辑:邱红根

猜你喜欢
酒坛竹影刀刃
月夜情思
五尖山点将台
偶感
黄昏
竹影垂帘
写小诗
酒坛飞天
翻洗酒坛(下)
翻洗酒坛(上)
欲望的酒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