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罩与诗人世界

2021-03-24 11:27郭颖石
金山 2021年3期
关键词:殿堂现代诗明珠

郭颖石

诗人在这个世界上还剩下什么?

少人关注的诗刊,

无人问津的报纸,

还是自说自话的独行者——

也许是开机时的一行小字,

也许是送给心上人的那些许余热,

也许是印证某种情绪的或悲或悦……

诗人本来就很怪,

戴口罩的诗人,怪模怪样的。

殿堂里的明珠都蜷缩在了一个角落

未出生已经褪色,

不如脱掉这硬硬的宿命之壳。

河贝海贝们更是躲在角落的后面,

不敢说自己是珍珠的制造者,

有的转行写起了散文,

有的轉头写起了小说,

也有的选择了亲吻铁轨,

还有的重复了纵身一跃的这个动作……

也许殿堂的明珠就是瞎扯,

那几句话就只是喃喃自语,

就是块垒浇出的自我,

就是一时感受的人间凉热,

被人被己贴上明珠的标签,

还真就信以为真了?

诗人也许就是会玩些心灵文字的弱者!

一些来自生活的诗句,

被人扣了很多顶帽子,

多少年没读现代诗的姑娘和小伙儿,

口罩遮住了鼻脸,

用手机热炒着关于诗的这一口凉锅!

如果天堂里也有了推送,

也许只剩下几个诗人互为读者,

也只能互相折磨……

猜你喜欢
殿堂现代诗明珠
少儿书画作品4幅
象牙塔中的明珠
多瑙河畔的明珠
殿堂级街头文化
浅论《再别康桥》的古典美
以“朗读、鉴赏、审美”三维提升现代诗教学水平
读书伴我成长
现代诗,我们该教些什么?
小楼与大师:科学殿堂的人和事
专家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