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袋蒲公英

2021-03-24 11:16吴国荣
江河文学 2021年1期
关键词:小黄花大堤河滩

吴国荣

周末的早晨,啁啾的小鸟唧唧喳喳捅破了窗扇。阳光,富含生机,凫游着伸进来,粘着温暖,经脉瞬间富丽堂皇起来——

“伙计们,走向冬天,咱们开拔!”

只有几个人的微信群,我一叫喊,马上闹腾起来。

人到齐,车轱辘转动。作家临时兼职司机的帅哥问:“到哪儿去?”伙伴们一阵语塞,滑稽地沉默了一会儿,我说,上次遗落了一袋蒲公英……车,马上转向,上东荆河大堤,找太阳去!帅哥无音,车有声。

这,便是心有灵犀的一个冬天,距离那个秋,又情趣了几个坡度。

时间总是向前。那个秋,我们去看日落,在巍峨的东荆河大堤上,前面,是河床,河水面粼粼的波光,悄悄把红霞缓缓地剪裁,流水的线,光的线,断了接,接了又断;是河滩,托起的芦苇丛,白白的芦花,偏偏让晚虹衍生出诗意的羞,娇,颤;那串抖动的霞,现了隐,隐了又现;是停泊,抑或是匆匆而过的船或行人。秋虫喧嚣,这里,动了静,静了又动,争着辉,满满的恬然。

最让我震撼的,是春天该有的却留在了秋天的小黄花。偉岸的堤坡上,有那么一大片一大片金色的细而长的小黄花,像极了江南女子撑着的一把把油纸伞,霞光映照下,以一个家族的霸气,开得娇艳无比,开得高高低低,一泻千里。它们中,除了热情绽放的,还有长得标致可爱的花苞,花苞似饱满圆润的桃心,又像一颗颗绿色的小灯塔;还有瓜子仁形细小的种子,拥着挨着挤着高举着一个个棉花糖的,好像要开一场盛大的宴会。它们的小集体整体呈现出来,就变成一个个毛茸茸的圆球了,圆得不可思议!风起,霞光里,像伞兵,像跳跃的镶着金边的霓彩,做着秋梦。

这,便是蒲公英了。

我想,蒲公英之所以有这样旺盛的生命力,不仅是因为它有着成千上万个像小伞兵似的种子,还因为它那不挑剔不高傲、生在哪里,哪里就是家这种随遇而安的品行吧?

喜爱中,我忽然想起同事和我的一段对白:

“你有痛风吧?告诉你一个土办法。”

“痛风无药可治呀?”

“不!我的痛风就好了。现在我吃喝无禁忌,什么都好了!”

“什么秘方?”

“喝蒲公英茶,好处多着呢!药店卖的不好,我只喜欢亲手采摘的,新鲜,我坚持喝了四年。”

人们常说,痛风是人类不死的癌症,蒲公英居然有如此功效?

阳光下,我们迈着悠闲的步子,在堤坡河滩甜蜜地采摘着或吐绿或芬芳的蒲公英。伙伴们见我稀罕这宝贝,忙不迭地在采撷中,拿出一只大大的一次性袋子,塞得满满的,顺带把情感一起塞了进去,甜美、满足,融入这充裕的夕阳,映红了心事。

蒲公英的满脸笑意,赋予人生很多真情。它不能和人沟通语言,就用一张小小的花牵住人的眼睛,让你驻步留恋。

这一袋充满希望生机盎然的蒲公英,一直延伸到冬季,于我,是一道友情充盈的风景。冬天,我们又来了,喊着叫着蒲公英,入画入情的,还有这一片干净的大堤——这是一部永远演不完的电视连续剧,目光的镜头给我们的是走进芦苇荡,或走出芦苇荡,如果可以,乐于创作的人,剧情可以凭着每一个人的水平去创编,可以把一对男女写得纯洁如水,升华的那样高洁,也可以给你编造出真真实实亲自目睹的爱情画面。但想象的空间不如现实的骨感,蒲公英连同许许多多的野草已经不再,枯萎的叶片、根茎已经灰飞散尽……

“哇!好大的野嘎菜!”一声惊叫,伙伴们失望的眼神马上散发出异样的神光,只见河滩的田野里出现了一株、两株、一丛、两丛……肥硕嫩绿的野嘎菜。这让人想起在某次旅行时某对情侣夫妻喜滋滋拔野嘎菜甜蜜的劲头,大家分头行动,很快,一堆、两堆、三堆的野嘎菜排在我们面前。

我们尽兴,忽然来了一位穿着红袄的村姑,带着一个孩子,也来采野嘎菜,就采了那么一两颗,悠闲地来,悠闲地去。

“你怎么拔这么少?”我问。

“我就是这附近的,想吃了随时都可以再来。”村姑说,“多留一些,给后来的人,让人家有个念想。”

说的是那样随意,望着她的背影,我恍然。谢谢,那秋天的一袋蒲公英,让我在这冬日有了更多的收获!

于是,我又开始想念春天。

到了春天,中小城市有着城市的美名,还有田野风光,青山绿水紧紧的相连到一起,当春光明媚的阳光从立春照耀大地那一刻起,我们就踏上采摘蒲公英的行动中。那种情感,不是为了一袋蒲公英,也许是为了一袋更能装饰朋友情感的向往。

春天,天空飘来的细雨如丝,是应该降到梅树上呢,还是降在芳草之上?是不是春雨又为蒲公英下了一场?春天,阳光下的视野是透明的,小路弯弯,当我们走到一起时,不需要说一句甜蜜的话。但在遥远的镜头下,却是一副千古绝唱的封面。春天的田野,到处是蒲公英的身影,也许,我们会采摘很多,但,我们必须把更大更好的留下来,大自然的一切不是某一个人的,而是很多人共享的。我们要给更多的朋友留下足够的向往,让他们走进田野风光,在热爱蒲公英的同时,也能获得一袋满满的情感。

猜你喜欢
小黄花大堤河滩
太湖牛腰泾段大堤施工安全风险防护措施探讨
故事里的小黄花
池塘边上的小黄花
河滩上
城市防洪安全问题与防治策略
不知不觉
家住河滩(组章)
板凳狗和小黄花
说话的竹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