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鹅口罩

2021-03-24 11:27张高峰
金山 2021年3期
关键词:青色灰烬水滴

张高峰

钢琴舞曲的水滴,青花瓷的水声,云边霓裳

哀伤如水滴如月光的破碎,这仍是你迷醉的湖心吗?

一圈一圈水面的涟漪,像缓缓没入死般的光;

更像是一声一声咳嗽,自喉咙里而出,艰难地

要咳出一个世纪的完美与残缺。而你行走的词

不再汇聚青色的水纹青色的雨滴,音符滞涩的春与秋,

去赶赴一场远未可知的重逢,低徊而永伤的日与夜

灰烬的飘落,黑色琴键的玻璃,水晶针般的刻度

就永远被你带进一阵不可复的风声,过重的黑色水面

一如春天的花瓣凋落,隨水而逝,旋转——旋转——

夜拥有多么可怕的眩晕,月亮宛若一张哀泣的脸庞

叠印在水面,近乎不可逾越的幽光星蓝,流血的鼻孔与白色的肺

迷失般最后的环舞,深渊之中游动,点亮幽夜的孤盏

你这哀泣的缪斯,也曾翅膀扑闪,打开过行吟者额上光辉的诗章

被一只只脚尖立于风雪中,被爱,被死——所深深地记取

像一支光簪之手,被月光打开,湖水不复流动

静静的山麓如黛如永无法说出的告别,树木倒影

它们在水面生长。白色是无法再次辨认的灰烬

是一场永无法说出的挥手,野花幽朵上的风戛然而止,

那些沉默的耳弦,噬雪般的疼痛,乃至凌空的羽翅振动,

滚落的水滴的声响,都已成为绝唱,空留痴狂的月高悬

犹照一片水面泠然凝止,它们交颈,它们犹疑,进入水的沉眠,

犹如千古不灭的文字的形骸,被狂风吹进荒凉的所在,

被月光一次次如冰雪般捺入我们心中,化为幽冥,一缕缠绕

相袭的刻骨铭心,从水步入了火的炽热,被夜所采集

最后的眷顾的眼睑,在不断丧失之中,你徒然而迟疑的空无

被夜的天空所注满,像泪不可逆转地溢出,颤抖的一阵风一声长鸣

黑色的影子与白色的素羽交织,从一片生与死的流转之中,

从一片不可见的穹苍之中,苦涩的月光,陡然涌入水面

你哀伤的颈子,垂落的星划过林尖,天空倒悬,掀起了浪花

猜你喜欢
青色灰烬水滴
利用水滴来发电
酷世界
灰烬
叶廷玉的诗
青色在明清文人生活中的体现
水滴放大镜
旅人与火
天青色
或许
会跳舞的水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