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沙

2021-03-24 11:16刘向武
江河文学 2021年1期
关键词:沙枣锅铲土路

刘向武

陈老师说今天会有沙尘暴,让大家放学后早点回家。四点半放学后,我背着绿色的帆布小书包走出教室。抬头看了看天,果真不假,东面的小半边天原本展现出的灰蓝色已被灰黄色吞噬。我开始害怕了。而有的同学还在教室里打闹着,玩耍是比做作业和回家更让人有兴趣投入的事。

沙尘暴是什么?对于我这个小学三年级的学生来说,似乎没有太深的印象吧?大家都说,咱们这地方一年刮两次风,一次刮半年。刮大风是常见的,风一刮起来,卷着沙子呼呼响,拍打到脸上生疼生疼。我想,沙尘暴应该更恐怖,还是赶紧回家吧。

走出校门口,我往东面的天空看去,灰黄色的沙尘已经鲸吞了属于蓝天的一大片领地。我的妈呀,怎么天的脸色变得这么快,刚才它的脸还只是轻度烧伤呢,现在又被烤焦了一大块。我得往脚底抹点油,加快步伐。

学校门口那个推着自行车卖沙枣的老汉早回家了吧,那个卖酸梅粉的老奶奶也不见了,还有那个卖棉花糖的叔叔也消失了。他们都是大人,一看天气要变,肯定早就收拾东西走了。想想那个老汉将一把红的、粉的沙枣揣在我兜里,别提多高兴了。兜里还揣着两毛钱呢,买不到沙枣了,唉!一毛钱能买一兜子沙枣啊!

我疾步走到了柏油道与一条土路交叉而成的十字路口,回头一看,吓傻了。此时,半边天已成了灰黄色,那遮盖了半边天的灰黄色像如来佛的手掌一样逐渐扩大,让我感觉到自己即使是孙悟空也难逃它的手掌心。空气中弥漫着呛人的沙尘味道,这味道通过嗅觉释放出了令人恐惧的力量,一下子袭上了我的心头,又传导到大脑,我的腿一哆嗦,打了个寒颤。

那时身边要是有照相机该多好,可以记录这大自然的杰作:一半天是灰藍色,一半天是灰黄色,而灰蓝色像无辜的软弱的羔羊,正无可奈何地等待着被灰黄色吞入口中的厄运降临。

我朝着回家的土路疾走了起来,心扑扑地跳,没走几步就抬头看看天。这沙尘暴太恐怖了,它不仅要吞了天,似乎还要把地上的一切也吞在肚子里。路上的行人、骑自行车的人都飞快地移动着,我看到他们的腿不约而同地加快了变化的频率,像电影中快放的镜头。

再经过两个土路交集而成的路口,穿过几条胡同,就快到家了。我喘着粗气,感觉呼吸极为困难了。肺部吸入的全都是细小的沙尘,它们像是《乌鸦喝水》里面的小石子,被沙尘暴这只乌鸦用爪子一堆一堆地抓住,投入到我那本没有水的肺中。

曾经令太阳骄傲的猎杀黑暗的儿子——明亮的光线,露出了胆小鬼噤若寒蝉的嘴脸,像一个不敢决斗的骑士,在沙尘暴面前丢盔卸甲后逃之夭夭了——天黄地暗的景象就是它的懦弱筑成的恶果。

我疾走的步伐远远赶不上灰黄色沙尘对灰蓝色天空的吞咽速度,人力怎么能和自然界的神力相比呢。转眼间,西边的灰蓝色天空仅剩余了一小半领地,那一小片云彩是它叹出的悲伤的微弱气息。这样的景象是我从未遇到过的,小小的内心害怕被天上的妖魔鬼怪带到一个没有爸爸妈妈保护的骇人境地。那个温暖的土坯建造的家是我唯一的救命灯塔,跑啊,跑啊,用我最快的速度靠近她。心里对家的呼唤,使我疾走的步伐变成了奔跑。胡同里风沙卷起的纸屑和塑料袋贴在了我的身上。顾不上用手拨开它们,狂奔带动着帆布小书包一下一下快速地怕打着我的屁股,这才叫快马加鞭呢。

“快到家了,快到家了。”我不断地安慰着自己。

到我家的胡同里了。我看到邻居家的阿姨正提着一个装满了煤灰的铁通,往垃圾堆走。

“二蛋回来了。”阿姨亲切地呼唤着。

“回来了,姨。”我放慢了步伐,内心的恐惧减少了几分。

“这鬼天气。”阿姨抱怨着。

到达那熟悉的灰色木门外,我又松了口气,救命灯塔发出的光芒已然照耀到了我。抬头看了看天,灰黄色的天空像魔术师的道具,变的有些发红发黑了,幸好,魔术师让我在回家前,把西面天空仅有的一小片灰蓝色暂时保留了下来。谢天谢地,我还活着。

吱呀一声,推开木门走进院子,透过大屋的门缝,我闻到沙尘味道中夹杂着的炒菜的油烟味,真香。妈妈支开大屋门,手里拿着个锅铲子,香香的油烟扑出了屋外。我似乎能感受到锅铲子和香香的油烟也在和妈妈一道欢迎着我的平安归来。

“快回屋。”说完,妈妈又回到红砖砌成的炉子边,翻炒着锅里的菜。

进到屋中,我心里的恐惧骤然消失殆尽,妈妈的一句话让我刹那获得了新生。幸福、快乐、温馨、舒适……那样的美好心情怎能落于言筌。

“妈,晚上吃什么?”我有点饥肠辘辘了。

“炒土豆丝,柿子炒鸡蛋。”妈妈猫着腰,专心地拨动着锅铲子。

我看到锅铲子在快乐地舞蹈,不自觉地咽了下口水。

“我爸呢?”

“你爸今天夜班,刚走。”

“我哥还没回来?”我馋猫似的看着锅里的菜。

“还没呢,等你哥回来,咱就吃饭。”

一个菜炒好了,妈妈端起铁锅放在炉边,炉子里的煤通红通红。

“把门关上,尽是沙子。还有一个菜没炒呢。”妈妈说完,把菜铲到洁白的碟子里,菜的热气轻轻悠悠地升腾起来。

我往半开的门外瞅了一眼灰黄色的天空,心里不知怎么嘿嘿地笑了起来。

“快,快关上吧。”我喃喃低语着。

吱呀一声,灰黄色的天空越来越小,越来越小,消失在门外面。

“妈,家里这么暗,你咋不拉灯。”我抱怨着,拉了灯绳一下,红红的灯泡亮了起来。

责任编辑:林洲子

猜你喜欢
沙枣锅铲土路
沙枣花儿
沙枣
沙枣
写小说的数学家或奇迹发明家
炒出一片好春色
锅铲
邓小平十里还锅铲
厨房里的争吵
新疆,那棵沙枣树
乡间土路