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性肾病的“两高一低”

2020-10-12 02:44:37 食品与生活 2020年10期

杨秉辉

这些年心脑血管病、糖尿病引人关注,相对而言,肾脏病除了关注肾虚的朋友外,较少引起关注。实际上肾虚并不是肾脏病。

我国慢性肾病形势严峻

据专家介绍,慢性肾脏病在我国有“两高一低” 的现象,即发病率高、隐匿性高而知晓率低。肾脏损伤或肾功能下降持续3 个月以上,即可诊断为慢性肾脏病。据统计,我国慢性肾脏病的发病率为10.8%,现有成年慢性肾病患者近1.2 亿,其中终末期肾病患者100 万~200 万,接受肾透析者约40 万人,每年还以15% ~20%的速率增长。慢性肾脏病起病隐匿,早期并无症状,加上民众对此病知晓率低,故很多病人直到尿毒症阶段方才就医检查。以上海为例,上海市慢性肾病的发病率高达11.8%,而此病在民众中的知晓率只有10%,换言之,90%的市民对慢性肾病并无所知。

肾脏的主要功能是制造尿液,别以為制造尿液没有制造血液重要。尿液是人体排除新陈代谢废物的主要场所之一,说“之一”是因为还有肺与大肠,甚至汗腺也是排出新陈代谢废物的场所,但它们各司其职,并不能相互替代。若肾脏不能制造尿液,本应由尿液排出的废物在人体内蓄积便会引起中毒,成为尿毒症,若无有效治疗,性命难保。

不过,人有两个肾脏,每个肾脏大约有100 万个可以执行肾脏功能的“肾单位”,所以若有些轻微的损伤,一般并不会引起病人的不适,而等到出现症状,其功能的损伤至少已经过半,所以有人称慢性肾脏病为“沉默的杀手”也是有道理的。

慢性肾病因何而起

慢性肾病在我国过去多由急性肾小球肾炎慢性化逐步形成,由于医学科技与医疗服务的发展,这一现象正在逐步变化。据2017 年第二版《中国肾脏病年度报告》显示:糖尿病肾病正在取代慢性肾小球肾炎,成为慢性肾病的首要病因,而高血压肾病、高尿酸肾病、药物性肾病、梗阻性肾病在构成慢性肾病病因中的比重也明显上升。研究慢性病病因的构成,有助于找出易患此病的高危人群,加强对这一人群的监护,预防或减缓这一疾病发生与进展。这对于早期症状不明显的“沉默的杀手”来说就更显得重要了。

糖尿病肾病血液中过多的糖超过了肾脏滤过时能保留的最大限度而进入尿中,便是糖尿病病人尿中有糖的原因。尿糖的出现其实说明肾脏至少在保留体内糖分的功能上已经不胜负担。糖尿病人长年累月的含有大量糖分的血液让肾脏的功能受损是不难理解的,更何况糖尿病全身的血管病变,当然也包括肾血管的受损,导致肾血流动不足、肾脏受损,以致形成慢性肾病,也成为糖尿病后期重要的并发症。

高血压肾病高血压病人进入肾动脉的血液压力过高,使肾脏呈“高灌注”状态,可理解为肾实质受到高压的冲击,以致肾单位受损。而肾脏受损后又会使血压升高,两者互为因果,终于引发慢性肾病。

药物性肾病肾脏是药物作用后排出人体的主要途径之一,许多药物的本身或代谢后的产物对肾脏会造成损伤。常用的止痛药、某些抗菌药、造影剂、含马兜铃酸的一些中药以及不合理或长期使用皆有可能导致药物性慢性肾病。

高尿酸肾病尿酸是富含嘌呤类蛋白代谢的产物,血中尿酸本应经肾脏排出,若产生过多、超过肾脏的排泄能力,便在血中滞留,形成“高尿酸血症”,可以引发痛风等疾病。同时,肾脏亦受到高尿酸血症的损害,长期的高尿酸血症亦可导致慢性肾病。

梗阻性肾病2017 年第二版《中国肾脏病年度报告》中还提到梗阻性慢性肾病的话题,所谓“梗阻性慢性肾病”是指尿路:即肾盂、肾盞、输尿管、膀胱、尿道等,因畸形、积石等原因引起的排泄不畅或继发炎症等引起的慢性肾病。过去医学界对有此种梗阻的病例多重在设法疏通其通路,这当然是必要的,但对因梗阻造成的肾脏损害往往关注不够。

慢性肾病重在预防

慢性肾病可以治疗,甚至到了尿毒症阶段也可以治疗。当然,最好是预防,预防上呼吸道链球菌感染可以预防急性肾小球性肾炎。而肾小球肾炎者、糖尿病患者、高血压病患者、高尿酸血症者、长期服用某些可能有损肾脏的药物者、尿路阻塞者皆是发生慢性肾病的“高危对象”,此类人群应特别注意对肾脏的保护,定期做相关的检查,包括尿液的常规检查及肾功能的检查。尿液常规检查中出现的微量蛋白、少量红血球等常见于慢性肾病者肾功能化验尚属正常之时,若受检者属慢性肾病的高危对象则不可大意,应予进一步的检查。

属于慢性肾病高危对象的人群应注意避免感染、避免使用可能损伤肾脏的药物,积极控制血糖与血压、积极治疗高尿酸血症、积极解除尿路的梗阻。在生活中宜适当控制蛋白质的摄入,以减轻肾脏的负担,避免过度劳累,戒除烟酒嗜好,保持愉快的心情等等。

我国民众对慢性肾脏病知晓率低的现象,不利于对慢性肾脏病的预防和控制,故应加强关于肾脏病知识的普及。世界卫生组织将每年的3 月14 日定为“世界肾脏日”,旨在加强全社会对肾脏病的重视,应该告诉民众:肾脏是人体的重要器官,肾脏也很容易受到伤害,需要我们很好地关注它、呵护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