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抑郁

2021-01-13 00:41柏邦妮
北方人 2021年12期
关键词:内疚感小房间咨询室

柏邦妮

我想讲讲自己曾患抑郁症的一段经历。这是一个比较沉重的话题,而有时候正是由于讲述得艰难,才显得它更加珍贵。

2014年的春天,有段时间我一个多星期不想出门,看见什么人都讨厌。所有以前让我觉得热情和快乐的事,我都不想做。

大家对于抑郁症最多的三种反应是:第一,你也会得抑郁症?第二,你为什么发愁?跟我说说啊。第三,你不开心,我们讲点开心的事好吗?

对于第一点,很多人都觉得抑郁症应该是那种多愁善感,看起来浑身散发负能量的人才会有的病。可是我觉得抑郁症就像感冒和发烧一样,它不挑人。

第二点,我对2014年的春天那段时间印象深刻,因为那段时间我没有任何烦心事,工作顺利,情感稳定。然而,或许就是没有问题,我才不得不平静地面临一个事实——我的情绪生病了。

第三点,难过的反面是开心,抑郁的反面并不是难过,而是有生命力。想吃、想玩,对一切充满热情,那肯定不是抑郁症;什么都不想做,没有动力和意愿做事,那很可能就是抑郁。

每个人的心就像一口井,平常健康的状态是活泼地往外冒水,你的生命之泉特别健康。但慢慢地那里塞满了石头、落叶和烂泥,你觉得泉水冒不出来了,或者这口井有些浑浊了,这很正常,但不是一天变成的。

我头一年咨询时每次都哭,老师说我的心像是有很多破洞的房子,很多洪水在流。我大概咨询了十个月,有一天出来以后觉得好饿,闻到旁边有烤串的香味儿,第一次觉得我想吃东西,这是第一个我好一些的标志。

又过了一段时间,每次我都想倾诉,有好多的话要讲,这样的情况持续了一年多的时间。有一次我和咨询师相对无言,他说,我没想到你有一天会没话讲。我也没有想到,心里却觉得好多了。

我去的咨询室在普通的小区居民楼,周围长满了树和砖红色的老房子。那是一个很干净的小房间,有蜜色小沙发,还有长得非常好的植物,冬天时阳光会一直照进来。我坐在这个地方,觉得那是一个非常安全、温暖,能让我喘口气的地方。

后来在我很累且不得不面对这个世界的时候,在我不能去咨询的时候,我都会假想我在那个地方,跟我自己待在一起。

心理咨询之后,我发生了一些变化。我改变了很多以前的观念,比如,我曾很害怕自己某天会依赖咨询,永远想逃避在小房间里不出来;我很害怕移情给心理咨询师,怕自己沉溺在这种关系里,不愿意往下走。但其实都没有,咨询三年多以后,就变成今天下午我想去美容或者逛街,那就不去咨询了。

我的另一个变化是跟父母的关系。我特别渴望自己是完美的孩子,让父母以我为荣,但婚恋这方面我没办法让父母满意。我还没有结婚,可能还没有结婚的打算。但我接受了一段时间心理咨询以后,便接受了这件事。这个世界上没有完美的父母,也没有完美的小孩。

去年我跟妈妈有一次长谈,她给了我很大的惊喜。她说,你不要因为我们给你压力,就勉强自己去结婚,你只要觉得幸福,我们就会很开心,你过得快乐就是很大的孝顺。我心里如释重负,这也是我体会到的一件特别好的事。

这一两年的心理咨询和心理成长特别神奇。去年有一天坐在飞机上的时候,我有一种很奇怪的感受,这种感受在我30年的人生中从来没有经历过:那一瞬間我觉得非常坦然,没有任何羞愧感、内疚感、焦虑感。感觉很好,但那不是自恋,就是很平静的,内心很饱满、很完整的感觉。那个瞬间就像一枚通透的水晶一样,照亮了我人生的前30年,也照亮了我人生中的后30年。

经常有人问我想过什么样的人生,我就想到我喜欢的一个作家,他叫卡佛,临死之前,他说,这一辈子你得到了你想得到的吗?我得到了。

你想得到什么呢?我想爱人,我想被爱,我想叫自己亲爱的。

猜你喜欢
内疚感小房间咨询室
小小数迷泽西之小房间里的大世界(下)
拆屋效应
可爱的小乌龟
内疚也是病
做平等父母,勿道德绑架
关于大学生内疚感的调查报告
心理咨询室配套产品一览表
过冬的小熊
学校心理咨询室切莫成为摆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