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旅游平台中的版权授权条款研究

2021-02-21 08:42:20 今日财富 2021年6期

钟云 何金海

版权授权条款是在线旅游平台《用户协议》中的重要条款,此类条款主要对用户在平台发布或上传的游记、评论、感受等内容的权利归属、转让及授权使用问题进行了约定。通过对用户协议文本梳理发现,各在线旅游平台的用户协议及其版权授权条款可见性不强,要求获取的授权类型多样、权利广泛,部分内容设置不合理、不合规。其不仅削弱了用户著作权权益,还附带威胁用户个人信息、隐私。应当从增强用户协议和授权条款可见性、合理设置授权类型、赋予用户撤销权等方面进行规范设计。

用户可在在线旅游平台的公共空间(如讨论区、论坛)发表旅游经历、评论等内容,即“用户内容”。平台在用户协议中对用户内容的权利归属或授权作出了不同规定,但部分授权条款的设置不规范。如,《携程用户协议》第6条要求将用户发布内容中的任何可转让权利无偿且独家地转让给携程旅行网运营商所有,去哪儿网要求获得用户内容的“免费、永久、不可撤销、非独家地授权”“再授权”。此类授权条款呈现出多样性、随意性特征,用户一旦同意,就可能失去对该内容的控制权,其著作权及个人信息及隐私权面临侵害危险。

一、样本选择

本文根据2020年网络排名选取了国内十大在线旅游平台(2020年9月31日止),拟对其用户协议中的授权条款展开研究。平台为:携程、去哪儿、飞猪、途牛、艺龙、驴妈妈、同程旅行、马蜂窝、穷游及猫途鹰。该类平台均设置有用户可发表内容的公共网络区域,如讨论区、评论区、互动区或意见区等,用户可在此类公共区域上发表游记、点评、帖子、评论等文字、图片或音视频。

二、数据统计

(一)用户协议及用户内容条款可见性

第一,用户协议可见性。1.查找难度。用户协议通常可在网站主页底端查询,如途牛网等。但部分平台只在注册页面可见用户协议,如去哪儿网。2.文件提示程度。协议呈现形式:1.弹窗型。用户进入注册页面时,系统自动弹出用户协议,用户可在阅读并点击同意后再能进入下一步操作,如携程网。2.协议附带型。即平台注册页面下方通常附有用户协议以供用户查看,但此种呈现方式通常没有设置同意或不同意选项,用户注册及代表默认同意其用户协议,如马蜂窝等。3.默认打勾型。即平台注册页面下方附有用户协议,此种协议增加了是否同意的选框,不过该类平台通常对“同意”选项默认勾选,如驴妈妈。4.主动打勾型。即注册页面下方附有用户协议及是否同意的选,框选矿中并未默认勾选同意,用户需主动勾选“同意”。第二,授权条款提示度。样本中约半数平台对条款重要内容进行字体加粗提示,以提醒用户对条款内容的注意。此外,部分平台未对授权条款作出任何提醒性处理,用户在此类平台注册时,通常难以注意到授权条款。

(二)版权转让或授权类型

第一,无偿转让型。即,平台要求用户无偿转让其在平台所提交内容或信息的任何可转让权利。例如《携程用户协议》第6条约定,用户一旦同意协议条款,即表明该用户将其所发表内容的著作权,及其他可转让权利无偿独家转让给携程旅行网运营商所有。此外,艺龙、驴妈妈、同程旅行等平台的版权条款也是类似规定。

第二,无偿独家授权型。即平台要求用户将其所提交内容的著作权免费授权给网站运营商使用,此种授权一般为非独家授权,著作权人仍可将内容自行授权他人使用,如去哪儿、飞猪、马蜂窝、穷游等平台。为获取更广泛的授权,平台通常还附加其他要求,如“永久性地”“不可撤销地”“世界范围内或无地域限制地”“可再许可或再授权”等。

第三,永久授权型。即平台要求用户将其所提交内容的著作权免费并且永久性地授权给网站运营商使用,如去哪儿、穷游、猫途鹰等平台。此类平台通常还要求用户内容的“不可撤销地”授权,这意味着,用户一旦在上述平台发表了图片、文字等形式的游记、评论或摄影作品,将永久性地失去对其的控制权。

第四,无地域限制型。即平台要求用户将其所提交内容的著作权免费且无地域限制性的授权给网站运营商使用。此类平台要求获取的授权通常为“世界范围内的”授权,例如飞猪与马蜂窝平台,前者要求“非排他的、無地域限制的许可使用”,后者要求“全球非排他的许可使用权”。

第五,不可撤销型。即平台要求用户将其所提交内容的著作权免费且不可撤销地授权给网站运营商使用,如去哪儿、穷游、猫途鹰等平台。一旦用户在上述平台发表了内容后,将永久性地失去对上述内容的控制权。

第六,可再许可型。即平台不仅要求用户将其所提交内容的著作权免费授权给网站运营商使用,还要求获取用户“再授权”“再许可”或“可转让”给第三方使用的权利,如去哪儿、飞猪、马蜂窝、猫途鹰等平台。此类条款之设定,“是一种凌驾于用户之上的越权行为”。

(三)使用方式类型

平台要求的授权使用方式存在差异。例如,《去哪儿用户协议》载明,去哪儿及其关联公司有权使用、复制、修订、改写、发布、翻译、分发、执行和展示用户的全部资料数据或制作其派生作品。《飞猪用户协议》则增加了存储、编辑之使用方式。《穷游用户协议》则指明,穷游旅行网要求获取用户内容授权的目的旨在对内容发布者及上传的内容进行更好地宣传,提供更好的旅行服务。《猫途鹰用户协议》除了载明会通过“使用、复制、修改、改编、翻译、分发、出版、据以创作衍生作品”使用用户生成或发布的内容外,还可对上述用户内容在媒介上公开展示和演示。

三、数据分析

(一)用户协议及版权条款的可见性

平台用户协议及版权条款可见性不强。用户协议通常可于平台的主页面底端及注册页面查看,但也存在不少平台的用户协议仅支持注册页面查看。除少数平台对用户协议进行明确标识外,其他的用户协议仍标注不明显。对于其中的附带型用户协议以及默认勾选型用户协议,用户知情程度较低。针对用户协议中的版权条款,大部分平台未进行提示性处理,增加了用户查看难度,易致使用户难以进行有效阅读重要条款。

(二)版权转让或授权模式

实践中平台的版权条款类型多样,授权不合理。对于平台中的用户生成内容而言,通常为个人游记、点评评论、摄影相片、建议意见等文字或图片,主要涉及作品著作权、个人信息权和用户隐私权、肖像权等权利。对于无偿转让型条款,其实质可理解为平台通过格式条款来“窃取”用户的著作权。当用户发表或提交在网站空间上的内容构成原创性时,其对该内容拥有完全的著作权。应当注意的是,著作人身权是“作者身份所固有的,专属于创作者本人,不可转让、剥夺和限制”。因此对于要求用户“转让除署名权以外的”所有著作权权能给平台运营商所有的说法是明显与法律相冲突的。对于永久授权型、不可撤销型、无地域限制型与可再许可型等多种模式,将易致使用户在平台发表了图片、文字等形式的游记、评论或摄影作品后,失去对该内容的控制,这将对用户的著作权造成侵害,对个人信息、隐私造成潜在威胁,而这正与媒体所指出的“平台存在用户信息泄露问题”相呼应。

(三)授权使用方式

平台版权条款中的授权使用方式类型多样且较为广泛。平台对用户内容的使用方式不仅包括传统的复制、发行等著作权,还要求获取“再许可”或“再授权”的权利,该种使用方式不利于对用户作品著作权及个人信息的保护。一方面,用户对于用户内容的再许可或再授权通常并不知情,平台在实践中也通常不将再授权或转许可给第三方的事实告知用户;另一方面,此种再授权的模式侵夺了用户对其在旅游平台所上传内容的控制。

四、实践启示

(一)增强用户协议及版权条款的可见性

用户协议作为承载平台与用户主要权利义务关系的重要文件,应当明确标识以增强条款的可见性。“平台电子合同格式条款较多”,其中的版权条款作为平台单方拟定的格式条款,主要是对双方关于用户生成内容的归属、转让或授权等事项的约定,涉及用户的重要权利,根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26条及《电子商务法》第49条,平台应当采取显著的方式提醒用户注意该内容,如果该格式条款作出排除或者限制消费者权利的,还可能归于无效。平台针对用户协议及版权条款可采取字体加粗、下划线、颜色标注等醒目的方式加以提醒,对于注册页面的用户协议设置,应当少采取附带型或默认勾选同意型等模式,并尽量保障用户的知情权。

(二)规范用户内容版权转让或授权模式

从保障用户著作权、个人信息及隐私、肖像权的角度出发,平台的版权条款中应避免“永久”“不可撤销”“无地域限制”与“可再许可”等类型的授权,转而采取“有时间限制”“有地域限制”“可撤销”等授权使用模式。《马蜂窝用户协议》第5.4条关于用户授权可撤销的之做法是较为可取。有学者指出,采用“选择—退出”机制,赋予著作权人任意解除权和报酬异议权是十分必要的。 《飞猪用户协议》第5条对用户内容中的个人信息于非个人信息进行了区分授權,这样增加了条款的合理性。另外,如果平台有必要将用户内容授权给第三方使用时,应当取得用户的同意,以避免用户内容的不正当商业利用,如肖像侵权。

(三)合理设置用户内容授权使用方式

用户对其原创性内容拥有自主处分的权利,对其个人信息拥有“决定权、查询权、更正权、封锁权、删除权、保密权、报酬请求权”等权能,对此类内容的使用应当在用户的知情同意下进行。同时,授权使用方式的约定应当明确而有限制,广泛或模糊授权不利于对用户内容上著作权及个人信息权的保护。用户内容授权使用方式应当结合平台运行的模式进行合理设置,禁止平台通过格式条款获取不必要的授权。平台对用户内容的使用方式应当主要限于存储、使用、复制、修订、编辑、发布、展示、翻译等方式,如确有必要采取其他的使用方式使用用户内容,应当取得用户的知情同意。

五、结语

上述平台中的部分其条款的形式及内容设置欠规范化、合理化。在线旅游平台可从强化户协议及版权条款的可见性、规范用户内容版权转让或授权模式及合理设置用户内容授权使用方式的设置等方面对版权条款进行优化设置。当然,对在线旅游平台的网络合规治理,还需要用户、行业组织等相关部门的一致发力。

(作者单位:广西桂海天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