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混血宝贝,买一个丈夫能行吗?

2019-11-25 02:27:44 知音海外版(上半月) 2019年11期

日暮途远

她有着让人羡慕的工作,作为世界五百强公司中国区市场总监,年收入超过300万元。但是让她苦楚的是,人近四十依然没有找到人生的另一半。恐婚的她决定做一个试管婴儿,可是她又担心医院提供的精子无法保证质量,于是她决定生一个混血宝宝。可是,一个中国女人生个混血宝宝,漫天的非议来了……

为生混血儿孤注一掷

家住广州市白云区蓝天花园的陈文怡有着让人羡慕的工作,在一家名企担任中国区市场总监,年收入达到300万元。由于精力全部放在工作上,时间一晃,她就到了38岁,看着身边的朋友一个个结婚生子,陈文怡羡慕不已,父母和朋友给她介绍男朋友,要么是她看不上,要么就是对方一听她的条件,主动放弃了。

一次次相亲失败,陈文怡很是痛苦。有一次她在一本杂志上看到了一篇文章,说中国的女性不婚率已经达到了25%,特别是三十五到四十岁的居多,这类女性有着优越的个人条件,不愿意委屈了自己,从而主动单身下去。虽然这部分人单身,可是有些人通过试管婴儿来圆自己作为母亲的心愿。陈文怡触动不已,如果遇人不淑,那样的婚姻还不如不要。

两天后,陈文怡到一家私立医院生殖中心咨询,工作人员表示,他们的精子库可以提供优质的精子,她还可以设定一些条件从中挑选。听了工作人员的介绍,陈文怡心里直捣鼓,这样的精子能保证不出现问题吗,到时生出不健康的孩子倒霉的还是自己。

2017年5月1日,陈文怡到同事贾斯丁家里玩,当看到贾斯丁黄头发蓝眼睛的儿子时,立刻喜欢上了。贾斯丁说,他的妻子是中国人,儿子是中英混血。陈文怡的脑子里涌出一个大胆的想法:生一个混血儿!可是到哪里去弄合适的精子呢,陈文怡再次咨询了试管婴儿中心,可是工作人员说只提供中国男性的精子。

8月22日,陈文怡到东莞拓展业务,认识了美国人劳伦斯。26岁的劳伦斯高大威猛,还有一身健硕的肌肉,是理想的精子提供者。之后一段时间,两人经常聊天,成了好朋友,有空还一起去旅游。不久,两人就住在了一起,可是每次发生关系时,劳伦斯都采取了措施。无奈之下,陈文怡只好撒谎说自己已经吃了避孕药,信以为真的劳伦斯才不再避孕。

如陈文怡所愿,三个月后她怀孕。得知此事,劳伦斯发了很大脾气。陈文怡跟他说,不需要他承担任何责任,还签了一份协议。

怀上孩子之后,陈文怡到街道计生办办理准生证,工作人员让她提供结婚证,以及孩子父亲的身份材料。看着陈文怡疑惑不解的样子,工作人员说,如果是非婚生子女是不能开具准生证的,到时没有准生证孩子也不能办理上户。陈文怡傻眼了,看来最切实可行的是尽快找一个丈夫,让他配合自己办理好准生证。可是陈文怡环顾四周,一时间到哪里找这样一个合适的男人结婚呢!

就在陈文怡郁闷时,这天她接到装修工廖俊峰的电话,问她飘窗的装修风格。几个月前陈文怡购置了一套房产,她请了一家装修公司装修,负责日常联络的人就是廖俊峰。陈文怡眼前一亮,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廖俊峰不就是很好的人选吗。当天晚上,陈文怡邀请廖俊峰一起吃饭,她眼睛直愣愣地看着廖俊峰:“我现在碰到了一个难事,不知道你能不能帮我,当然我不会让你白白付出的,到时我可以给你10万元。”接着,陈文怡说出了请廖俊峰和她结婚的事情。“你放心,我们结婚不会对你造成任何影响,另外我还会和你签订一会协议,保证我们的婚姻不会涉及到两人的财产。”

在陈文怡的再三承诺下,廖俊峰动心了,他答应和陈文怡结婚,等孩子出生办好户口之后,两人就离婚。很快,陈文怡要结婚的消息在公司传开了,大家都在猜测究竟是何方神圣能够娶到她。可是在婚礼上,让大家大跌眼镜的是,新郎既没有高大威猛的外形,也没有儒雅的绅士风度。就在大家窃窃私语时,陈文怡挽着廖俊峰的手缓缓走来,廖俊峰紧张得差点摔倒,好在陈文怡巧妙的几句话就化解了尴尬。

结婚第二天,陈文怡带着廖俊峰的身份资料到街道计生办办理了准生证,为了不被别人看出端倪,陈文怡还让廖俊峰搬过来住在一起。当然廖俊峰这个丈夫是象征性的,住在一起,两人并没有夫妻之实。

“丈夫”的非分之想

在陈文怡的豪宅里,廖俊峰体味着有钱人的生活,一方面他严格遵守着和陈文怡签订的协议,两人相处得还算融洽;另一方面他又开始幻想,要是自己真的是陈文怡的丈夫该有多好。他相信日久见人心,只要他在陈文怡的面前树立起好的形象,说不定两人就可能假戏真做。

星期日的早上,廖俊峰做好早餐,一边看报纸一边等着陈文怡起来,然后两人一起吃早餐。由于吃饭不规律,陈文怡有胃溃疡,廖俊峰就托人找来了药方亲自熬药,另外还做一些暖胃的食物。

对于廖俊峰的付出,陈文怡看在眼里,有一天她开玩笑说这些是协议中没有的,她每个月另外支付1000元辛苦费。“你这样做就是见外了,你不是给我介绍了不少装修业务吗,我们算是扯平了。只要你愿意吃我做的饭菜,我就已经心满意足了!”

有一次深夜,陈文怡腹痛难忍,廖俊峰发现情况不对,马上拨打了120急救电话,然后随车到了医院,办理住院手术,陪陈文怡做各项检查,总算找到了腹痛的原因:急性阑尾炎。

做完手术,陈文怡看到廖俊峰一晚上没睡,眼睛通红。接下来几天,廖俊峰推掉了手头的工作,为了方便照顾,他还在医院附近租了一个单间,陈文怡想吃什么,他就做好。陈文怡给了他5000元,算是对他误工造成损失的补偿,可是廖俊峰说什么都不要:“老公照顾老婆,是应该的。”廖俊峰的一席话说得陈文怡满脸通红。

一个星期后陈文怡出院了,她还来不及好好休养,就不得不上班。中午时分,就当陈文怡想着吃什么午餐时,廖俊峰提着保温饭盒出现在她的面前,在员工们起哄中,陈文怡幸福地吃着廖俊峰做的烏鸡汤。吃完饭,陈文怡悄悄跟廖俊峰说以后就不要再送午餐来了。可是第二天中午廖俊峰还是准时出现在了她的面前,这回提着的是黑鱼汤。陈文怡不好拒绝,只好吃完。

晚上回到家里,陈文怡对廖俊峰说:“其实你不必这么辛苦地给我做午餐,因为协议中没有要求你这么做。”廖俊峰讪讪地说:“虽然按照协议,我们会离婚,但是只要我们还是夫妻,我都会坚持下去。”其实陈文怡不知道的是,廖俊峰之所以这样做,除了要在她的面前树立好的形象之外,他还希望自己经常出现在陈文怡下属的面前,制造出两人恩爱的假象,让陈文怡到时候不好提出离婚。

有一次,廖俊峰在陈文怡带回来的文件中,看到了一张邀请函,这是一家房地产公司举行的年会,廖俊峰问陈文怡能不能带上他一起参加,他也想开开眼界。陈文怡一眼就看出了廖俊峰的意图:想通过年会认识房地产行业的人,拉点生意。陈文怡以活动不允许带家属参加为由拒绝了。可是廖俊峰没有放弃,他保证到现场之后不会向任何人提起两人的关系,陈文怡勉强答应了。

年会上,就在陈文怡和熟人相谈甚欢时,廖俊峰主动挽起了她的手,陈文怡想甩开,廖俊峰抓得更紧了,有人问陈文怡,廖俊峰是她什么人,还没有等陈文怡开口,廖俊峰就自我介绍说:“你好,我是陈文怡的先生,很高兴认识您!”看着廖俊峰拙劣的表演,陈文怡觉得很是丢脸,可是她又不能当众爆发出来。

一回到家里,陈文怡就怒吼道:“你当众介绍是我的先生,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的那一点小心思,告诉你,等协议到期我就会和你离婚,我们是两个世界的人,根本不合适,我劝你就不要有什么非分之想了。”

陈文怡字字铿锵,让廖俊峰很是难堪,想到这段时间的付出依然不能焐热陈文怡冷漠的心,廖俊峰涌出一个大胆的决定:既然迟早要分开,不如有一次夫妻之实!

廖俊峰厚颜无耻地提出同意离婚的条件,陈文怡断然拒绝了:“你真的要这么做的话,我就告你强奸。”廖俊峰咨询了律师,律师劝告他,即使是夫妻,如果他在妻子不同意的前提下和妻子发生性行为,只要妻子举报,也会被认定强奸面临牢狱之灾。

不能和陈文怡有夫妻之实,廖俊峰烦躁不已:你不就是想过河拆桥吗,到时候我就不和你离婚如你所愿,看谁耗得过谁?打定主意,廖俊峰搬了出去,他的如意算盘是,如果陈文怡找不到他离婚,就会无限期地拖下去。陈文怡乐得清静,她也懒得去管,她手里还有未支付给廖俊峰的十万元,她不相信廖俊峰傻得连钱都不要了。就这样,两人都以为抓住了对方的要害,心照不宣起来。

两场官司名誉扫地

2018年8月,陈文怡生下了一个健康的女儿,取名为陈雅丽,看着她褐色的头发、高高的鼻梁、蓝色的眼睛,陈文怡非常开心。

陈雅丽半岁时,陈文怡请了一个保姆,自己则返回公司上班。半个月后的一天,陈雅丽一直哭闹,保姆打不通陈文怡的电话,就到公司里来找她,同事们看着襁褓中的陈雅丽,都赞美她长得漂亮,突然一个员工说:“你和老公都是中国人,这孩子怎么长得像外国人。”

这话一出,原本还兴高采烈的陈文怡顿时像是意识到了什么,连忙让保姆把孩子带回去。孩子是走了,同事们却议论开了,有的同事甚至推算出,在陈文怡和廖俊峰结婚前就已经怀上了这个孩子。一时间,陈文怡备受压力,而廖俊峰成了她和孩子的接盘侠。

有一天在卫生间里,同事的窃窃私语传到了陈文怡的耳朵里:“没想到我们的陈总监还和外国人有一腿,只是可怜了廖俊峰,他肯定还蒙在鼓里,给别人养孩子呢!”陈文怡尴尬至极,恨不得找一个地缝钻进去。直到这时,她才意识到,自己一心想生一个混血儿,根本没有想到孩子出生后会遭人非议。

“你能不能弄一个证明,证明孩子是基因突变,造成她长得像外国孩子呢?”陈文怡咨询了在医院上班的朋友,朋友说,压根就没有这种证明。在陈文怡再三恳请下,朋友违规给陈文怡开具了一个假的证明。陈文怡拿着证明给同事们看,渐渐地,流言也就消散了。

就这样,陈文怡用医院开具的证明材料,让那些怀疑的人闭嘴了。可是随着女儿渐渐地长大,和廖俊峰离婚的事成了陈文怡的“心病”,她通过私家侦探,在白云区同和村找到了廖俊峰,提出支付10万元两人去离婚。廖俊峰坚决不同意。

这段时间,廖俊峰早就打听清楚了陈文怡的收入情况,觉得她出10万元太小气,他提出给30万就答应离婚。“你这是敲诈,我们签过协议的,里面明文规定我给你的是10万元,现在我愿意多给你2万,已经仁至义尽了。”廖俊凯自鸣得意:“現在着急离婚的是又不是我,你还是好好考虑考虑我的要求。”

碰了一鼻子灰的陈文怡气冲冲地回到家里后又电话给廖俊峰:“既然你不愿意离婚,那我就通过法律的途径起诉离婚,我们签订了协议,上面白纸黑字写得清清楚楚孩子半岁后就离婚,相信法律会支持我的诉讼请求。”很快,陈文怡聘请了律师起诉要求同廖俊峰离婚,可是法院在了解了两人的结婚始末后,认定两人的婚姻是买卖婚姻,两人的婚姻根本无效。既然婚姻无效,陈文怡也懒得支付当初答应给廖俊峰的10万元。

法院宣判之后,廖俊峰感觉被陈文怡耍了,他多次找到陈文怡,向她索要10万元,可是陈文怡都懒得搭理他,有一次还让公司的保安把他架了出去。气愤的廖俊峰在陈文怡所在的公司的大门外拉起了横幅,把两人结婚以及陈文怡和外国人生子的事情都抖搂出来,一时间陈文怡压力山大,总公司以她有损公司形象为名暂停了她的工作。看着蓝眼睛的女儿,曾经陈文怡多么引以为傲,可是现在她觉得像是烫手山芋。更主要的是她过去花钱无节制,养孩子的开支让她有些吃不消。万般无奈之下,她只好将劳伦斯告上了法庭,向他索要孩子的抚养费。

法庭上,陈文怡的律师据理力争,他认为根据《婚姻法》第二十五条规定,非婚生子女享有与婚生子女的权利,任何人不得加以危害和歧视。不直接抚养非婚生子女的生父和生母,应该负担子女的生活费和教育费,直至子女能独立生活为止。可是劳伦斯非常委屈,说陈文怡通过欺骗的方式让她怀孕并生下这个孩子,根据公平原则,他不应该承担抚养费用。随后他拿出了陈文怡曾经给他的那份中英文婚前协议,作为证据予以证明。

陈文怡的律师辩称,劳伦斯提出的这份协议双方根本就没有签字,不能证明是陈文怡给他的,而且劳伦斯也不能够证明他对陈文怡怀孕的事情并不知情,反倒是陈文怡提供的DNA检测报告能够证实劳伦斯就是陈雅丽的生父,他就应该承担抚养费用。最后劳伦斯同意调解,在孩子学前劳伦斯每月向陈雅丽支付生活费1000元人民币,上学以后教育费用两人各自承担一半,直至孩子大学毕业,未尽事宜双方另行协商。

为了生一个混血儿,陈文怡利用劳伦斯的精子怀孕,之后为了孩子落户等问题,她又买了一个丈夫结婚,自以为高明的陈文怡只能搬起石头砸了自己。其实从一开始,就注定了她要面对层出不穷的问题:孩子长相会遭到别人的议论,可能被廖俊峰敲诈。只可惜,她被生一个混血儿的孩子蒙蔽了双眼。如今,等待陈文怡的将是一个人面对女儿的抚养难题,每次听到女儿一句句喊着她妈妈时,她五味杂陈,可是这一切又能怪谁呢!

编辑郑佳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